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修复师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冲出地面

第五百九十五章 冲出地面

【www..cc】,
  
      
  
      这记忆水晶,赫然是苏小凡之前在葬仙深渊前方,故意录下来的,尤其是,自己被最后一个赶到的家族,强行赶下祭坛的画面!
  
      画面在苏小凡的控制之下,快步播放!
  
      这就如同,在地球上,手机录像功能一般!
  
      记忆水晶在播放到,一个个沙土人,陡然诡异出现,一个个绝杀的禁术,疯狂在一尊尊冥河红尸青年身后爆发之时,在通道尽头,看到这一幕的很多人,脸色赫然已经是一变在变!
  
      也有几个人,在这一刻,突然听到苏小凡喊出的炸裂一般的消息,以及眼前的画面,还没有回过神!
  
      “不可能1
  
      “禁忌沙漠之中的人?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行动?他们疯了吗?他们竟然敢杀我们的人,他们竟然敢米谋求抢夺冥主大脑?”
  
      “真是的是禁忌沙漠的人,他们还真动用了一些专门针对我们的死亡秘术?阿波尔直接被斩杀了?卢克,也被直接一刀割断了喉咙?”
  
      通道尽头,那十几个人,有人在看到画面的瞬间,身上的气息都忍不住爆发!
  
      他们眼神之中的怒意和杀机,也在第一时间,直接爆发到了一个恐怖的极致!
  
      原本带头的那个中年人,布莱克,身上一股巫皇级别的气息,也幽然爆发了,他眼神之中,一股狂暴的杀机,也在这一刻,爆发到了一个恐怖的极致。
  
      他身上,有诡异的纹路,和身后虚空之中的异象,都幽然乍现!
  
      站在最前方的,那个老者,看到眼前这一幕,他的眼睛,都不由很很恐怖暴动了一下。
  
      不过!
  
      他似乎是在刻意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气息波动和威压,他在看到苏小凡用记忆水晶,录制的东西后,他的手直接朝着苏小凡抓落了一下。
  
      随着他隔空抓落,苏小凡感觉自己手中的记忆水晶球一空,下一刻,俺记忆水晶球,直接就落到了那个老者的手中。
  
      “老祖,记忆水晶的画面是,是真的吗?”
  
      “禁忌沙漠的人,真敢……”
  
      那个老者身后,有一个青年人见状,直接忍不住爆发开口,那个青年开口,他身上的威压,隐约之间,也爆发到了巫皇的境界!
  
      冥河一族的人,仅仅只是从容貌,是看不出人的年龄的人。
  
      那看似是青年人的存在,随着身上气息爆发,苏小凡甚至感觉,他有可能已经活了几千岁!
  
      “记忆水晶,是真的1
  
      “禁忌沙土人……胡卡,你立刻动用超远距离传音帝纹,给总部通信,告诉总部,神魔坟场异变,禁忌沙土人出手1
  
      “布莱克,你立刻通知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和隐藏强者,让他们全部出手,不用再隐藏了,禁忌沙漠的人,应该不太可能,靠着自己的能力,到达这里。
  
      他们极有可能,是劫持了我们十六尊祭坛之中的一尊。
  
      让所有人立刻守在各个祭坛周围,但凡遇到禁忌沙漠的人,立刻灭杀,记住,一个都不要放过!
  
      冥主大脑,极有可能,会被禁忌沙漠之中的人抢走,宁可全部错杀,不能放过一个1
  
      “阿尔巴,你立刻用秘术,进入葬仙之地之中支援,同时用秘术,让其他十五个家族的年轻一代,全部不惜代价,进入葬仙之地,全力支援!
  
      冥主大脑,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
  
      禁忌沙漠,他们真的想要,全面开战么?”
  
      站在最前方的那个老者,看着手中的记忆水晶,他一个命令接着一个命令快速下达,他身上的气息没有流露,可他身上的杀机,却越来越浓!
  
      他身上的杀机,像是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麻脸青年,站在苏小凡身后,他朝着那老者看了一眼,他都感觉到了一种颤栗的感觉!
  
      而洞口之中的另外十几尊冥河红尸强者,眼神之中的震撼和震怒,也在这短短的一两秒的时间,同样也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疯狂程度!
  
