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十方乱世,人间武圣!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惊龙入皇城! 4000字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惊龙入皇城! 4000字

.com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天尊,他们已然行过了荒山,即将达到洛水。我,需不需要派人接应?”易青羊的话语之间,又是期待,又是不安!
  期待的是,一切正如天尊所言般发展,都在祂的掌握之中。
  隐匿于黑暗之中的昔日神明,或许无计可施,被迫真身降世。
  不安的是,真正的考验,即将来临。
  那是夜影阁的王牌,也是江湖之上顶尖的存在——四大妖君!
  堪比大齐五方道主的一品高手。
  “放心吧。这一局天下之棋,真正的对弈者,是我和隐匿于黑幕之下的那几位大能者。我怎么可能允许凡间那几个小卒子乱我之局?”陈休淡笑着开口,五指间的一枚白子径直落下。
  砰!
  白子落棋盘,易青羊的眸子陡然一颤。
  大龙已屠,气已然尽,白子谋弈已成,黑子落败已成残局。
  洛水,这是皇城赖以生存的浩瀚长河。
  水波激荡三千里,帆舟重影,江客无尽,无比热闹,无比繁华。
  此刻,萧龙象一行人正屹立在洛水河畔,远望对岸那鳞次栉比的坊市,以及那渺远处的高大城门。
  于古庙之中而出,行过百里,终于到达这里。
  此间,是皇城之前的最后一站。
  “百年不曾踏足,古地依旧如此繁华。易青羊那家伙,倒也有些手段,不曾负了先皇的期待。”陆仙凝望着远处的浩瀚城市,忍不住开口。
  话语之间,半是感慨,半是叹息
  “只可惜,如此的繁华盛景,也不是虚妄之物。”龙虎道长负手而立,轻声感慨:“看似祥和的太平之下,实则妖邪无尽,邪祟诸多。”
  他的眸子掠过萧龙象,长叹一声,缓缓道:“萧兄弟,此番之行,多亏你的鼎力相助。天下武者,皆是畏惧此间妖邪阴诡,忌惮那为虎作伥的夜影阁。惟有你,是真正的英雄,义字当先,一路护送陆仙前辈至此。贫道一介布衣山人,虽无法代替天下百姓,但也能代我道门弟子,向你表示真挚的邪意。”
  陆仙也是轻轻颔首,沉声道:“自古英雄出少年,萧兄弟的恩德,陆某一定铭记于心中。还望日后,能有报答之处!”
  呼——
  萧龙象缓缓吐息,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和疯狂,故作平静淡然道:“萧某行动,一则是为天下公义,期待陆仙前辈能够行救世之举,护法此世于阴邪之间,追魔扫秽,荡平阴鬼;二则是为了让老师能够承认我这个弟子。”
  他表现的无比冷静和清晰。
  实则,萧龙象的心中已然为激动所充斥:“终于,终于得到了陆仙的认可和报恩之说。他是当世的儒家圣人,无论是在朝廷之上,还是在江湖之中,都有着诸多的名望和势力。彼时,只要他能够开口,纵然是那位大齐国师,也挡不住我的帝王之路。”
  陆仙无比郑重地道:“驱逐天地阴霾,荡平此间阴邪,是乃陆某平生之志。待到尘埃落地之时,陆某定竭力以报今日之恩!”
  他回望皇城,心中既有豪情,又有不安和压力。
  这时,有着呼喊声响起。
  江中有着楼船缓缓而至,正是消失许久的陆渊。
  “你怎么在这里?”
  摩柯的话语微寒,手中的寒刃陡然出鞘,剑芒闪烁!
