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十方乱世,人间武圣!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你的心,太乱了! 4000字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你的心,太乱了! 4000字


  监天殿间,陈休似有所感,遥望着远方,饶有深意般轻声道:“终于,现身了!”
  易青羊心神一凝,颇为紧张地道:“天尊,隐匿于此世的幕后执掌,祂们出现了?”
  “不是祂们,而是更重要的存在。”陈休的嘴角掠起一抹幽深的笑容,缓缓道:“比如,此方天地的真正主人!”
  真正,主人?
  易青羊的瞳孔陡然一颤。
  布局于此世,缔造那浩瀚光明壁的无上存在!
  祂,居然现身了?
  这位古老的存在,终于愿意现身人间了吗?
  萧龙象的神情无比凝重。
  这位白衣中年给的压迫感,绝然凌驾于那位【邪君】应天之上!
  气机交锋之间,他已然落于下风!
  中年缓缓站起,他的身材无比魁梧,恍若天柱神岳。
  那双闭合的眼眸缓缓睁开,无比清澈的眼眸仿佛足以看清世间的一切。
  在他的眼中,萧龙象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剑九,也看到了此间的芸芸众生!
  纵然是最清澈明镜的江水,都无有如此的明晰。
  “让我看看吧,你的实力。你能够得到祂的认可,想必也有所过人之处!”
  中年缓声开口,他于拐杖之中缓缓抽出了长剑。
  动作沉稳而干练,无有分毫的多余。
  无比随意的的动作之间,是无懈可击般的纯粹干练!
  仿佛一切的行动都经历过千锤百炼,沉稳到让感到可怕。
  此刻,萧龙象的眸中不仅是凝重,更是多了几分惊悚和忌惮。
  这一位,绝对是此生至今,面对的最强者!
  他的一举一动,都仿佛契合法理,动静之间蕴藏着极致和纯粹,仿佛天道的化身!
  哪怕是曾经拜见过的国师,和他都存在着境界上的差距!
  那是无法言语描绘的天差地别!
  “他到底是谁?”
  萧龙象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的精气神意凝结,保守的心灵的空明,以稳住激荡不安的情绪。
  若非无有感受到这位中年的杀意,他已然将《先天乾坤功》的五绝神通尽数施展,以寻觅逃脱之机。
  纵然如此,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毕竟,这般境界的绝世强者,想要收敛心中的杀念,不过是弹指之事。
  “呼——”
  萧龙象艰难吐息,神情肃穆。
  他化拳为掌,借此之机,收于内侧的拇指轻轻变幻,示意剑九先行遁去,寻觅救兵!
  面对如此境界的强敌,纵然是自己和联手,几乎也少有胜算。
  倒不如让剑九去请求支援!
  此间是为皇城之外,重兵镇守之所!
  倘若请得援助,或许还能多几分胜算。
  剑九却是微微抿嘴,眸间似有不解之意,缓声道:“萧兄,你这是在做什么?”
  萧龙象的瞳孔陡然一缩,莫名的不安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寒声开口,咬牙道:“你,你看不到他?”
  言语之间,萧龙象颇为仓皇地抬起手,话语间多了几分不安,遥指那桥梁之上。
  “唯有古桥一方,空荡而无一物。萧兄,你这是怎么了?”
  剑九眉头紧锁,他也意识到了萧龙象的不对劲,话语间多了几分凝重。
  “你,当真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萧龙象神色阴晴不定,眸间有着诸多忌惮闪烁,“那道白衣身影!”
  剑九缓缓摇头,眸光幽深,“萧兄,我十分确定,此间唯有你一人。”
  呼——
  萧龙象缓缓呼气。
  他的神情已然阴沉凝重到了极致,眸子掠过缓缓拔剑的中年,五指握拳,足踏八卦之势,紫色的雷光萦绕于周身,冷声道:“既然如此,那就赐教了!”
  中年缓步上前,神情淡漠而超然,手中的长剑随意掠过虚空,似是让天地变色。
  看似只是路边铁匠铺五两银子的寻常白铁之剑,此刻在中年的手中,却是宛若绝世神兵。
  他缓缓抬手,手中的白铁剑无比随意地斩出。
  招式看似简单,却仿佛在无休止地变幻!
  每一分吐息之间,剑势皆于此前截然不同!
  一刹而万变!
  噗嗤!
