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重生过去,我在人世间 > 第649章 郝冬梅的担心

第649章 郝冬梅的担心


  吉春,省商业公司。
  
  陆天和周玥一起回到办公室。
  
  陆天下午有好几个会议,会议文案,周玥已经为陆天准备好了。
  
  跟着陆天开完两个会,已经是下午四点。
  
  进到办公室不久,就听到敲门声。
  
  周玥去开门,进门的是张欣和肖同庆。
  
  陆天见是他们,问:“同庆,你怎么跟张欣一起来了?”
  
  “陆总,我跟张欣明天要去登机,提前跟你报喜。”肖同庆挠着头发。
  
  “张欣,你想好了?”没等陆天开口,周玥向张欣问。
  
  张欣点点头,“玥玥,我想好了。”
  
  “想好了就好……”周玥意味深长地说。
  
  “玥玥,我知道我条件一般,配不上张欣。不过,我会对她好一辈子,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肖同庆保证道。
  
  “同庆,你的条件也很好。现在是吉春振邦车队副队长,一个月三百块工资,比一般老百姓工资高好几倍。还有,你的工龄,可以申请五十平的两室户暖气楼。”陆天也知道张欣是什么样的女人,这個时候,一定要替肖同庆说话。
  
  “陆总,还要多靠你栽培同庆了。”张欣连忙说。
  
  “同庆是我带大的,当然要栽培。要是做好,以后可以去港岛,挣港币。”陆天笑了笑。
  
  陆天这么说,张欣顿时心花怒放,“陆总,我家同庆一定会用心的。”
  
  之所以选择肖同庆,张欣也深思熟虑的。
  
  别看和朗健离了,可不结婚,朗健总会来骚扰。
  
  只有结婚了,肖同庆才能名正言顺保护自己。
  
  即便自己条件不错,有模样,还算年轻,可毕竟是离过婚的,还有两个孩子,想找太好的也不容易。
  
  肖同庆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却是陆天的嫡系。
  
  就算陆天离开吉春,也会给他很好的安排。
  
  更重要一点,跟肖同庆结婚,就不会跟陆天断了联系。
  
  有陆天在,就有可靠山。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肖同庆结婚。
  
  头婚就是跟肖同庆结的,再跟他结婚也没毛病。
  
  肖同庆当然愿意,在他眼中,张欣就是天使,就是救苦救难的女菩萨,能和张欣在一起,是上天对他的眷顾。
  
  两好赶一好,
  
  两人都愿意,也就决定了。
  
  听到陆天说能分到五十平的房子,肖同庆的眼睛顿时亮了,“陆总,那太好了。我还寻思向伱借房子,在太平胡同结婚呢。”
  
  陆天摇摇头,“太平胡同的房子,怎么可能用来结婚。你是商业公司的元老,还是公司的中层副职,够条件分五十平的房子,登记之后,就去办公室申请,我们家属楼六月份竣工一栋,正好能用来结婚。”
  
  “陆总,我和同庆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啊。”张欣一脸堆笑。
  
  “只要我跟玥玥在吉春,就一定到场。”陆天一口答应。
  
  “好,那就太好了。陆总、玥玥,你们忙,我们出去了。”说完,张欣牵着肖同庆的手,一起离开房间。
  
  周玥关上办公室的门,坐到陆天办公桌前,“姐夫,你说张欣能改邪归正么?”
  
  陆天摇摇头,“改邪归正可没那么容易。不过,既然结婚了,无论是她还是冯化成都会有约束,不会像现在这么肆无忌惮。”
  
  “姐夫,要是这样倒是挺好。”周玥叹了口气。
  
  “玥玥,不用太担心你爸。他这个人做事还是有底线的,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陆天说。
  
