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此地有妖气 > 第2099章宗主会出手

第2099章宗主会出手


  曹讳看着朝自己步步逼近的顾渊,并不了解对方的意图,可心中却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特别是看到顾渊脸上的笑,一刹那便是汗毛倒竖。
  徐晨和顾渊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两人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
  当听到“水来”的时候,徐晨立刻明白了顾渊的用意,一脸坏笑地拿着容器装了一壶水,屁颠屁颠朝着顾渊走来。
  “哎!这水真不能喝!这水有毒的!”崔师父激动道。
  他也不知道顾渊和徐晨打的是什么主意,只能反复念叨着。
  “没事,又不是我们喝。”徐晨微笑着说道。
  崔师父疑惑地看着他们。
  突然就有些看不懂了啊!
  顾渊拎着曹讳,目光直勾勾地看着他。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曹讳惊恐道。
  顾渊没说话,一只手拎着曹讳,一只手拎着水壶,朝着前面大步流星而去。
  等走出数十米,他停下脚步,眼睛看着黑暗处,嘴角勾勒出嘲弄的笑容。
  接着,他薅着曹讳的头发,将冰凉的河水直接灌进了曹讳的喉咙里。
  曹讳的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之前顾渊徐晨他们说了什么,他可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当顾渊将河水灌入他的口中时,他毛都要炸开了!
  他奋力挣扎,想要摆脱顾渊的束缚,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别说他现在已经这般模样,就算没有受伤,也不可能在顾渊的手上挣脱。
  最多就是挣扎的动静大一点,仅此而已。
  跟着过来的傅雪柔等人,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徐晨倒是一脸淡然的表情,虽然顾渊没说,可他之前便猜到了顾渊的计划。
  “还得是顾师兄,师兄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呢!”徐晨忍不住念叨着。
  崔师父惊讶地看着徐晨。
  其实,他也在想,顾渊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可两人的思路,却是截然不同的。
  曹讳之前说的没错,相比较于肖长老等人,顾渊他们同样不想曹讳死。
  可现在,顾渊却将被下了毒的水灌进曹讳的嘴里。
  这不是铁了心想要了曹讳的命吗?
  如果曹讳真的死了,他们这些人,还能有活路吗?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啊!
  顾渊却不在意这些,看着躺在地上扣着嗓子眼不断抽搐的曹讳,面无表情。
  崔师父想要冲上前去,却被徐晨拦住。
  “崔师父不用担心,咱们看热闹就好了。”
  崔师父脸都有些白了。
  他是喜欢看热闹不错,可若是放任不管再这么下去,等会就是其他人看他们的热闹了啊!
  可做完这一切的顾渊,却是气定神闲地站在旁边,至于在地上抽搐的曹讳,他看都没看一眼,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崔师父急得跺脚,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世子和郡主此时也都一脸平静的样子,一点都不着急。
  “你们……你们难道都疯了吗?少宗主不能死啊!”崔师父拍着大腿说道。
  世子瞥了他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他当然不能死了。”
  “那你们还在这站着?!”
  “那不是,他还没死吗?”世子笑着说道,“放心吧,他死不掉的。”
  崔师父不解,但是很快,他心中的疑惑就被解开了。
  很快,黑暗中,就能看到几个火把飘了过来,速度很快,看得出来是真的着急了。
  崔师父立刻紧张起来,顾渊递给他一个安定的眼神。
  人还没靠近,声音就先顺着风飘过来了。
  “别动手!我们是来送解药的!”
  听到这话,崔师父一脸的惊讶。
  就算是后知后觉,此刻他也想到什么了。
  “让他们过来吧。”顾渊开口道。
  徐晨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招了招手。
  “来一个人就行了。”
  接着,便是一个中年男人朝着他们这边快步走来。
  这个男人,顾渊之前是见过的,也是拔山宗的人,是个天人境高手。
  当他看到就在地上抽搐的曹讳时,顿时脸色大变,牙齿都要咬碎了。
  “你们……你们竟然真的敢!”
  顾渊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他这不是还没死吗?”
  中年男人强压住心中的火气,将一个塞着红绸的瓷瓶丢了过来,顾渊反手扔给了徐晨。
  徐晨拿着解药走到曹讳跟前,又给他灌了下去。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看着顾渊的眼神变得复杂。
  他是真没想到,对方竟然敢这么干。
  现在,顾渊落到他们的眼睛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要是少宗主死了,你们也活不了的!”中年男人恶狠狠道。
  顾渊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这话我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说实话,你们没说腻,我都听腻了,就不能来点新鲜的吗?”
  中年男人气得哆嗦,但是面对顾渊,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激怒顾渊对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对了,回去告诉他们,接下来可以再试试,但是,不管是吃什么喝什么,我都会让曹讳先试试,只是下一次,他未必能等来解药了。”顾渊淡淡道。
  中年男人的眼睛都能喷出火来,下意识脱口而出,想要警告顾渊曹讳若是死了他们也活不了。
  可就在想要说这话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
  确实。
  顾渊说的不错。
  这句话,对方已经听烦了,也听腻了。
  可他们除了反复强调这句话外,好像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
  想到这些,中年男人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等人都走后,徐晨才凑到跟前,笑着说道:“我就知道,还得是顾师兄啊,这招,绝了!看他们接下来还敢做什么!”
  崔师父也明白了顾渊的用意,心里佩服的同时,也有些不解。
  “你就不担心,曹讳等不及解药,真的死了?”
  顾渊笑了一声:“所以啊,还得是人家少宗主,命大。”
  崔师父脸都绿了。
  听这话的意思,对方真的就是在赌啊!
  徐晨赔了崔师父一眼,轻轻哼了一声,觉得对方真的是啥也不知道。
  别人或许是觉得顾渊一时冲动在赌,可徐晨知道绝对不是这样,先前在船上的时候,有人给傅雪柔他们下毒,谁都看不出来,顾渊只是闻一闻就能发现问题,甚至还能准确说出是混合毒。
  所以,自家顾师兄可不是赌,他是胸有成竹!一切都在掌握中!
  带着曹讳重新回到马车上,对方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不过肯定是死不掉的。
  而另一边。
  中年男人也回到肖长老面前。
  得知对方亲眼见到徐晨将解药灌进曹讳嘴里后,肖长老也彻底松了口气。
  就这么一会,他已经冒了一身的冷汗。
  毕竟在水里下毒,也是他的意思,他也知道,想要用这样的手段要了顾渊等人的命,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掐断对方的补给,没想到顾渊出手这么狠。
  “疯子,他就是个疯子!”肖长老说出了和中年男人相同的话。
  王统领等人此时就站在一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其实之前知道肖长老计划的时候,他们还想着对方不愧是仙宗的长老,连这种办法都没想到。
  只是没想到,肖长老竟然又在顾渊手上吃瘪了。
  “罢了……”许久,肖长老轻轻叹了口气,眸光也变得阴冷起来,“反正,宗主很快就会赶过来了。”
  “宗……宗主?”王统领等人吃了一惊。
  肖长老并没有解释什么,心里也有些无可奈何。
  毕竟这一次他的任务就是保护曹讳的安危,已经算是失职了,若是能够将曹讳救下来,那还一切都好说,却没想到,现在还需要宗主亲自出手。
  想到这些,肖长老就有些烦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