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武神青龙使 > 第三十章 游逛东区

第三十章 游逛东区


  青龙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转悠,不是在踩点而是实在是不知道首先去干什么如果现在回去让凤凰给他名单,多少有点不妥,那两个女的不定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青龙只好放弃了回去的念头“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最起码很自由很快乐沉溺在这时间的繁华没什么不好。”青龙想到这里不禁想起了和她在一起的时光,那段时光是青龙最开心的一段时光。青龙看到一处卖棉花糖的小商贩脑海里渐渐想起了一段回忆......
  “青龙,我们去做棉花糖吧!”刘芸一脸开心的朝着青龙说道,并且加快了去往卖棉花糖小推车的步伐。青龙看着他跟个小姑娘一样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别着急,又没人和你抢!”两人愉快的操纵者制糖机器,虽然两人弄的满身都是但依旧很开心.....直到嘭的一声爆炸声将青龙拉回了现实,是烟花!顿时绚丽的烟花在天空绽放青龙见状不由得笑了起来:刘芸,如果你在我身边的话该有多好!随后青龙低下头摇了摇头苦笑了两声:呵呵,恐怕即便是她回到我身边也会很生气吧,毕竟做了一件很对不起她的事。虽然说是传授功法,但在青龙心里就像是埋下了一颗不知名的种子一样让他无法原谅自己。
  “别跑!”一声大叫将青龙从思想中拉回了现实青龙望去,只见一位女子污头垢面破衣烂衫的朝着这边跑来,后面紧紧跟着三个壮汉,而女子手里貌似是抱着一个盒子像是实木做的盒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把他给我拦住!”带头的壮汉大叫着,眼看就要抓到他时,突然女子用一种常人无法察觉到的身形躲开了。青龙见状玩味的看起了这场追逐,直到女子与青龙擦身而过时两人相视一眼,青龙便将三人拦住去路。“踏马的,滚开!你小子想死是吗?”带头的壮汉大叫着论起拳头就要去打青龙,青龙叹了口气,只好将拳头接了下来随后咔—一声砖汉还没反应过来整个手掌都已经断掉了。“啊!!”一声惨叫贯彻整条街区,之间壮汉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疼得他哭爹喊娘,但无济于事。青龙看向剩下的两人:“怎么?还想来?”二人不敢上前只好惶恐的看着他。青龙见状扭头就走刚走没几步便转身一记回踢将冲过来捅他的壮汉踢飞,只见壮汉落地之后出了呼吸啥也没了反应。
  “不知所畏!”青龙扔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开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剩下的一人立刻拿起了电话向上面汇报了情况。青龙走到一个无人的小巷看着四下无人随后身形一动上了房顶,来回跳跃穿梭到了一处河边青龙看了看随后叹了口气:“出来吧,你已经安全了!”只见刚才那位女子从草丛中走了出来此时的他与刚才已经判若两人,此时的女子身着一身黑色紧身衣,将整个身材勾勒的十分诱人,也不再抛头垢面整个人十分美丽动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女子见青龙来到这里防备之心便提了起来。青龙转身看向她笑了“哟,换衣服了,不得不说你这身衣服多少有点紧啊。”女子听后眯起眼睛“要你管!说吧,你是不是那帮人的同伙,还是说你也是朝着这个盒子来的?”青龙听后本来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但是听这个女的这么一说,难道这盒子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不是,如果我是他们的同伙,你觉得我会帮助你拦住他们吗?如果说我对你手中的盒子感兴趣,从你手里抢过来以我的水平恐怕易如反掌吧。”女子听闻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双手抱拳行了一礼“在下谢过公子了,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随后刚要准备身形一闪离开这里,却发现自己的双腿被滕蔓缠住无法动弹便扭过头看向青龙,这一扭头吓了一跳,因为不知什么时候青龙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而且悄无声息的。
  “你要干什么?”女子十分紧张,腿上却无法用力满路惶恐的看着青龙,青龙围着她看了一圈“渍渍渍,武尊级别,修为不是很高但是你这身形练得可不只是武尊级别,你练的什么功法?”女子听后皱起眉头整个人显得十分紧张“凭什么告诉你?”青龙笑了笑“你现在还有讲条件的机会吗?”随后伸手便把女子的面罩摘了下来,女子的面容露了出来,十分稚嫩的脸庞,如果不看身材只看这张脸就以为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样很充分的展示了什么叫做童颜巨汝。青龙看完之后觉得挺有意思“想不到这面罩之下的脸庞这么稚嫩。”女子十分愤怒,很快这种愤怒慢慢的转换成了委屈,眼里渐渐的泛起了泪花。青龙见状顿时吓了一跳“喂,我可啥也没干,你别哭啊,我又不是坏人,我只是好奇那群人为什么要追你,他们是干什么的。”“关你什么事!”女子用着一种略带哭腔的声音大叫了一声。青龙见状只好作罢将女子放了摆了摆手“对不起,错了错了,你走吧”随后转过身刚要走却猛然看向小树林深处,“小心!”随后将女子扑倒。“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了青龙后背,还好是元婴中期,要不然这子弹就进去了.....
