天意文学 > 父可敌国 > 第八一一章 宋濂有个好学生

第八一一章 宋濂有个好学生


  父可敌国正文卷第八一一章宋濂有个好学生武英殿。
  太子一进来,朱老板便苦笑道:“就知道两个臭小子会通风报信。”
  “父皇不也没让他们瞒着儿臣吗?”太子的口气有些不善。
  “这话说的,咱啥也不能瞒着老大啊。”朱元璋搁下笔,笑看着神情严峻的太子道:“怎么,兴师问罪来了?”
  “儿臣不敢。”太子硬梆梆道:“儿臣就是来问问,宋先生这种品行高洁,忠贞不二之士,怎么可能是胡党呢?”
  “哎老大,你就是总把这帮老儒想的太好。”朱元璋便耐心解释道:“那涂节的口供中提到,胡惟庸曾亲口说,现在文官和士林,都是站在他那边的。什么意思?就是他一旦造反成功,那些大儒就会为他辩经。”
  “你当那些儒生口口声声忠君爱国,他们只爱他们自己。咱不给他们特权,他们就不会忠于咱这个君,不会爱咱这个国。胡惟庸要是给他们特权,他们就会忠于胡惟庸这个君,爱他的国。”朱元璋越说越生气,脸拉得老长道:
  “胡惟庸就是跟他们达成了默契,才敢铤而走险的,不然他就是造反成功,百官和士林一人一口吐沫也能淹死他。”
  “父皇总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读书人。”太子无语道:“但那也不能用揣测给人定罪啊。”
  “怎么会是揣测呢?”朱元璋哼一声道:“当初这群老儒暗中串联,妄图搞掉宋讷,控制国子学,这总是真的吧?”
  “今年他们一直跟老六作对,想把国子大学掐死,这总是真的吧?”
  “更别说,这些年他们一直跟咱作对,还想给你洗脑,妄图恢复他儒教的地位,这也不是假的吧?!”
  “……”这些话太子没法反驳,因为前两件是事实。至于第三件,前番父皇将吴伯宗、宋瓒等讲官逐出东宫,就是因为这个。
  见太子不说话,朱元璋神色稍霁,放缓语气道:“放任儒教的危害其实比放任胡惟庸还大,宰相只是想抢夺皇帝手里的权力,儒教却想控制皇帝的思想,如果让他们成功,我们老朱家世世代代都会成为他们的提线木偶,整个大明朝都会被他们腐蚀掉的。”
  “伱也别总觉得宋濂是个什么好鸟。他人品操行怎样不论,就说他都已经致仕了,还一趟一趟往京里跑。你当他真是对咱俩感情深厚?他要是对咱有感情,就不会组织人跪门逼宫了!”结果朱老板说着说着又来气了。
  太子就知道,老爹是咽不下被逼宫那口气,便叹口气说:“跪门那件事,宋老先生没参与,他进京来是为了平息事态,以免局面不可收拾。”
  “他这么跟你说的?”朱元璋斜睥太子一眼。
  “是。”太子点头。
  “哼!文官士林都以他宋太史为首,说没有他的意思,鬼才相信!”朱元璋却坚信自己的判断:“他故意来晚一天,那是为了避嫌。”
  “父皇又用恶意去揣测宋老先生。”太子无奈道。
  “就是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们也不为过!”朱元璋提高声调道:“不趁着这回杀鸡儆猴,他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个宋濂我杀定了!”朱老板说完,拍案强调道。
  “不行!”太子情急之下竟也拍了桌子,保下宋濂的决心不可动摇。“就算不从私情讲,宋老先生也绝对杀不得!”
  “咱们已经跟天下读书人势成水火,所幸还有宋老先生这样识大体、顾大局的士林领袖从中弥合。要是杀了他,就再没有读书人会替咱们说话了。”说着他提高声调道:“古往今来,没见过有跟读书人彻底决裂的王朝能长久!”
  “……”这还是朱元璋第二次见太子脸红脖子粗,上一回还是当年为孙贵妃丧礼那事。
  朱老板也气得脸拉老长,两眼瞪得溜圆,但也仅此而已……
  当年他还能一怒之下拔剑要砍了太子,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太子已经成长为这个家的顶梁柱,大明朝的常务副皇帝,朱元璋没法再像当年那样对他。
  “要是父皇不答应,儿臣就去求母后。”太子又使出杀手锏。
  “臭小子不讲武德是吧?”朱老板马上就怂了,没好气道:“咱是为了给你消除隐患,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还要害咱吃挂落?”
  “儿臣也是急了。”太子见好就收道:“只要父皇得饶人处且饶人,儿臣保准不跟母后说。”
  “行吧行吧,那就不杀宋濂父子,改为流放川贵边疆吧。”朱元璋终于艰难让步道:“再说蛮荒之地,正需要圣人之道教化,宋先生父子大有可为。”
  “那也太羞辱了。”太子却不满意的皱眉道:“以儿臣对宋老先生的了解,他是断不会受此屈辱的。”
  “那他还能咋着,上吊抹脖子?”朱元璋哼一声。
  “还真有可能。”太子沉声道:“父皇要赦免,就彻底赦免,让他安心在家养老。不然比不赦免还糟糕。人家会说咱们不敢公开杀宋濂,只能用这种方法逼死他的。”
  “他要那么脆弱,就让他死去吧!”朱老板憋气道:“人家苏东坡被流放了半辈子,不还活得好好的?至于咱,挨骂就挨骂去吧,反正那些儒生,不管怎样都会骂咱的。”
  太子也知道,能让父皇让这一步,已经是极限了,再逼他只会起反作用,连这一步都不会让了。他只好叹气道:“那先这样吧,但儿臣还是请父皇三思,能彻底赦免宋老先生,还有几位大儒。”
  “等你当了皇帝,再彻底赦免他们吧。”朱老板果然不耐烦了,语气生硬道:“现在是咱当皇帝,他们就只配在犄角旮旯待着!”
  “是,父皇。”太子叹息一声,告退出去。
  “老大你站住。”朱元璋也觉得自己刚才话说重了,赶紧叫住儿子道:“咱跟你说过,就让咱试试,能不能给大明找出一条新路来。要是咱找的路走不通,等你再走回老路上不迟……那时候你拨乱反正,尽收人心,仍不失明君圣主。”
  “儿臣明白父皇的苦心。”太子点点头,强笑道:“父皇放心吧,儿臣不会撂挑子。”
  “哎,那就好……”朱元璋也不是个会安慰人的,点点头便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