  “诸位好汉,我确实是陆渊!重伤之后,我准备回去的,但在路上思索许久,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一则,我不知道该如何面见家乡父老,毕竟,随我出行的家族后生都已然逝去,我孤身回归,不知如何开口;二则,我实在不放心老爷您孤身入皇城。所以,我雇了艘江船于此终日守候!老爷您吉人天相,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成功到达这里的。”他的话语显得颇为激动。
  龙虎道长的眼眸微眯,似有几分审查之意。
  萧龙象则是淡淡道:“上船吧,他的气息一如当初,无有阴邪之息。我可以确定,他是真实的陆渊,非是外道显化。”
  踏上过江之船后,陆仙就显得默默无闻了许多,他的双眸安静凝视着那涌动的江水。
  “荒山孤岭,那是法外之地,邪道纵横自如。但这里是皇城之前,是天子脚下,我就不信他们还有那么大的胆子!”陆渊的话语间有着几分狠意。
  “行过洛水,抵达对岸,便是能够找到驿站。那时,便可以请求朝廷禁卫军的守护。如此,我们的压力也就可以小很多。”龙虎道长缓声道。
  “皇城之地,上一次到访,还是五十年之前。”摩柯轻声感慨。
  龙虎道长嘿嘿一笑,怪声道:“没想到,你这老家伙居然这般多愁善感。贫道对于这里,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只是分外想念皇城的千年酒!那是当世第一的美酒,光是想到,便让人垂涎三尺,流连忘返。”
  萧龙象屹立于船楼之上,神情淡漠,看似是在悠然享受清风的吹拂,实则却是在感知四方,提防暗箭!
  此间是为皇城之外,更为繁华和广袤,持刀佩剑的江湖好汉也少了很多,看似危机减少,但在萧龙象的眼中,却是杀机更甚,危机更浓。
  江畔的人潮之中,多了很多漫步于两岸杨柳之下的士子淑女;
  两侧的商铺之间,多了一众行走四方,议价谈判的商贸;
  威严的城门之下,多了上千戒备森严,持刀架鹰的铁剑军团。
  人数之众,更是远胜彼时的靖海城。
  这时,一艘轻歌曼舞,胭脂水粉弥散的花船沿河而下,于五人侧畔的渡船前缓缓驶过。
  淡淡的阴影洒落,天穹似是黯淡了几分。
  萧龙象的眸子陡然变幻,厉声道:“小心!!”
  瞬息之间,一道幽暗的身影如利箭般洞穿了虚空,似是漆黑的闪电,唯有残影弥存。
  他的身影似是和天地完美融合,那涌动的江水,盘桓于江面之上的鸥鹭,缓缓下行的楼船,似是于此刻皆是和他融为一体,恍若苍天坠落,十方神山崩塌。
  无穷无尽的威势席卷而至!
  此时此刻,萧龙象只觉得天地仿佛皆被镇压,自己仿佛臣服于苍天之下的蝼蚁。
  “不仅是镇压肉身,还拥有震慑元神的力量吗?”
  萧龙象的眸间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元神和肉眼,同时受到压迫。
  这是无法言语的特殊感受。
  此刻,萧龙象甚至有种孤身挑战天地,决战苍穹之感。
  每一缕的气机,都在此刻似是凝滞。
  “死!”
  淡漠之语响起,来袭之人一拳轰落。
  拳出的那一刻,似是吞噬了虚空,占据了天地,恍如坠落的陨星,拥有极致的压迫感!
  此时,拳头似是化为了苍穹!
  “这一拳,已然触及天地间的无上之境。”
  唯有此刻正面交锋之间的萧龙象,才能够真切地感受这一拳的恐怖!
  仿佛,是以人之力代替苍天之力!
  “既然如此,那我也借用天地之力!”
  萧龙象的眸间有着发狠之意,厉声道:“先天乾坤功,第七式,天惊地动!!”
  他陡然吞吐天地之息,似是神鲸吞吐一般,无尽的天地之息涌入他的体内。
  此刻,有着呼啸之声响彻天地。
  萧龙象的眸间,似是有着五方神山浮现,恍若自身于九天之上
  “化天地即为丹田,化我身为自然!此即为天惊地动第四式,山兮鬼神惊!!”
  他厉声开口,双眸之间,有着万仞山岳拔地而起,巍峨雄浑!
  几乎同时,萧龙象足踏艮卦,似是化身为山!
  “尔之神拳借苍穹之力,那我便是以大地五岳之力抗衡!!”
  萧龙象轻声自言,浑身的罡气,似是与大地山脉,融为一体!!
  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于此刻似是融于他的体内。
  天穹之上,有着亿万道气息,汇聚于他的掌心之间。
  轰!
  两股恐怖的气息碰撞在了一起。
  无尽的浪潮涌动,巨大的气浪漩涡凝结于江河之上。
  诸多的楼船于这庞大的力量之间,分崩离析!
  这时,袭击者双拳变幻,连环出击!
  每一拳降临,都似是一方陨星坠落!
  萧龙象的眸间有着鲜红溢出,嘴唇紧咬!