  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后,大叫一声“混蛋!臭流氓,放开我!”青龙见状立刻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嘘!你想死是吗?这片树林里全都是狙击手,你稍微有点声音稍微动一下就有可能被击毙!”女子见青龙对他怒吼,他哪见过这种阵仗只好闭上眼睛哭了起来,虽没有声音,但是泪水哗哗的从脸颊落下。青龙顿时是无语到家了,只好起身看向树林深处“砰—”有一声枪响子弹打在青龙身上“马德,本来不想管这事的,既然这么没有轻重,那我可不管了。”随后身形一闪,树林里顿时吹过一阵风几秒后青龙回到了原地,只见女子还在哭便很无奈地说了一声“行了,别哭了,他们已经死了。”女子听后便睁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真...真的?”青龙朝着树林中一指只见四五个满身装备的人堆积在一起已经没了气息。女子见状顿时大叫一声,昏了过去“我凑?”青龙更懵了,这啥意思?碰瓷?
  青龙见状只好将她背起来朝着凤凰那里走去,就在青龙离开后没几秒四个身着黑袍的人出现在案发现场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看了看四周“高手!这种气息是武圣级别的高手!快!!快回去禀报家主!”随后四人身形一闪离开了这里。青龙将女子带回基地后便让白泽去照顾她,而自己便端详起那个盒子,这是一个十分古老的盒子,满满的充满了尘普的气息,青龙将盒子拿了起来,盒子不重用一种实木做的没有锁,但是却没有口,青龙鼓捣了半天也看不懂这是个什么玩意“这什么玩意!马德,不弄了,等那女的醒了再说吧!”青龙随后转身离开了卧室等他出来只见白灵凤凰两人互挽着手同时看着他,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珍惜动物一样。“我凑!”青龙被眼前这俩人着实吓了一跳“你俩干啥呢?我脸上有东西吗?”凤凰二人相视一笑“没有啊,就是觉得你今天特别的帅!”青龙被这么一说顿时蒙了“行了,行了,你俩该忙啥忙啥去,如果真的闲的没事就去看看那个女的醒了没有,我还想知道那个盒子里装的啥。”青龙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大厅中青龙见手下不是很忙边点上了一根烟:不忙好啊,这说明这个国家很安全没啥大事!