  “张欣和朗健结婚期间,他跟张欣不是一样么,我可不看好他的底线。”周玥裹了裹红红的嘴唇。
  
  “玥玥,他现在也是干部,是干部就要注意影象。再说,凭他的才华,崇拜他的小姑娘很多,没必要一定找张欣这样的。我觉得,他也就这样,以后不会这样了。”陆天轻笑着。
  
  “但愿吧。”周玥微微点了点头。
  
  ……
  
  吉春,白俄别墅。
  
  辅导完冯楠的功课,又哄冯爽睡着。
  
  周玥回到楼上。
  
  一进屋,陆天连忙将周玥抱在怀里,两人拥吻在了一起。
  
  那天周玥说,女人最美的年龄是二十七八,今年她二十三,余下的五年要把最美的自己,毫无保留给陆天。
  
  陆天突然有了急迫感,
  
  想到五年也就一千五百多天,
  
  这一千五百多天,一转眼就会过去。
  
  每一天都应该格外珍惜。
  
  这段时间能跟周玥一起度过,就不能虚度光阴,
  
  每个晚上都要享受这一切。
  
  周玥能感受到陆天的爱,
  
  这样的爱是那么真挚和浓烈。
  
  这样的感觉再好不过了。
  
  直到午夜,两个人还相拥在一起,不愿分开片刻。
  
  周玥靠在陆天身上,指尖划着陆天后背,“姐夫,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上心了?”
  
  陆天紧抱着周玥的娇躯,“玥玥,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无价之宝,我当然要上心了。”
  
  “姐夫,你才是上天赐给我的。要是没有你,我都不敢想,我现在会是什么样的。”周玥红唇亲陆天脸颊一口。
  
  “玥玥,你聪明,好看,就算不认识我,这辈子也会差。”陆天揉着周玥的头发。
  
  周玥微微摇摇头,“姐夫,漂亮女孩子,什么女孩子都会有,像你这样的男人却很难碰到一个。我是好看,可我姐、娟姐、小宁也各有千秋,都有比我好的一面。如果没有你,小的时候就不会受到你和我姐的熏陶,不会有现在的气质。要是没有你,十有八九不会上大学,就不会有现在的气质。要是没有你,从小吃得好养的好,我也不会长这么漂亮,身上也不会这么香。总之,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
  
  “玥玥,我没你想的那么好。”陆天动情说。
  
  “不,你就是最好的。我不在乎你有别的女人,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所有一切都是最美好的。”
  
  听到周玥动情的话,陆天心头一荡。
  
  “这样的女人,不就是期待的女人么?”
  
  想到这些,陆天将周玥抱得更紧,“玥玥,我会对你好的。”
  
  “姐夫,你要对我好,还要对小宁好,对我姐好,对娟姐好。只要你不再有别的女人,我们都会跟你相亲相爱的。”周玥在陆天耳边耳语着。
  
  “玥玥,我发誓,绝不会再有别的女人。”陆天郑重其事道。
  
  “姐夫,你要说到做到,做不到,我会不高兴的。”周玥裹了裹红唇。
  
  “玥玥,我不会让你不高兴的。”陆天动情说着。
  
  “姐夫,我爱你。”说着,周玥红红嘴唇迎了上来,和陆天紧紧贴在了一起。
  
  ……
  
  港岛,半山别墅。
  
  这一天,周蓉来到圣玛丽医院。
  
  四个月了,肚子越来越大,她想知道男孩女孩了。
  
  这个时候,郝冬梅已经五个月。
  
  她不像周蓉那么急迫想知道孩子的性别。
  
  她害怕又是女孩。
  
  要是女孩,就是第三个女孩。
  
  周蓉不一样,她已经有了三个儿子。
  
  再要个一个女儿更多一种期盼,即便是儿子,也没什么失望的。
  
  两个月前,做了检查,胎检显示,这一次又是双胞胎。
  
  上一胎是双胞胎,这一胎又是,这样的概率实在太小了。
  
  可就是这样么硬合,又是一对儿女。
  
  令周蓉稍稍有些失望的是,因为两个孩子,还有些小,又是双胞胎,没有看出是男是女。
  
  她建议郝冬梅看看,郝冬梅犹豫了。
  
  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决心去看看。
  
  周蓉做起了郝冬梅思想工作,“冬梅,我觉得有必要看看。在内地无所谓,你看港岛这边都做胎教,要是知道男女就是提前胎教了。”
  
  郝冬梅裹了裹嘴唇,“我觉得吧,胎教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你的三个儿子,我的两个女儿都没有胎教,不是一样挺好。”
  
  “那不一样,我们是没那条件,现在有条件,为什么不培养的更好?我这么着急知道孩子男女,就是为了能完成胎教。”周蓉摸了摸小腹。
  
  周蓉的话确实有道理,郝冬梅沉默片刻,“还是算了,万一又是女儿,我都没心思养胎了。”
  
