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混在皇宫假太监 > 第1036章 找茅文蕴要家书

第1036章 找茅文蕴要家书


  柳银吃着糕点,目光瞟芸娘,“你昨日是不是同他报信了?”
  芸娘忙摇头。
  “那陆羽现在都没人影?”
  芸娘轻笑,“大宅里都是密卫,你走没走,他会不知道?”
  “别逮了,他无银见你。”
  柳银撇嘴,“我晚上再来。”
  芸娘瞧着她,哭笑不得,李易是捅马蜂窝了,柳银不蛰他一口解解气,是不会罢休的。
  “指挥使,柳银走了。”密卫第一时间将消息告知李易。
  李易叹气,“你说说,才欠她多少钱,家都不让我回了。”
  “指挥使,这个数。”密卫伸出三根手指头。
  李易斜了他一眼,“平儿是给你吃太好了。”一点机灵劲都没了!
  他难道不知道欠了多少?
  但凡随手能还,他用的着躲!
  “去林府。”李易上了马车。
  “父亲出去了。”林姌走进偏厅。
  李易放下茶杯,笑看她,“谁说我找老丈人了。”
  “不知羞,哪个是你老丈人。”林姌眼波流转,嗔李易。
  “早晚的事。”李易冲林姌眨眼。
  “茅文蕴恢复的如何?”李易敛了丝笑意。
  林姌神情微肃,“可是茅家?”
  “没出事,但是时候劝他们弃暗投明了。”李易缓缓吐字。
  “这会,茅文蕴应在听书。”林姌起身,领李易过去。
  听着屋里的念书声,李易扬了扬眉,“每日都如此?”
  林姌点头,“她对书一向痴迷。”
  “身边要没人提醒,饿死都有可能。”
  让李易在门口等着,林姌迈步进屋。
  “下去吧。”林姌对侍女道。
  茅文蕴睁开眼,对林姌笑了笑,等着她往下念。
  “李易来了。”林姌掖了掖茅文蕴的被子,檀口轻启。
  茅文蕴疑惑看她,“找我?”
  林姌被她瞧的脸红,稳住声线,“边境形势紧张,他想同你谈谈茅家。”
  话落,林姌让李易进屋。
  “茅大人,身体要紧。”李易看着茅文蕴,眼神关切,心里则在嚎叫,你丫的别太卷了啊!
  “我没乱动。”茅文蕴给李易看自己手上的纱布。
  李易扶额,手是没动,但耳朵、脑子,可没闲着!
  在榻边的椅子上坐下,李易正了正神色,“我待百姓如何,你是清楚的,像修路搭桥,耗费巨大,我眉毛都没皱过一下。”
  “大齐与溱国的摩擦越来越深,战事已无法避免了。”
  “溱国大范围征兵,几乎连老弱都不放过,你大哥,势必要上战场。”
  “刀剑无眼,要宰错了人,你我之间,肯定是没法友好相处了。”
  “为了避免这种悲剧,茅大人修书一封,劝劝他们。”
  “溱国前路黑暗,咱们要奔向光明啊。”李易苦口婆心,眼神无比真挚。
  “好。”茅文蕴红唇张了张,吐出一个字。
  “姌儿。”李易转身开口,让她把纸笔拿来。
  意识到自己喊林姌的语气亲热,李易去瞅茅文蕴,见她面色如常,李易摇头,感情方面,茅文蕴是真的迟钝。
  名副其实的书呆子。
  “你写个一两句就行。”
  李易将茅文蕴的纱布解开,手上的冻疮已经好了大半,但还得精心养着。
  抓着笔,茅文蕴略一思索,转动了手腕。
  见她一写就停不下来,李易将笔夺了,把纱布包了回去。
  “你这人怎么回事,让你写一两句,证明一下是本人,你还没完了!”
  “真是不当家不知药材贵。”
  “念。”李易朝茅文蕴抬了抬下巴。
  “愿父兄身体康健。”
  “还有呢。”李易看向茅文蕴。
  “都在信上了。”
  李易微蹙眉,一目十行扫过去,右边眉毛抬了起来,擦,整文言文!还是复杂的!
  “我告诉你,我只是学识不高,不是文盲!”
  茅文蕴微愣,没理解李易的意思。
  林姌哭笑不得,李易这是觉得茅文蕴防他。
  “父亲应回来了。”林姌戳了戳李易,免得他单方面吵起来。
  哼哼了声,李易出了屋。
  “他就这性子。”林姌将茅文蕴的软枕往上放了放,怕她靠着不舒服。
  “你现在满心满眼的他。”茅文蕴静静出声。
  林姌抿唇笑,有些许羞涩,“表露出来后,我没法克制。”
  茅文蕴看了她几眼,目光转到一旁的字画上,情爱这事,她不懂,但林姌瞧着是欢喜的。
  既欢喜,就不用她多事。
  “你小子怎么在?”林父微扬声,大步走向李易。
  李易咧嘴笑,朝茅文蕴房间的方向望了望,林姌这是长千里眼了?说的可真准啊。
  “大齐和溱国一触即发,找茅姑娘要封家书,向茅家报个平安。”
  茅父看着李易,眯起的眸子敛去锐利之色,“这样啊,我还以为祸害姌儿的是你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