      有几尊强者,在极度的震怒之中,眼神之中,甚至还流露出了一抹恐惧!
  
      那可是冥主大脑!
  
      一旦冥主大脑,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他们都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后果!
  
      冥主大脑,无论是他在冥河红尸一族之中的地位,还是它逆天恐怖的功能,都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的!
  
      他们甚至,能因为冥河之主的大脑,真的与禁忌沙漠发动一场生死战争!
  
      “啪1
  
      那个老者所有的命令下达,下一刻,他竟然不顾葬仙之地,金仙之前的存在进入,随时会死亡的风险,他一步直接踏入了葬仙之地。
  
      随后,他收敛着所有气息,直接就朝着,葬仙禁区深处,冲了进去!
  
      洞口入口处,那几个接到老者命令的人,在第一时间,已经立刻开始了行动,也有几个人,在一片震怒之中,守住了洞口。
  
      苏小凡眼神里,依旧像是充满了惊慌,之后,苏小凡看了一眼洞口的情况,苏小凡带着麻脸青年和阿洛伊,直接快步朝着洞口里走去。
  
      “等一下,白脸,为什么其他人死这么多,伱怎么还没有死?”
  
      “那些禁忌沙漠的人,为什么没有杀你,反而是让你活着回来了1
  
      就在苏小凡见很多冥河红尸的人,几乎无视自己,自己进入这洞穴的时候,守在洞穴里的,那个看起来像是青年人,实际上身上气息极为恐怖和苍老的那个青年,目光忽然朝着苏小凡看了过去。
  
      “我,我是被挤下去的。”
  
      “视频前面有,我原本是想强者献祭我的血脉之力,用来唤醒冥主大脑,但是,我原本所在的那个祭坛,被抢走了!
  
      他们说,我们莱恩家族的人,不配唤醒冥主大人的大脑!
  
      而那些沙土人,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对祭坛上的人进行屠杀,我在下面,反而没有人注意。
  
      我想着,我要汇报情报,于是,我就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沿着来时的路,朝着后方跑……”
  
      苏小凡早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苏小凡开口,眼神恐惧,身体颤栗,同时,苏小凡表面上还像是在强行保持冷静,开口又像是在拼命辩解。
  
      一眼看去,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丧家之犬一般!
  
      “废物1
  
      “你真正的目的,是想要通报消息吗?你这是贪生怕死!你们莱恩家族的人,是什么东西,我难道还不清楚么1
  
      “滚吧,哥巴尔,你带两个人和这个废物一起,去守他那个传送祭坛,另外,通知祭坛上的莱恩,让他加强警惕!
  
      如果他们那边出现了什么意外,他就不用活着再回总部了1
  
      那个青年看着苏小凡,在震怒之中,一片鄙夷!
  
      他似乎与莱恩家族,有过一些恩怨,他在开口说这些话的时候,苏小凡明显能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一抹真正的恐怖杀机!
  
      在这种时刻,他竟然还想针对苏小凡一下!
  
      “等一下1
  
      那个青年带着怒意和杀机的问话说完,不等苏小凡松一口气,后方那个已经朝着前方走了大约四百米的老者,脚步竟也停顿了一些。
  
      他的目光,也骤然落在了苏小凡的身上。
  
      苏小凡听到那老者的声音,身体立刻紧绷,苏小凡也在第一时间,立刻转了转头。
  
      同时,苏小凡的意识,甚至都直接沉浸在了,神祗符文之中!
  
      “镇上的那一口棺材,你们回来的时候,有什么动静吗?”那个老者,强行压着身上滔天的杀机,快速问了一句。
  
      “没,没有1
  
      “棺材和扎纸人,还保持着原本的样子,他,他们没变1苏小凡结巴开口,苏小凡像是努力的让自己也表现出更多震怒,苏小凡像是在用这刻意爆发出的震怒,去掩饰恐惧!
  
      唰!
  