  “龙哥,你让我查的我查到了。”青龙正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时光,穷奇便在他身后叫了他一声将手里的文件交到他手里。青龙拿起文件“龙哥,这几个全部都是林家的雇佣兵平时一般都是用来做一些地下任务的,而且我还从咱们的沿线哪里得到情报,这林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背后却是整个定宝市一手遮天的家族,而且死在他们之手的很多都是政府失踪人员。”青龙看了看手里的文件“消息可靠吗?”穷奇点点头“可靠,从上次扫黑之后就在全国各个中等家族穿插了眼线,这林家便是东区之一。”青龙点点头“行,我明白了,等我信息,我先去看看。”随后青龙站起身但顿时皱起了眉头“喂,穷奇,我脸上有东西吗?”穷奇被这么一问懵了“没...没有啊,咋了?”青龙看了他一眼指着楼上凤凰两人“那你和我说说,这俩人咋了?从我回来就一直盯着我。”穷奇看后不由得嘴角抽了两下“龙哥,这事还得问你啊,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是从你走后的几个小时里,这俩人一直在凤凰卧室里交流,至于说的啥谁也不知道。所以还是得问你自己......”青龙听完更懵了“我凑?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会问你?”随后看了凤凰一眼摇了摇头“算了,不管了,如果那个女的醒了记得通知我,别让他离开这里,我现在去一趟林家。”“好的。”
  “青龙,你去哪?”白灵见青龙要走便追上来问了一句青龙转身见这俩磨人精还在这便随口说了句“我要去林家,去调查一些事情。”凤凰两人相视一笑边异口同声道“我也去。”“我凑?!”青龙被这一下吓得不轻“你俩干啥去?我这是在办正事,又不是去旅游!”“我知道啊,但是我也想去嘛,并且出来这么久都没有好好的逛逛外面的世界。”白灵一脸真诚的看着青龙,青龙无语了:马德你刚从西区回来你和我说你没出去过?“就是就是,我俩第一次见面还没有有好好的在一块交流交流。”青龙叹了口气:“唉~你俩是多少有点大病,我是要去做些调查,方便日后动手,你俩跟着干啥去?”就在三人争辩之际穷奇一句话将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去“龙哥,那啥,刚刚得到情报,后天是林家家主林罡的寿辰......”穷奇话还没说完青龙立刻捂住了她的嘴,但是已经晚了凤凰两人一脸坏笑的看着青龙,青龙无奈只好同意二人一共跟着前去。
  夜晚降临,整座城市开始了另一种呼吸方式,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将整条街道照得十分绚丽,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十分热闹。青龙静静地在一家酒店的窗户上看着这盛世繁华“唉~如果,世上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就好了!而且或许那时我也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街头混混,或许他也不至于会出事.....”青龙想到这里缓缓闭上眼睛十分难过,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老样子,忘不掉这件事。青龙一想到白灵这事更加自责这么一做竟然伤害了两个女人。用作我的话说青龙就是个神经病,我就纳了闷了,这种事怎么就在你身上这么费劲呢.......
  “青龙,睡了吗?我进来咯。”百灵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将青龙从沉思中拉了回来。青龙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头“还没睡,怎么了白灵?”青龙说着将房门打开了。只见白灵穿着睡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杯红酒满脸笑意的看着他“怎么,就让我在门口站着?”青龙“哦”了一声不好意思的说道“请进,请进。”随后二人面对面而坐端起酒杯碰了一下,一口红酒入肚微微凉阵阵清香,令青龙不由得心旷神怡。白灵见青龙心情有所缓和便看着她笑了:“嘿嘿,怎么样?心情好点没?”青龙看着酒笑了“有意思,从来没喝过这种酒。这么晚了不休息,找我有什么事吗?”白灵听后害羞的低下头舔了舔嘴唇“没什么事,我就是一个人睡觉太冷清了。”青龙皱起眉头“一个人睡觉,你当我傻?凤凰明明和你住同一间,那就成了一个人了?”白灵听后愣了一下“她...她喝多了,我和你说就这红酒,已被他就倒了。”青龙笑了“行了,有什么话直说吧,别拐弯抹角的了,你说凤凰酒量不行?打死我都不信,她当年凭借一己之力把整个基地的所有女的全都干倒了,这还只是他习武的时候,现在都到金丹期了你和我说他不能喝?打死我也不信。”
  白灵被这么一说整个人都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青龙,我...我....”青龙见状叹了口气:“有什么事都可以直说,我很好说话的,啥时能办的都可以帮你.....”“我就是想问你关于前几天的那种事你是怎么想的,因为....因为我在你体内感觉到了一丝类似于心魔的气息。”青龙话还没说完白灵便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