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龙番警局:故事应该慢慢讲 > 黎明已至

  「龙番市公安局」
  
  “秦明啊,最近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卧底,有关耀扬集团董事长的死还有公司秦斯越的失踪”谭局意味深长地说。
  
  “为什么是我?局里有那么多新来的为什么找我?而且我现在是网红,如果我卧底更容易被发现。”秦明不解的问着。
  
  “那天直播的时候我看出来了,你的表现力更适合去卧底,而且你跟耀扬集团的那个秦斯越不仅姓氏相同,长相、年龄、说话语气、穿搭都很像,而且他之前也红极一时”
  
  “但是我看过资料了,这个小秦总脾气不好,而且信佛,我有很多地方都跟他不一样”秦明回答
  
  “没事,公司里面有我们已经安插好的自己人,不会有问题的”谭局一副胜券在握的语气对秦明说着。
  
  秦明心里明白,谭局俨然就是一个老狐狸,舍不得新来的同志,拿老同志开刀,杀鸡儆猴,但是为了让真相水落石出,只好回了一句:“我明白了。”
  
  “出事那天报警的余家大少爷是你的线人,他会帮助你但是自己人需要你自己找”谭局说。
  
  「第二天」
  
  “小秦总,您回来了,小少爷找您很久了”一个保镖说。
  
  “哦?是吗,我去会会他”秦明回答着,此时应该叫他秦斯越。
  
  “我们不用去吗?”保镖担心的问。
  
  “可以去,可以不去,我自己可以。你们如去,如果动起手来,你们不要有任何反应”他一边盘着手里的珠串一边回答。
  
  此时秦明已经明白了,自己身边的人都不是谭局安排好的人,可能会危及自己的生命,是不可靠的,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自己可能已经被监听或者监视了。
  
  「余氏庄园」
  
  “小少爷”秦斯越毕恭毕敬地叫到。
  
  “小秦哥哥,很见外啊,来我这里,还带了保镖”椅子上说着的余家二少爷余楠枫问。
  
  “没有,是他们自己要跟来的。话说回来,我失踪这么久了,小少爷的计划完成了吗?”他问。
  
  “很可惜呢,差一点就完成了呢,计划被人打乱了。”这个回答带着一分同龄人没有的老练和深不可测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小秦哥哥明天可以来陪我吗?”他对我秦斯越撒娇到。
  
  “可以”他虽然是这么回答的,但是他不是秦斯越,他是秦明,他很清楚,之前李大宝在尸检的时候就找到了余楠枫的指纹,只是还缺少证据。
  
  “走吧”他带着一众保镖离开了。
  
  “真有意思”小少爷拍了拍手
  
  “我们去找大少爷”秦斯越对自己的亲信们说
  
  “去找大少爷干什么?”其中一个不理解的问到。
  
  “去就去,废什么话!”此时他的脾气像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余嗣南家」
  
  “你们都出去,我和大少爷独自聊聊”他支开了周围的保镖
  
  “大少爷”他毕恭毕敬的和余嗣南打了招呼。
  
  “秦警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毕竟卧底很辛苦的。”余嗣南问
  
  “在你父亲去世的那天,你弟弟有什么异常没有”他问
  
  “有,平时不会去的储物间,那天他去了,还拿出来了一卷麻绳,和父亲身上的勒痕一模一样”对方回答
  
  “还有什么异常吗?”
  
  “有,那天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而且看到父亲尸体的时候,大家都很不是滋味,只有他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注意安全,我弟弟他不是什么善茬。”
  
  “多谢”秦明与对方告别。
  
  后面的日子都是相同的,除了公司的事务之外,就是陪小少爷,不过除了小少爷是凶手的证据之外,好像没有别的意外发现
  
  「收网那天」
  
  “共你的记持啊囥伫我的心内,骑你的白马啊行你欲行的路,风吹来花落涂点一欉香祈求”公司楼道传来空灵的歌声,是拿着佛珠的秦斯越在用闽南语唱歌,在耀扬公司阴暗的楼道里,让人不寒而栗。
  
  “小秦总。”一个穿西装的保镖叫着那个年轻人。“大少爷安排的事情,妥当了吗?”那个年轻人一边盘着手里的珠串问着。
  
  “办妥了,还须您过目”保镖说着。
  
  “如果还需要我过目的话就说明你们办的不彻底,大少爷怎么说的?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那个人的眼神变得犀利“公司要你们干什么吃的,让你们来玩的?”
  