      那个老者在问了这一句之后,他似乎根本就没有很去在意苏小凡,他身体晃动了一下,下一刻,他的身体,则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而也就在此时,镇子上,原本苏小凡,卡博拉,安可皮斯等一众人战斗的地方,原本地面之上,流淌的殷红鲜血,则已经彻底消失。
  
      那刚刚能淹没脚踝的水,已经再度恢复了清澈与安静。
  
      就连地面上的尸体,也正在朝着地面上,诡异陷入,尸体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了水面之上。
  
      而在镇子上,那拦路的棺材前,那个原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扎纸人,则忽然动了一下。
  
      下一刻!
  
      它像是活过来了一半,它伸手抓住了,那棺材上绑着的麻绳,它拉着棺材,朝着前方毫无征兆的,走了过去。
  
      轰隆颅…
  
      哗啦啦……
  
      它往前走,棺材与地面摩擦和清澈的水面碰撞,发出了让人感觉非常不束缚的摩擦声,以及水面的冲击声!
  
      棺材划过,在棺材划过的后面,则出现了一道恐怖血痕!
  
      葬仙之地,边缘,一个地下通道入口的洞中。
  
      苏小凡没有理会那个强大冥河红尸青年的杀机,在回答完那老者的话之后,苏小凡就快速朝着,之前来的路,走了过去。
  
      在之前,从传送阵的位置,朝着这个方向来的时候,苏小凡是特意记过来时的路线的。
  
      这里地下的通道虽然复杂,但是对于苏小凡这个级别的修士,还是能准确记住走过的每一条路线的。
  
      “快点1
  
      “你们莱恩家族的人,都这么废物么,冥主大脑现在都陷入了恐怖危机,你还敢走这么慢吗?万一禁忌沙漠的人,是从你们莱恩家族的方向进行突破,那么,你们莱恩家族的所有人,都准备以死谢罪吧1
  
      那个强大冥河红尸一族的青年,派来的三个冥河红尸,也快步跟了上来。
  
      苏小凡眼神之中,并没有流露出什么不满和怒意。
  
      苏小凡在听到那三个人之中,带头的那个冥河红尸一族的人开口,只是表现的极为慌张,猛地加快了脚步。
  
      同时!
  
      苏小凡也在这快速的异动之中大致确定了这三个人的战力!
  
      这三个人之中,带头的这一尊冥河红尸,是一个中年模样的存在,他身上的气息,大概是在半步巫皇的境界。
  
      也就是,半步大罗金仙的境界。
  
      他应该已经卡在这个境界非常久了,苏小凡能感觉到,他身上有已经有一种腐朽的气息。
  
      这种气息,往往会在一些无法突破境界,寿元又即将快要耗尽的一些人身上出现,带头的,这个半步巫皇境界的人,应该就是属于这种。
  
      至于他身后的那两个人,一个大约是在金仙后期,另外一个则是在金仙中期。
  
      这三个人,如果一直跟着,那么他们三个就必须要死!
  
      苏小凡作为曾经大罗金仙级别的存在,对于这种半步大罗金仙的实力和战力,都非常了解,苏小凡有九成把握,在不动用神祗符文和青铜块的情况下,做到强行偷袭灭杀!
  
      冥河红尸一族,自己建造的古老祭坛,算算时间,大概会在十分钟之内启动一次!
  
      这一次,应该是冥河红尸一族,在一开始就设定好的。
  
      他们应该有能力,在这一次之后,再启动一次,不然的话,这里的冥河红尸,也不会守在通道之中,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
  
      亦或者是,去出口守着。
  
      冥主大脑,就在自己的身上!
  
      从刚刚的情况看,冥河一族的人,并未直接感觉到,那一颗逆天的冥主大脑,就在自己身上。
  
      这其中有可能有天元珠的功劳,也有可能有帝心古棺的功劳!
  
      冥主大脑的气息,算是勉强遮掩住了!
  
      在刚刚,自己其实是已经做好了,强行拼杀的准备的!
  
      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活着离开这里!
  
      如果不是自己身后的这三个人在,自己甚至想现在,就直接尝试融合一下,冥主大脑与妖帝心脏!
  
      这两个东西,倘若真能融合,苏小凡感觉自己的战力,将会有一种极度恐怖的提升!
  
      这可是真正大帝级别的东西!
  
      苏小凡都无法想象,一旦真正能融合,自己能从这两个东西之上,得到什么!
  