  淡淡的血迹洒落于地。
  萧龙象化身残影,如漆黑闪电般后退了十余步,将距离彻底拉开。
  他轻声喘息着,面色略有几分苍白。
  此刻,他的左侧衣衫被斩开,巨大而狰狞的血红伤口清晰无比。
  这一剑斩开了罡气,洞穿了守护,如电光般斩落于他的体魄之上。
  “好生诡异的剑法,以我的神瞳都无法彻底洞察。”
  萧龙象的眸间有着光影闪烁,目光狠辣而狰狞,喃喃道:“即使是拥有神瞳的我,也只能于剑风之中勉强捕捉他的剑势!他的剑,实在太快,瞬息之间近乎千万变!如今的我,不可能跟上他的剑法变幻,故此,我不能选择防守之路!我必须进攻,以我之攻势,破灭他的剑势!”
  轰!
  大地破碎,萧龙象的身影如利箭般冲出。
  这一刻的他,似是彻底化为了洪水浪潮。
  “水兮滔天!”
  萧龙象足踏泽位,呼啸而出。
  这一刻,他体内的罡气和吸纳的天地之气,以及此间横贯城市的江河之水共同涌动,化为一道呼啸的水之巨龙!
  巨龙涌动,似是滔天巨浪降临,汹涌澎湃!
  偌大的街道,都于此刻摇摇欲坠!
  巨龙落下,狂暴的水之气息铺天盖地般落下,古老而斑驳的石桥于浪潮中轰然破灭!
  嗡——
  颤动之声悄然响起,萧龙象的神色陡然变幻。
  躲闪不及之间,他被一抹寒光径直洞穿了手臂!
  淡漠的话语悠然响起,依旧是那番波澜不惊:
  “无论是以武入道,还是由道入武,武道之学,终究以‘我’为主,而非以功法为本。现在的你,过分拘泥于所行之法。你的一切,都是别人传授的,缺少自我的领悟和发现!”
  萧龙象微微咬牙,冷笑着道:“等你彻底打赢我,再行教诲不迟!胜败之数,犹未可知!”
  言语之间,他的攻势越发凶猛,拳威更胜过此前。
  每一拳挥出之际,皆是有着罡气凝合于掌心!
  随着雷鸣般的拳击轰出,凝结于掌心的罡气已然无比强大!
  恐怖的气浪似是连环的浪潮,一浪胜过一浪!
  然而,纵使他的攻势如暴雨般密集,依旧无有碰到中年分毫!
  看似无有防备,破绽百出,却是无法命中!
  萧龙象只觉得,对方的破绽似是在周身游离,变幻不绝,始终无法彻底捕捉!
  他咬紧牙关,于狂暴攻势之中思索对方的招式,分析他的步伐,预判他的行动。
  找到了!
  萧龙象的眸间陡然一亮。
  他一步踏出,五指成正拳,直面击出,落在了中年的左侧三寸处!
  砰!
  掌心凝结许久的气劲彻底迸发,中年的身影陡然凝滞。
  萧龙象的眸间有着狠意浮现:“终于,被我找到你的破绽了.”
  凝滞的身影陡然消散,化为无尽的气刃呼啸而出,萧龙象的视野被在此刻被彻底遮掩!
  这居然是近乎于真实的虚影!
  这时,他的身后有着阴阳二气变幻,庞大的漩涡诞生,飓风呼啸,似是有着千军万马之力迸发。
  纵然以萧龙象如今的神力,都无法挣脱。
  这,居然是陷阱?
  真正的破绽,唯一的破绽,居然是隐匿杀机的陷阱!
  萧龙象面色阴沉,运转身法,艰难闪避。
  挣脱束缚的那一瞬间,一抹剑芒在他的眸间闪烁。
  他的眉心一抹汗珠滴落。
  居然,又是陷阱?
  思绪流转之间,萧龙象陡然吞吐天地之息,猛地厉吼而出!
  吼!
  如雷鸣的吼声响彻,音浪化为飓风,将那白铁剑彻底击碎!
  借助音浪之力,萧龙象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挣脱了剑围。
  他的眼神阴晴不定,望着那道依旧淡漠的身影微微咬牙。
  无有神通,无有罡气,纯粹的剑法和身法,能够达到如此程度,实在让人恐怖。
  他已然手段尽除,却是依旧落于下风!
  “在战斗之中,能够有所变化悟,确实不赖。只是可惜.”
  中年很有礼节地捋起了长袖,淡声道:“小心了。”
  言语落下的瞬间,他的身影消散于虚空之中。
  什,什么?