  他清晰无比地感受到,那一重一重如浪潮般席卷的攻击正蚕食着他的五脏六腑!
  每一拳的方位,时机,力量,都是堪称完美。
  “该死!”
  萧龙象的口中鲜血四溢,七窍皆是泛红。
  在那乱潮般的拳风之中,他完全无法反抗。
  这时,一抹光辉绽放。
  极致的纯粹和明亮,蕴含无上的开天之意!
  “滚!”
  淡漠之语悄然响起,恍若九天神雷!
  那无穷无尽的拳风陡然凝滞!
  对方一怔,似是受到了波及,于虚空之中纵身跃起,如泥牛入海,瞬间不见踪影!
  “呼呼呼呼——”
  萧龙象单膝跪地,挣扎着抬起头。
  此刻,他们的楼船才刚刚于花船旁行过!
  阴阳消散,阳光再度洒落,明媚而灿烂。
  此前那窒息而绝望的厮杀,仿佛是梦魇一般。
  “这,这是梦?”
  萧龙象呢喃之间,他看到了花船的栏杆处,有着一位宽袍长袖的中年正凝视着自己。
  他的嘴角,有着淡淡殷红滑落。
  两者目光交汇,似是有着电光闪烁。
  萧龙象捂住嘴巴,轻咳了一声,诸多的暗红于指尖流淌而下。
  淤积于体内的伤势在这一刻迸发,即使是他,都有些无法抵御!
  “你,怎么了?”
  哪怕是摩柯,都似是才察觉到一般,急忙开口。
  萧龙象挣扎着抬手,遥指花船,沉声道:“那一位,是谁?”
  龙虎道长和摩柯昂首望去,皆是神情变幻,无比惊慌地道:“【邪君】应天,他怎么会在这里?”
  邪君,应天?
  “倘若,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是江湖上的四君之首,也是凌驾于妖君等之上的存在吧?这样的家伙,都被夜影阁请动了?”
  萧龙象艰难开口。
  “既然邪君会出现在这里,说明夜影阁的布局已然至此。”
  剑九执剑在手,环视私房,颇为凝重地道:“或许,此番踏入皇城的道路,也不会太平。”
  “你的老师,当真厉害!仅仅一缕残留于你体内的真意,便能将我伤到这般地步,着实让人震撼呢!”
  此时,悠然之语忽然响起,回荡于偌大的江河之上。
  无论是龙虎道长,还是摩柯,甚至是诸位隐匿于附近的江湖中人,皆是神情变幻。
  老师?
  这位萧兄弟的老师,居然仅仅凭借弥留于他体内的一缕真气,便是重创了邪君?
  怎么可能?
  这可是江湖四君之首,早就踏入一品,甚至有可能踏入神境的邪君!
  居然会被一缕真气所伤?
  这小子的师尊,究竟是什么人?
  这一刻,在场之人皆是神情莫测。
  诸多心怀叵测之辈,此刻也是若有止步,不敢轻举妄动。
  渡船缓缓航行,成功抵达了码头。
  在陆渊的提前安排之前,六人乘坐马车到达了驿站。
  因为国师的安排和通知,驿站早就做好了准备。
  一万的铁骑已然待命,只等天明之时,便是护送陆仙等人入皇城!
  “呼——”
  驿站之中,萧龙象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终于,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他的眸子掠过门外,内三层外三层,皆是为铁骑镇守,戒备无比森严。
  此刻,皇城之中,一座典雅的府邸深处。
  一位衣着华丽的老者略显愕然地看着面前之人:“怎么可能?陆仙居然还活着,更是明日就将入皇城?”
  “老爷一定恕罪!属下实在没想到,陆仙的身边不仅是龙虎道长和【天剑】摩柯这样的老江湖,更有收降的剑九这样二品绝巅高手。以及,那一位远在我们谋略之外,还在剑九之上的存在!”他面前之人艰难半跪着,额头冷汗泌出。
  “是哪位高手?不是说那位【邪君】也亲自出手了吗?这都没有拿下?”老者眼眸微眯,寒声开口。
  半跪之人陡然摇了摇头:“在江河之上,邪君和那人有过短暂交锋,落败于那人老师弥留的一抹真气!”
  “什么?弥留的一抹真气,便足以击败邪君?”老者彻底震撼了。
  “他的老师是谁?”
  “国师,还是如今传说中的那位?”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