      “先上去灭杀然后再尝试融合1
  
      “那两个东西,倘若真的能融合,必然会引发极为恐怖的动静,上去之后,灭杀这三个冥河红尸,然后再在河底融合,正好也可以利用那一条河里的河水,去隔绝我身上的气息波动1
  
      苏小凡加快了速度!
  
      苏小凡心中的计划,也在快速形成。
  
      这个地下通道并不是很长,苏小凡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直到回到原本从上面下来的位置,倒也没有出现什么真正的意外。
  
      “冥主大脑,是什么样子的?”
  
      苏小凡的脚步停顿,在身后的那三个跟过来的冥河红尸之中,右后方的那个金仙初期的冥河红尸,此时则忽然问了一句。
  
      他一边开口,一边眼神之中,还流露出了一抹崇拜。
  
      仿佛!
  
      仅仅提到冥主这两个字,都能让一个普通的冥河红尸,顶礼膜拜!
  
      “你问他这个废物,他能知道么?他估计在看到冥主大脑的那一瞬间,他就直接跪下去了!你还不如,去看看记忆水晶。
  
      记忆水晶,虽然无法真正记忆,冥主尊上的大脑的真正画面,却能模糊的出现一个影子,他,敢直视冥主尊上的大脑么?”
  
      带头的那个冥河红尸,哥巴尔,身上的警惕这一路上,同样也没有放松。
  
      他虽然在嘲讽苏小凡,但是他的身体状态,显然也调整到了一个极致,他眼神之中的震撼和不可思议,在这一刻,都没有真正散去。
  
      冥主大脑,出现意外,这是他以前,绝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嘲讽苏小凡,很大程度上,而已只是为了缓解他自己的紧张和压力!
  
      冥主大脑要是真在这里消失,他感觉这里的很多人,当然也包括他自己都有可能要以死谢罪了!
  
      “也是,莱恩家族的人,是没有资格真正直视冥主大脑的1
  
      “他连上祭坛,用自己血脉,唤醒冥主大脑的机会都没有!他又怎么可能,近距离真正看到,冥主大脑的模样。
  
      传闻之中,冥主大脑,也是在一口白色的棺材之中封印着,他确实应该无法真正近距离看到。”
  
      那个金仙初期的修士,见哥巴尔震怒开口,他立刻点了点头。
  
      他在停下脚步之后,他也快速从自己身上,拿出了一件法器,他的神情也变得极速严肃起来。
  
      他其实一路上从坑洞的入口走到这里,他才堪堪回过神!
  
      他在刚刚巨大的震撼之中,他直到现在,才缓缓意识到,葬仙之地之中,发生事情的严重性!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忽然得知一件极为重大恐怖事情的时候,在第一时间,脑海里基本都是一片空白的,或者说,是处于一种特殊的亢奋之中。
  
      只有过了这一个时间点,一个人才能清晰的去分辨,这一件事情,究竟有多大!
  
      苏小凡在传送阵下方,短暂停留。
  
      于此同时,与萨满帝国西北部接壤的神魔坟场边缘,沼泽地深处!
  
      “轰1
  
      “你说什么,冥主尊上的大脑,有可能丢了,冥主尊上的大脑,有可能被禁忌沙漠之中的人,抢走了?”
  
      沼泽地底,一处庞大奢华的地下宫殿之中,青铜王座之上,有一尊身上盘着一条犹如黑龙一般诡异生物的冥河红尸,陡然起身!
  
      他开口,他身上瞬间就爆发出了一股让人骇然恐怖的气息。
  
      他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几乎都在恐怖碎裂,他眼神之中,一道杀机,像是要战灭漫天星河!
  
      他身上盘绕的那一尊犹如黑龙一般的生物,也在这一刻,猛地睁开了眼!
  