  萧龙象只觉得一股劲风呼啸而至,眸间一片空荡!
  那道白衣身影,似是彻底消散于虚空之中,无声而无息!
  砰!!
  如山海般的力量迸发于体内,萧龙象只觉得咽喉一甜,身躯不受控制般跌落于尘埃之间。
  中年得势不饶人,脚步变幻,身影如电。
  拳头挥出的那一刻,诸多变化衍化。
  无穷的拳影仿佛于此刻构筑为了一张庞大的蜘蛛网,一层又一层。
  破绽之中蕴藏破绽,杀机之中隐匿杀机,让人眼花缭乱。
  萧龙象艰难地防御,不敢贸然出手。
  在他的眼中,这一套拳法堪称混乱,破绽百出。
  但,他十分担心再度坠入陷阱之中。
  然后,如此防御之中,萧龙象察觉到自己的一切节奏,似乎都在按着中年的拳风变幻。
  对方的拳风强势,自己便是选择更为厚重的守势;
  对方的拳风轻盈,自己便是边防守,边尝试着进攻!
  一切,看似是自己在尝试破局,实则已然坠入对方的包围网中,彻底沦陷!
  “砰!”
  又是一记拳风炸裂。
  萧龙象艰难后退,半跪于地。
  他的身影在摇晃,五脏六腑之间游荡的气劲,让他口中鲜血无休止地滴落。
  “无论招式如何变幻,无论对手如何变幻,你都需要立足于自身。”
  中年负手而立,“我的拳头,你能够挡住几下,已然证明你的武道境界足以凌驾于此世凡尘之上。以你的年纪而言,足以自傲!”
  “只不过,你的心,太乱了。你的心中,充斥着杂念,充斥着混乱和欲望!你的武道,似是纯粹的工具,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的古板,缺少自我的领悟和感知,甚至不知变通为何物!”
  淡漠而清寒的话语悄然响起,恍若雷鸣!
  萧龙象浑身一颤,他喃喃道:“我的内心,太乱了!”
  是啊,确实太乱了!
  为了追逐无上的霸业,为了得到前辈的认可,为了成为在上的帝王,自己似是已然陷入了名利之中。
  甚至,忘却了最初的理想。
  在前辈醍醐灌顶传功之后,更是彻底放弃了修行!
  对于功法的领悟,招式的见解,也是纯粹依照典籍而至!
  中年淡漠道:“武道之路,无外乎两个方向。其一是由繁入简,其二则是又简入繁!前者,讲究的是以沧海万法为养料,领悟武道的真意,并将之蕴藏于一招一式之间!看似是平凡的招式,却是无可阻挡!后者,则是衍化万法,穷尽周天之变化,一招悟出百招来,能够百变神通,自由应对!”
  “此二者,便是武道之至理!相辅相成,彼此融合!”
  “你觉得,现在的你,达到了哪一步?”
  我,达到了哪一步?
  萧龙象轻声呢喃,缓缓道:“我哪一步都没有达到。我过于依赖前辈的传法,对于功法的理解,也是源于典籍之上的剖析!我现在走的武道,是他人总结的道路,而非是我自己的道路。”
  话语说出,只觉得混乱而浮躁的内心,陡然归于宁静!
  仿佛有着潺潺的流水流淌于心中,安抚了他内心深处的躁动。
  萧龙象抱拳躬身,行了一礼,沉声开口道:“晚辈于此,多谢前辈指点。”
  “无须在意。我也是看你天资聪慧,颇为惜才,故此点拨罢了。”中年的眸间多了几分幽深,“更何况,你是祂钦点的存在!”
  祂?
  萧龙象注意到,中年用的是“祂”!
  那是对于古老神祇的尊称!
  “前辈,那武道的更高层次,又是什么呢?”
  萧龙象连忙问道。
  中年呵呵一笑,缓缓道:“忘却典籍,感应天地吧。武道至高,即为仙位!登仙之际,超凡入圣!彼时,你将代表天地间的法理,你需要炼化和学习的,也不再是典籍,而是偌大的天地宇宙。”
  言语之间,他的眸子看向了正前方,似有凝重。
  萧龙象缓缓回首,映入眼帘的身影,让他微微一怔!
  前辈!
  或者说是师尊!
  “没想到,你居然会为凡人讲法,真是稀奇。”陈休淡笑着开口,神情平静:“我现在,该称呼你为什么呢?”
  “还是那个古老的名字吗?”
  “谛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