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公爵千金要把国王吊路灯 > 第七五四章 大公子要翘班!

第七五四章 大公子要翘班!


  提问:帝国内部要怎么个乱法才能让西线战场上的军团不顾一切地发动进攻。
  回答:切断帝国中央与西部边境的补给线路。
  切后勤这招也许朴实无华也许老生常谈,可一个要素能够千万遍在人类漫长的战争史中反复被提起这事儿本身就说明了其重要性,国土庞大国民众多的帝国从来都不缺人,前线伤亡的士兵再多也不过是暂时削弱这个大陆霸权的战斗力,只有削弱后方的生产能力才能在真正意义上遏止它发动战争的能力。
  这个道理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们不是不懂,但问题还是那句话,相较于其他国家帝国的规模实在过于庞大了,尽管这超出中央朝廷管理能力的国家规模让官僚体系变得臃肿笨重腐败不堪,可也给帝国练成了一副百折不挠的好身板,这正是帝国历史上数次遭受重创最后都能挺过劫难浴火重生的原因。
  单在这一点上,雄鹰帝国像极了少校出生的那个老大帝国突出一个血厚防高,其他国家承受一次就会崩溃的伤害对于它来说即使无法称之为不疼不痒,也算不上伤筋动骨。
  所以想要摧毁这么一个国家靠单纯的外力根本做不到,哪怕是反帝国包围网真正做到齐心协力也没有那个本事,真正能摧毁大国根基的办法正应了那句老话,最坚固的城堡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也许我应该走一趟帝国了。”深思熟虑之后,伊莎贝拉得出这么个结论。
  “您刚才说什么?!”靠在窗边对着外面的运河风景发呆的施耐德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
  “我说现在我应该往帝国跑一趟给那些叛军们支支招,这是打破僵局最好的办法。”伊莎贝拉面无表情地对上对方的眼神。
  “这……您还是再想想吧,我的大小姐哟。”虽说已经对伊莎贝拉的天马行空差不多快免疫了,施耐德还是无法接受在王国内战如火如荼的时候北方联盟掌门人却要到敌国去逛一圈。
  “我是仔细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伊莎贝拉坚定地摇摇头,“你来告诉我,如今这个场面想要破局,关键在哪里?”
  “额,破解曙光神域?”施耐德虽说不是很擅长大战略,跟在伊莎贝拉身边这么长时间基本的东西他还能理解。
  “那么破解曙光神域的手段呢?”伊莎贝拉追问。
  “不是都商量好了吗,逼迫战神出手,我们渔翁得利。”施耐德疑惑道。
  “我去帝国就是在逼迫战神出手啊。”伊莎贝拉无辜地耸耸肩,“帝国内部的情况越糟糕,西线帝国军补给就越吃紧,帝国陆军三大将如今的处境你作为帝国人不会看不明白吧?”
  “小姐的意思是他们承受不了打败仗这个结果,所以哪怕后勤吃紧也得硬着头皮向法班缇娜前进,因为只有打破三重城墙创造一场史无前例的胜利才能给他们的处境解套?”施耐德好歹也作为雇佣军跟着帝国军屁股后面混了那么多年,帝国陆军内部的弱肉强食和下克上作风他耳熟能详。
  “没错。”伊莎贝拉点头,“曙光神域与其说是曙光主动进攻不如说是被动防御保护自己的地盘,帝国军的攻势越旺盛曙光主动出手针对帝国军的可能性就越高,而曙光出手战神才会出手。”
  “嗯,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现在帝国内部那么乱,大小姐您作为北方联盟的领袖亲自前去是不是有点冒险?虽说您在帝国内部不缺朋友,可您也不缺敌人啊,别忘了上次您在帝国疆域里都遭遇了什么。”出于对伊莎贝拉安全的担忧,施耐德哪知道对方的话在道理上讲得通也必须得劝说。
  “那我们就这么干耗下去?”伊莎贝拉皱了皱眉,“帝国军正在分散围困王领的多座城市,我们在这里浪费一天时间就有成百上千人死于饥饿,这实在让我坐立不安。”
  “要不然您派个得力人手过去?并不是非您不可吧?”施耐德见伊莎贝拉的菩萨心肠又发作了,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确实不是非我不可,但能代替我去执行这个任务的人也有限。”伊莎贝拉摇头,“我能想到的就只有盖乌斯一人不管在地位还是能力上都最为合适,你觉得那位黑暗贵公子会放下自己手中好不容易收拢来的权力,冒着生命危险去帝国跑一趟吗?”