      “是1
  
      “刚刚从卡特帝国方向的神魔坟场传来消息,十六支阴养的家族,在取冥主大脑的时候,突然遭遇了禁忌沙漠里年轻一代强者的偷袭。
  
      我们一方,损失惨重。
  
      有五尊年轻一代的强者,已经确定当场死亡,冥主大脑,最初是由卡博拉带着,暗中离去,但是中途极有可能,是遭遇了禁忌沙漠一族的强行灭杀。
  
      现在,卡博拉的魂灯已经熄灭,卡博拉已经基本确定死亡。
  
      此外,与卡博拉一明一暗的暗子,魂灯几乎也随着卡博拉同时熄灭,他们甚至在最后一刻,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最后的信息。
  
      冥主大脑,也就从这里,彻底失联……”
  
      宫殿之上,王座之下,有一道穿着一身漆黑衣服,气息极度内敛的冥河红尸,赫然正在快速快报。
  
      嗡!
  
      可他不等他汇报结束,站在王座上的那个身材高大的冥河红尸却在第一时间,骤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大祭司在闭关修炼,这个消息,暂时不要告诉大祭司1
  
      那个站在王座上的男人消失,他在这一刻,仅仅只是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不过,他消失之时,庞大,古老,奢侈,几乎每一个位置,都刻画着古老恐怖阵纹的宫殿之中,杀机也像是爆发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程度。
  
      跪在地上的,那个半步仙魔骑士级别的存在,都感觉自己在刚刚那一瞬间,无法呼吸了!
  
      不过!
  
      他此时,显然并未去惊叹王座上那个男人的强大,他眼神之中,赫然也爆发着一股强烈到极致的恐怖震撼!
  
      冥主大脑!
  
      这几十万年前,他们冥河红尸一族,确实经历过很多事情,甚至,还一度成就过,萨满帝国的一尊白衣战神之名。
  
      但是,他作为这一代冥河之王的真正心腹,内心当然很清楚,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很重要,或者说,他们冥河红尸一族,真正的正统高层,根本就没有在意。
  
      萨满帝国那一尊白衣战神,崛起的年代,正好是他们冥河红尸一族,冥王和大祭司,同时消失,在布局一件恐怖大事的时候。
  
      这一个布局,就长达四百多年。
  
      在这一段时间,他们冥河红尸的内部,一度传言,他们冥河红尸的冥河之王与大祭司,都在一个古老的禁区死亡了。
  
      他们冥河红尸内部的几大顶级家族,在那一段时间,也出现了严重内乱。
  
      他们冥河红尸之中的,一些巅峰强者,在那个时候,为了防止被人类巅峰强者,以及禁忌沙漠的巅峰强者趁乱灭杀攻破,他们纷纷选择了隐世不出。
  
      也就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之下,有一部分冥河红尸却失控了一半,也开始对萨满帝国进行疯狂的劫掠和占领。
  
      萨满帝国的那一尊战神,也正是在这个时期,踩着他们无数冥河红尸人的鲜血,一战封神!
  
      “那些都不重要,如果冥主尊上的大脑,真的被禁忌沙漠抢走了,那么……那么……这一次,或许真要爆发死亡级别的战争了1那个全身一身黑袍,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的那个冥河红尸,一字一句开口。
  
      他显然知道更多,关于冥主大脑的一些秘密!
  
      ……
  
      于此同时,萨满帝国,教皇神殿之中。
  
      “冥主大脑?”
  
      “消息属实么?冥河红尸一脉,真的将冥主大脑,放在了葬仙之地三十万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葬仙之地当年诡异消失在了神魔坟场深处,与当年冥河红尸一脉的大祭司,也有很大关系而来么?”
  
      教皇神殿之中,萨满帝国的教皇,并不在神殿之中。
  
      此时!
  
      坐在左侧第一个,一把特殊长椅上的贵妇模样的人,幽然睁开了眼。
  
      她手中,赫然还抱着一个猫!
  
      她开口,他声音之中,像是充满了一种特殊的威压。
  
      这种威压似乎并不是很强大,可是,此时站在大殿中央,一个巫神三阶的大主教,在这一句话之下,额头上都沁出了一层豆点大小的冷汗。
  
      那个巫神三阶的大主教,眼神里似乎都爆发出了一抹更加浓郁的敬畏!
  