  “算了,反正也是一群废物。”他叹了口气,上了车。
  
  「余氏庄园」
  
  “小秦哥哥来了”
  
  “嗯”他回复到。
  
  “听说公司里有打听父亲去世消息的内鬼呢!你说会是谁,他会不会死”对方的话让他的内心慌乱起来,但是出于卧底的状态,所以没有将它表现出来
  
  “小秦哥哥,你如果要自证清白,那就按照我说的做”
  
  “给,在左胳膊上开一枪”他把枪给秦斯越。
  
  “砰”一声枪响,庄园门口的林涛听到的时候,开始心惊肉跳。
  
  “听故事或者听歌吗?”他问。
  
  “可以吗?”余楠枫问。
  
  “当然。”
  
  “你说这风景如画,
  
  我看你心猿意马,
  
  就别再听我说话,
  
  把伪装都卸下吧,
  
  你听见我在哭吗,
  
  反正也听不到吧,
  
  你像一匹白马,
  
  悠然自得逃跑吧,
  
  让我仔细看看你的模样,
  
  倒数着最后的谢幕时光,
  
  原谅我太早就收了声响,
  
  翩翩的你知道吗我满目痍疮。
  
  你听见我在哭吗,
  
  反正也听不到吧,
  
  你像一匹白马,
  
  悠然自得逃跑吧,
  
  让我仔细看看你的模样,
  
  倒数着最后的谢幕时光,
  
  我的白马儿呀你慢些跑啊,
  
  这一次没有我带你回家,
  
  春天啊暖阳啊快些来吧,
  
  保全他一路上无风无浪,
  
  我的白马儿你慢些跑啊,
  
  这一次没有我带你,
  
  回家。”他的歌声悲凉而婉转。
  
  “嗡嗡~嗡”警笛声传来,林涛带着一队警察冲了进来
  
  “小秦哥哥,游戏结束了,你就是那个内鬼”说着拿起枪向秦明开了一枪,击中了他的腹部,但是没有击中要害。
  
  “带走”林涛让其他人给余楠枫带上了手铐,自己抱着受伤的秦明往医院走。
  
  「医院」
  
  “老秦,坚持住,嫌疑犯我们已经抓住了”林涛对秦明说。
  
  「一个月后,病房」
  
  “涛涛,这一个月你都没有怎么吃饭吃一点吧。”李大宝对快一个月没有怎么好好吃饭的林涛说。
  
  秦明在半睡半醒中听到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涛涛,抱抱”他撒着娇对林涛说。
  
  “抱抱”
  
  「一个月后,龙番市监狱」
  
  “好久不见”
  
  “小秦哥哥,你能再给我唱几首歌吗?”余楠枫祈求到
  
  “可以。”
  
  “你说这风景如画,
  
  我看你心猿意马,
  
  就别再听我说话,
  
  把伪装都卸下吧,
  
  你听见我在哭吗,
  
  反正也听不到吧,
  
  你像一匹白马,
  
  悠然自得逃跑吧,
  
  让我仔细看看你的模样,
  
  倒数着最后的谢幕时光,
  
  原谅我太早就收了声响,
  
  翩翩的你知道吗我满目痍疮,
  
  你听见我在哭吗,
  
  反正也听不到吧,
  
  你像一匹白马,
  
  悠然自得逃跑吧,
  
  让我仔细看看你的模样,
  
  倒数着最后的谢幕时光,
  
  我的白马儿呀你慢些跑啊,
  
  这一次没有我带你回家,
  
  春天啊暖阳啊快些来吧,
  
  保全他一路上无风无浪,
  
  我的白马儿你慢些跑啊,
  
  这一次没有我带你,
  
  回家。”
  
  “来不及,
  
  最后一句想你来不及让你知道,
  
  再也回不去,
  
  那个有彩虹出现的下午,
  
  再也感受不到你温度,
  
  如果你留我在梦里,
  
  我会放弃呼吸,
  
  请,超度我,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不能见如来,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非空非有亦空亦有,
  
  不生法相无所住,
  
  非空非有亦空亦有,
  
  不生法相无所住,
  
  对不起,
  
  不经意就在你的影子里活下去,
  
  我不在意,
  
  不过是白日梦里一瞬息,
  
  为何还起念动心,
  
  怪你名字太熟悉,
  
  当我是一花一叶一春木,
  
  可否回到世界之初,
  
  请超度我,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不能见如来,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非空非有亦空亦有,
  
  不生法相无所住,
  
  非空非有亦空亦有,
  
  不生法相无所住,
  
  我的执念万千千千,
  
  放不下地放不下天,
  
  我把红线折折剪剪,
  
  落入凡间镜重圆。”
  
  “我希望下一世你可以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再见。”
  
  此时监狱里只剩下一个无法被救赎、在利益之火里焚身的小孩,满目疮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