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无敌从降妖除魔开始 > 第二十一章 洗涤神魂

第二十一章 洗涤神魂

        姜望闻听此言,面色忽地一变。
  
          虽然猜到徐怀璧是要说真性的问题,但更惊讶对方是如何得知自己没有渡第二劫的?
  
          而且神魂蒙上一层雾霭......
  
          他仔细观察,没有半点异样,哪里有什么雾霭?
  
          徐怀璧仿佛明白他在想什么,说道:“好歹我也是铸就了两座黄庭的人,有过亲身经历,而且我是因为第二类真性被摧毁才跌境的,所谓黄庭蒙尘,便也意味着真性封闭,若做不到破尘,修为就很难恢复往昔,更别说再进一步了。”
  
          “第一劫第二劫都会让神魂生出变化,那是很微末的,正因我一直在寻求恢复修为的方法,便对神魂一事更入微,虽然你的神魂意料之外的强大,可我却能看出来,你只渡过一劫,至于为何能破境澡雪巅峰,我说不清楚,但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姜望心想自己渡劫的阶段与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可他没法细说,但第二劫迟迟未来,确实难免让人在意。
  
          “神魂蒙尘会有什么问题?”
  
          徐怀璧正色道:“会让真性更虚弱,自己也会精神不济,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还会止步不前,无望再堪破更高境界,而且第二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打你一个措手不及,让你身死道消。”
  
          姜望皱眉,看来真的是很严重。
  
          徐怀璧忽然笑道:“但碰见我,算你撞了大运,我真性毕竟已毁,想恢复过来很麻烦,不过我这些年的研究也并非毫无头绪,你现在神魂蒙着的一层雾霭尚且浅薄,是有办法可以洗涤的,剩下无外乎是防备第二劫的偷袭。”
  
          虽然怀疑徐怀璧是否存在什么目的有些不太好,毕竟他无法看到什么雾霭,谁知道是真的假的,但没有切实的威胁,只是以后的隐患,更是来自于真性,神国未曾给予提醒也很正常,而正因有神国在,徐怀璧也没可能动什么手脚。
  
          万一对方是很诚恳想帮他,更没必要舍弃暂时解决神魂问题的机会。
  
          因此姜望只是稍作犹豫,便揖手说道:“劳烦前辈。”
  
          徐怀璧表示无碍,他一指点向姜望眉心,后者当即便感觉到神国给予的反馈,证明徐怀璧的举措没有问题,反而神国像是借此终于察觉到神魂的异样,灼热气息自主开始洗涤神魂,且成效更好。
  
          姜望很快注意到,神国里的第二类真性突兀睁开了眼睛。
  
          祂竟有反抗神国的意思。
  
          姜望霎时觉得脑袋刺痛,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徐怀璧安抚道:“这很正常,要撑住。”
  
          姜望想着徐怀璧应是感知不到真性的异动,这显然不会是洗涤神魂的正常现象,是第二类真性在阻止神魂被洗涤,此类真性拥有着比姜望自身更高的道行,依靠姜望的能力根本无法压制。
  
          好在第二类真性对抗的是神国。
  
          祂再强也没办法与神国抗衡。
  
          只是苦了姜望,他感觉自己脑袋快要炸了。
  
          徐怀璧察觉到姜望此时的异常,很是疑惑不解。
  
          虽然洗涤神魂祛除杂质的确会是相对痛苦的事情,但也不至于如此吧?
  
          苏长络和郁惜朝直接拔剑出鞘,他们可不管别的,现在老师的模样明显不对劲。
  
          赵熄焰也紧跟着豁然起身。
  
          顾揖一脸懵。
  
          李神鸢则只是紧蹙眉头。
  
          徐怀璧还没来得及解释,姜望便艰难开口说道:“我没事......”
  
          他注意力现在都在第二类真性对神国的反抗上面,而这足以证明第二劫是想玩阴的,哪像第一类真性刚有意识就开始装模作样,第二类真性明明有了意识,却又隐忍不发,依旧假装乖乖听话,是要潜移默化削弱他的神魂,并等待最适合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
  
          果然是性格比较残酷的第二类真性,智商也高,若让祂完成计划,姜望想着真不一定能搞得过。
  
          此刻就算再是痛苦,也必须拿捏住第二类真性。
  
          不能给神国拖后腿。
  
          他念头微动,苦檀气运便汇集而来。
  
          夜游神在神国里也试图压制第二类真性,但却被第二类真性摁着暴打。
  
          第一类真性根本不敢做出反应。
  
          好在神国终究是神国,就算没有夜游神帮忙,也能轻易拿捏第二类真性,再有气运的加持,效果只会翻倍,姜望只觉神魂瞬间变得清明,好像真的有一层雾霭散去,神国接着便暴虐镇压有了反骨的第二类真性。
  
          但第二类真性也是真的勇,竟打算跟神国互撕,可只是一瞬,第二类真性忽然变得老实,因为祂醒转过来,自己犯了很大的错,心魔劫是修士必经之劫,神国并不会当做异类清除,问题关键在于,祂反抗了神国,那么性质就变了。
  