      “这个,现在还并不是很清楚1
  
      “三十万年前,冥河红尸一脉的大祭司,当年在进入了一次妖兽森林之后就消失了,之后,冥神大脑以及葬仙之地,也紧跟着消失。
  
      也就是那一年,黑暗帝国的一代绝世天骄,罗蒙一夜破四境,在凤凰山直接破入了巫神巅峰之境。
  
      他没有休息,在破镜之后,他以见指苍穹,他迈入进宇宙,想强行吸收宇宙之中的无尽能量,一气破开巫神巅峰的惊世极限。
  
      他想破开道的尽头。
  
      他在当时,吸引走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冥河红尸一脉的大祭司失踪,反而没有很多人去关注。
  
      我们现在,关于冥河红尸一脉大祭司,当年消失的资料,也并不是很多,现在,无法确定,当年关于冥河红尸一脉的大祭司,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现在,在神魔坟场深处,冥主大脑现身,禁忌沙漠的人抢夺,这个消息,则是真实的!
  
      冥河红尸一脉,阴养了十六只特殊血脉,这一点,确实也瞒过了几乎所有的人。
  
      只不过!
  
      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行动,他们也很清楚,一旦行动真正雷霆一般的开始,那么,关于他们的消息,就绝对不会再能隐藏祝
  
      现在,我们收到的消息,是从禁忌沙漠的方向,收集到的。
  
      并且,我也从冥河红尸一族安插的眼线口中,进行了进一步验证1
  
      那个巫神三阶的巨头,似乎猜到了那个抱着一只猫的贵妇,都想要问一些什么。
  
      他一口气,就把自己知道的,全部汇报了上去。
  
      “冥主大脑,葬仙之地,冥河一族三十万年前的大祭司,当年的绝代天骄,雷蒙,以及妖兽森林……”
  
      那个贵妇眼睛波动了一下,她身上似乎依旧没有很强的气息波动。
  
      她斜斜躺在了椅子上,轻纱遮掩不住她惊人完美的身躯,她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个巫神三阶级别的存在,站在庞大,富丽堂皇,几乎每一块地板,都刻画着古老神秘符文的大殿之中,他则更加紧张。
  
      他低着头,看着地面,他甚至都不敢直视那贵妇一眼。
  
      “通知教皇,我去一趟妖兽森林。”
  
      “三十万年前,妖族的那个老东西,与冥河一族的大祭司,黑海深处的那个东西,还有鬼原底部的那一个人之间,都有联系。
  
      这些老东西,我一直感觉,他们是在密谋着什么。
  
      冥主大脑,冥河大祭司,三十万年前,花费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甚至不惜请已经灭亡的曾经的奥克斯帝国的教皇帮助,才炼制成功了冥主大脑。
  
      他将冥主大脑,硬生生的打造成了一个单纯的推演的逆天帝兵级别的东西,他当年的图谋,或许并不比当年的绝代天骄罗蒙小!
  
      只是,他当年,究竟想要走怎样一条路,他的目的,最终是什么,却没有人真正看清。
  
      现在,或许也是时候弄清,那几个老东西,当年究竟想要干什么了1
  
      那个贵妇又在她手中的猫身上摸了一下,随后,她的身影,赫然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神母离,离殿?”
  
      那个巫神三阶级别的无上巨头,看着那贵妇在原地消失,他眼神之中,赫然再度爆发出了一抹震撼和惊惑!
  
      他很清楚,在外界,其他两大帝国和一些隐藏的无上顶级势力,有多想杀眼前这个贵妇!
  
      他更清楚,眼前这个贵妇,对于他们萨满帝国的教皇,有多重要!
  
      因为!
  
      这个贵妇修炼的一种特殊的道,是可以增强他们萨满帝国教皇,自身攻击力的极限的!
  
      比如,他们萨满帝国的教皇,全力出手一击,可以灭杀掉一尊巫神八阶的巅峰无上巨头,那么,有那个贵妇在,她可以让教皇的极限攻击,再增加百分之十,甚至百分之二十!
  
      有她在,他们萨满帝国的教皇,几乎就是在三大帝国之中,近乎是真正巅峰的惊世存在,她的价值,也是三大帝国,所有惊世巨头,都知道的。
  
      她在平日里,也几乎不会走出这一座宫殿。
  
      可现在,她仅仅只是听到了,自己回报的这个消息,她竟直接离开了这一座,她几乎已经一百多年,没有离开过的教堂宫殿?
  