  “冬梅姐,我的好嫂子,女儿就女儿呗。你才三十三也不是七老八十,大不了再生一个。在港岛生,不受国内限制。”周蓉出着主意。
  
  “我现在三十三,再想生最早三十五,就算生个儿子,我也不能常年在港岛呆着。再生,你哥就总是一个人了。”郝冬梅摇摇头。
  
  周蓉握着郝冬梅的手,“冬梅姐,我哥不像陆天,本分的很。就算你不在,也不会不老实的。”
  
  “你也不知道现在内地的情况,女人都疯了,专门往有钱有权人身上扑。秉义虽然不像我哥那么有钱,可是个干部,女孩子贴的更狠。一个把握不住,就可能经常把握不住。把握不住,那就坏了。”郝冬梅想想说。
  
  “那就随你,反正我觉得没什么。”周蓉摇了摇。
  
  “周蓉,我可不像你们,也一个屋也行。也不怕不卫生。”郝冬梅嘟囔着。
  
  “冬梅,你是我们的私人医生,我们身体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当然了,我、郑娟、玥玥和小宁,我们是相互认可,才会在一起的。既然都相互认可了,当然不觉得不卫生了。”周蓉轻笑着。
  
  “那也不好,旧社会才会这样,现在是新社会,女人要独立自强,不能依附于男人。”郝冬梅强调着她的理由。
  
  “我们还不够独立自强啊?郑娟是港岛第一富豪,玥玥是华人第一美女,小宁是华语第一个歌手,我也算是顶流女作家,我们要不是自立自强,就没有别人了。至于依附男人,倒也是。你哥不在,我就会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周蓉脑子里浮现出和陆天一起时候的情形,一脸幸福的样子。
  
  “那就更有问题了,既然都独立自强就应该有自己独立的爱情,一群有本事的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算什么?”郝冬梅一脸严厉。
  
  “冬梅姐,好男人哪有那么多。想陆天那样,年轻有本事的上哪找去?再说,我们跟你哥都有特殊原因。开始他是跟郑娟的,我对他有过想法,可还是压抑住了。后来郑娟去了港岛,忍了两年,我们在一起了。曾珊跟你哥,是下了药,怀了他的孩子,玥玥被陆天救过,离不开他,小宁也是觉得陆天对他有恩。
  
  唯一没有理由的就是奥丽亚。
  
  陆天跟我承认,和奥丽亚时候跟她没有感情,只是觉得她是梦中的俄国姑娘,就有了坏心思。没想到,奥丽亚真的动情,一定要跟他来国内。自然不好置之不理了。”周蓉娓娓道来。
  
  “既然有爱人,就应该和其他女人保持距离,不要像现在这样。”郝冬梅还是坚持着她的想法。
  
  “反正我是不会找别人了,跟你哥凑活过了。要是心情好,过几年在生一两个孩子,有四五个孩子陪我,你哥出去花天酒地我也不在乎了。”周蓉冲着郝冬梅吐了吐舌头。
  
  “周蓉,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郝冬梅气哼哼地说。
  
  “那要怎么想?你哥不可能只和我一个人好了,不就得往好了想么?”
  
  “我哥要是再找女人,怎么办?”郝冬梅质问。
  
  “小宁和玥玥更年轻,她们会看着天哥的。总之,我现在很满足现在的生活。没怀孩子的时候,一个月至少十天夫妻生活,怀了孩子,一个星期也能有一次,你做大夫懂的,这个样就很行了。你哥不在的时候,在港岛有郑娟,在吉春有玥玥陪着,从来没有孤独过。
  
  有事业,也不缺钱,我想不出这样有什么不好?”周蓉一脸笑意。
  
  “行,我说不过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还是不做性别鉴定了,鉴定出来,万一是女孩,我就受不了。”
  
  “生下来之后,你就能受得了?”周蓉问,
  
  “那是既成事实改变不了,现在不一样,一切皆有可能。”郝冬梅笑了笑。
  
  “冬梅姐,你真固执。”
  
  “我不是固执,是让自己有个好心情。测了,要是男孩,我会激动的睡不着觉。要是女儿,我会失望的睡不好觉。既然,都不正向的结果,为什么要提前知晓呢?”郝冬梅喃喃道。
  
  
  ()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