  “额,不管成不成您先试试呗?”施耐德的嘴角抽了抽还是嘴硬道,尽管他很清楚盖乌斯跟伊莎贝拉不是上下级关系只是合作伙伴,想要强行要求对方执行命令那根本不可能。
  “好吧,如果你坚持。”伊莎贝拉想了想还是决定按照施耐德的话写封信试试,有枣没枣打三杆子,万一成了呢?
  于是很快一封书信就被送到了快要在海尔森堡忙晕头的盖乌斯面前。
  请注意,这里说的忙不是盖乌斯真的忙于处理具体事务,而是偌大一个义军解放区和整条米诺斯战线的关键决策都必须要在盖乌斯这边盖戳才能执行下去。通常只要不是盖乌斯觉得太离谱的申请他都会直接同意,可单单让这位大脑生锈的黑暗贵公子把每日送来那些文件看完就够他忙的了。
  具体有多忙呢?这么说吧,盖乌斯上次腾出空闲看小说已经是半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每天阅读完那海量的审批文书后头昏脑涨的他基本上只剩下倒头就睡的精力。
  这可不是盖乌斯希求的清闲生活!
  “让我去帝国帮助那些叛军?”看完伊莎贝拉发来的信件盖乌斯脸颊直抽抽,他一条老咸鱼何德何能跑去世界第一大国搞事情啊!
  听说帝国那边正在闹暴动乱得很,我们又懒又怂的黑暗贵公子实在是没那个兴趣在这个时间点上跑去帝国公干,可是想写信拒绝的盖乌斯刚刚放下信封,目光就定在了眼前仿佛永远批不完的文书上。
  如果我去帝国了,这些破玩意儿是不是就用不着我来处理了?一个看似荒谬实则合理的念头在他大脑中浮现。
  至于去帝国“支持叛军”,反正帝国那边乱得很,自己不说暗影刺客不提谁知道他在帝国做什么?而且帝国那边的骑士小说貌似写得也挺不错的,他曾经看过几本从地下渠道进口的帝国文学作品,虽说情节过于血腥直白,偶尔换换口味倒也不错。
  你没看错,这位小说发烧友为了能流畅阅读走势进来的帝国小说曾经专门修习过帝国语而且水平相当不错,也就是东方七国的商队没想过把本国小说出口到王国来,不然他连大陆上公认最为复杂的大洪语都能学会。
  “布鲁图斯!”这个念头一经诞生就如同开春的野草般在盖乌斯心头疯长怎么也压制不住,在有可能的人身安全和可以确定的清闲生活之间,天平最终倒向了后者。
  这世上是真有人能懒到为了偷懒冒生命危险的,当然这个生命危险不能超过他的恐惧阈值。
  “大公子,您有何吩咐?”正在盖乌斯办公室里帮着批复一些次级文书的布鲁图斯急忙抬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去帝国走一趟,谁最适合承接我现在的位置?”好在盖乌斯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哪怕他当上这个义军领袖是阴差阳错还心不甘情不愿的,至少在卸任之前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给此岗位找个合适的接班人。
  “额,二公子?”布鲁图斯迅速思考了一下这个突兀非常的问题,然后给出个不怎么令他自己满意的答案。
  其实最合适的人选不是别人正是他布鲁图斯,毕竟在这个领袖只能当个人性盖戳机的组织里面绝大部分具体事务都是他来负责完善计划和监督执行,如果盖乌斯是位议会制总统,布鲁图斯就是这个国家的总理。
  问题在于布鲁图斯的本职是盖乌斯的近卫骑士,盖乌斯走哪儿他就得跟到哪儿,自然不可能盖乌斯跑去帝国偷闲他还留在北方义军这边做事。
  “让老二来是不是不太稳妥?”听说要让哈德良接替自己盖乌斯有点不满意,倒不是他这个弟弟能力不行,而是哈德良此人太喜欢搞事情了,如果没有自己看着鬼知道他能干出什么来?
  “那就让莉莉姆小姐和几位刺客导师帮忙看着点?好歹二公子也是暗夜教会的一份子,他们说话应该比较管用,几位导师做事也相当稳妥。”布鲁图斯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大哥在外面忙管不住调皮的弟弟,那就让未来嫂子去管呗。
  虽说这位未来嫂子貌似也不怎么靠谱,好歹人家的娘家靠谱啊!
  “这、也行?”盖乌斯眨巴眨巴眼睛,忽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