      他不由呆滞,他眼神之中,在这一刻,甚至都出现而来一抹惶恐!
  
      如果那贵妇出去,真的出了一些什么事情,他恐怕会成为整个萨满帝国,最大的一个罪人!
  
      “教皇1
  
      “对,这件事情,要在第一时间,通知闭关的教皇……”
  
      那个巫神三阶的巨头,额头上冷汗滴落,他的身体在这一刻,赫然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
  
      外界情报汹涌,一些明里暗里的顶级势力,在此时也开始出现暗流涌动!
  
      有些情报,可以隐藏住数十万年!
  
      但是,一旦情报之中的人真正行动,那么,这情报又会在刹那之间快速传开!
  
      按照冥河红尸一族的设计,如果不是禁忌沙漠一族的人的捣乱,它们是完全有能力,在消息传出之前,无声之中取走冥主大脑的。
  
      毕竟!
  
      在进入坑洞之前,被阴养的人,都是不知道,自己最终的任务的!
  
      他们被阴养的地方,也都是与世隔绝的地方,或者说,他们被阴养的地方,根本就是三十万年前,冥河一族的大祭司,凭借着自己一己之力,在神魔坟场之中,开辟的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小世界!
  
      他们,平日里根本也接触不到外界的人!
  
      他们直到今天,才被真正唤醒!
  
      无尽隐藏,一朝出动,雷霆之行,这种隐匿到极致的计划,隐匿性确实增强了,但是,抵抗意外的能力,明显是弱了许多。
  
      至少,冥河一族的人,为了保持绝对的保密,并未在第一时间,派出冥河红尸一脉总部,真正的强者,前来这里坐镇!
  
      苏小凡并不知道这些,苏小凡也不知道,冥河一脉极度保密,禁忌沙漠一脉,则在抢夺开始之后,故意将消息透露出去了一些。
  
      禁忌沙漠一脉,似乎是想搅乱局势。
  
      苏小凡不知道这些,也没想管这些!
  
      外界局势汹涌,苏小凡此时想的,却是在第一时间,快速离开这里!
  
      苏小凡脑海里,快速思索着自己眼前的局势,也在默默计算着,这个传送阵,即将运行的时间。
  
      唰!
  
      苏小凡感觉到了,上方的虚空,轻微的波动了一下,苏小凡的眼睛,猛地睁开。
  
      一个小时左右!
  
      冥河红尸,最初预定的一个时间也到了,地面之上的那个古老,神秘的传送阵,像是正在进行开始第二次运行。
  
      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紧跟着也感觉到了什么,他们两个的身体,也先后颤动了一下。
  
      他们两个的目光,也朝着苏小凡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们三个,还愣着干什么,跟我上去1
  
      “记住,如果真有沙土人从我们这里经过,你和你的两个俘虏,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动用最强攻击,直到么?
  
      能真正进入葬仙之地的,基本都是金仙巅峰之下的存在,你们全力禁术灭杀一击,是能拖延一点时间的!
  
      而有这一点时间,我就完全可以完成,对他们的全面灭杀,你们三个懂么?”
  
      哥巴尔看到上面的气息波动,他则一步朝着前方走出,在前方,赫然是有一个特殊的,大约五米直径的圆台子的。
  
      那圆台子,呈现一种特殊的红褐色,上面虚空波动,下面那圆台子上的红褐色,也诡异跟着波动。
  
      苏小凡能从那红褐色的圆台之上,感觉到一股极为古老沉稳的气息,之前,在降落在这里的时候,苏小凡并没有很在意这个圆台。
  
      现在,这个圆台再度运转,苏小凡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这个圆台子的异常!
  
      从地面之上,到地面之下,在神魔坟场之中精准传送,还几乎不会出现很大的意外,苏小凡大致也清楚,这传送阵,绝对不是普通的传送阵!
  
      这个地面上的圆台,都是一种极为古老的古器。
  
      如果不是现在局势太过紧张,再加上冥主大脑,就在自己的身上,苏小凡还真想把这个圆台子,直接收走!
  