          只要放弃反抗,神国就不会将祂抹杀。
  
          事实证明,神国见祂变得安稳,镇压的力量便开始减弱。
  
          但姜望可没打算就这么放了第二类真性。
  
          若不能一鼓作气把第二类真性的意识抹除,后续依旧会被第二劫偷袭,正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他毫不犹豫,把神性喂给气运,让气运牵引神国未彻底消散的力量再次镇压第二类真性。
  
          这一刻,没有半点心疼神性,一把一把的抛给气运。
  
          第二类真性意识到姜望想做什么,不愧是各方面都更强大于第一类真性,虽然害怕反抗会遭到神国抹杀,但恰逢此时姜望神魂相对虚弱,竟是一不做二不休,暴戾的气焰直袭姜望神魂。
  
          而姜望强撑着心魔侵袭,使尽手段反击。
  
          脑袋里仿佛有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意识险些崩散。
  
          不知所以然的徐怀璧吓了一跳。
  
          他满脸震惊看着此时好像天人交战的姜望,心想我只是洗涤你的神魂,你这是在搞什么?
  
          他能感知到姜望神魂的剧烈反应,但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甚至怀疑难道自己这些年的感悟有问题?
  
          徐怀璧顿时犹豫要不要停手。
  
          但很快他就察觉到异常。
  
          “第二劫已经来了?!”
  
          怎么会这么巧?
  
          徐怀璧难免有些慌张。
  
          毕竟洗涤神魂的过程完全与他设想的不一样,心魔趁虚而入,姜望会陷入极度危险!
  
          他很费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而听见他话的李神鸢看向姜望狰狞的脸庞,没有丝毫犹豫,沉喝道:“抱守本心,祛除心魔!”
  
          话音落下的瞬间,李神鸢脸色陡然变得惨白。
  
          虚弱到凳子都没坐稳,若非顾揖反应够快,及时搀扶,便已直接摔在地上。
  
          李神鸢惊恐于姜望的心魔劫怎会如此可怕?居然把她的力量消耗殆尽!
  
          如果没有栖霞街数个月汲取姜望那股特殊的炁来治病,此般消耗,足以要了她的命!
  
          但好在言出法随成功用了出来。
  
          姜望狰狞的脸庞已渐渐恢复平静。
  
          看着第二类真性的意识被抹除,姜望赶忙撤走气运,免得把神性都给吃了。
  
          他急促喘着气,转头看向李神鸢,伸出手臂说道:“谢谢。”
  
          李神鸢犹豫道:“我还能撑一会儿。”
  
          姜望说道:“我没什么大碍,神魂洗涤,让我精神前所未有的好。”
  
          李神鸢见姜望确实面色红润,便点点头,抓起他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这幅画面,苏长络见多了。
  
          但其余人可是头一回见。
  
          他们完全摸不清头脑。
  
          徐怀璧则若有所思,虽然他也没懂眼前这一幕代表着什么,但李神鸢的一句话便解救姜望脱离心魔,毫无疑问,是儒家的言出法随,当今世上已知的唯有帝师领悟的言出法随。
  
          而且能做到祛除心魔,更是澡雪巅峰修士的第二劫,李神鸢言出法随的造诣怕是相当之高,甚至比帝师都强大也说不定,这自然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据他所知,领悟言出法随的前提,是先感悟浩然气,李神鸢明明没有浩然气,言出法随是怎么来的?
  
          看看姜望,再看看郁惜朝他们,甚至是自己的徒弟赵熄焰,徐怀璧暗暗感慨,“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恐怖了嘛?”
  
          磐门两朝会的事他有听闻,温暮白、吕青雉、韩偃、何辅麝,尤其是西覃锋林书院首席掌谕,哪怕是只有一面之缘的在渐离楼阁中带着全白面具的人,现在的年轻一辈,相比上一辈人,甚至更上一辈,都明显更突出。
  
          天才辈出的年代,意味着大世,也是乱世将至。
  
          徐怀璧神情逐渐有些凝重。
  
          眼见李神鸢惨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徐怀璧没有追根究底,而是询问姜望道:“洗涤神魂的过程里到底出了问题?”
  
          姜望平复着气血,说道:“前辈无需多想,您洗涤神魂的办法没有错,纯粹是我的第二劫有些特殊,自此之后我便没有心魔了,还得多谢前辈,否则小子毫不知情神魂的问题,日后必为大患。”
  
          徐怀璧点点头,说道:“那你们年轻人慢慢聊,老夫得要歇一歇了,朝泗巷里空余房间足够,自行挑选即可。”
  
          姜望说道:“前辈请便。”
  
          徐怀璧打个哈欠,嗯了一声,起身回屋休息。
  
          姜望则长出一口气,寿元有神性抵着,来这儿一趟朝泗巷,心魔劫的问题也解决,现在是真正无事一身轻,待得苦檀气运覆盖全境,就该准备做别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