      如果自己融合了一座冥河红尸一脉的这种诡异传送阵,自己能不能,在这神魔坟场之中,完成一些近距离的虚空横渡?
  
      就如同,自己之前在宇宙万界之中,炼制的超级秘门一般?
  
      苏小凡脑海里闪过了这个念头,然后又快速压下,自己身上现在有很多东西,需要找个地方消化,这种时候,不能轻易打这个东西的主意!
  
      不过!
  
      现在局势动乱,禁忌沙漠之中的存在与冥河红尸一族的人,极有可能会爆发某种恐怖冲突!
  
      这个各地的传送阵,乃至其他的传送阵,是有一定概率,被抛弃的!
  
      在生死战斗之中,双方的注意力,都在冥主大脑之上,如果他们真的忽略了这传送阵,那么,等他们在战斗之后,自己未必不能将这边河底的这一座给搬走!
  
      当然!
  
      现在明显不是时机,现在,至少也还没有彻底乱起来!
  
      自己要是这个时候,去搬抢传送阵,万一被怀疑了身份,将会非常麻烦!
  
      轰隆陋—
  
      苏小凡一边思索,一边也让自己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这个时候,这个念头必须要暂时压下,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传送阵已经启动,头顶上方,漆黑的虚空,瞬间被破开,紧接着,那漆黑的光柱,直接将圆台上的所有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唰!
  
      可也就在,苏小凡一众人,要被那一道黑色传送通道,给直接笼罩带走之时,从一众人的后方,忽然有一道人影,猛地也冲上了那个圆台。
  
      那一道身影,在那一刻几乎快到了一个极致。
  
      “想走,找死1
  
      而也就在那一道人影,冲到那圆台上的瞬间,他身后赫然也跟过来的另外一道身影,那身影,身上气息爆发,直接朝着第一道冲过来的人影身上,攻击了过去!
  
      禁忌沙漠的人?
  
      苏小凡的反应极快,一直保持着极度警惕的苏小凡,在第一道人影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感知到了他的存在。
  
      只不过,传送阵已经启动,苏小凡并未出手。
  
      苏小凡也没有一定要去杀,紧急沙漠之中人的理由,自己现在,是想立刻回到地面之上。
  
      哥巴尔应该也注意到了那一道身影,在苏小凡那一瞬间的思考之中,这个禁忌沙漠人,应该是交给哥巴尔,也就是身边的这三个冥河红尸之中带头的那个人解决的。
  
      这个禁忌沙漠人,应该是在金仙巅峰的级别。
  
      但凡自己在上去之后,留他一下,以哥巴尔半步大罗金仙,也就是这个世界,半步巫皇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将其斩杀了。
  
      那个机会,也是自己直接偷袭灭杀掉哥巴尔的机会!
  
      可苏小凡脑海之中的那个念头,仅仅闪过了一瞬间,就又猛地僵住了。
  
      苏小凡的脸色在那一刻,也微微一变。
  
      因为也就是在那一瞬间,苏小凡赫然看清了,第二道恐怖追来的那一道身影。
  
      那一道追杀来的身影,赫然是之前,在洞口处守着的那个身上散发着一股腐朽气息的中年人的身影。
  
      变故太快!
  
      这两道身影,来的也太快。
  
      饶是苏小凡,在这一刻,也没有来得及,做出最直接的反应!
  
      唰!唰!唰……
  
      两道身影冲入,传送阵也在此时彻底运转到了一个极限状态,传送虚空通道锁定,一众人的刹那之间,消失在了原地。
  
      紧接着,在神魔坟场,冥河支脉的那一座祭坛之上,八道身影,刹那之间出现!
  
      “还想跑,你给我死1
  
      八道身影出现,那个中年人身上的杀机,也在这一刻,爆发到了一个极致,他看着身前的那一道身影,他手中的一把漆黑长刀,直接朝着那沙土人身上,拦腰斩了过去。
  
      他这一刀斩落周围的虚空都像是被瞬间恐怖锁定。
  
      那个实力强大的沙土人,身体在这一刻,都像是被直接定住了,金仙巅峰,在那个中年人面前,似乎根本就不值一提。
  
      他身上气息爆发,他身上的气息,赫然直接就爆发到了巫皇的级别!
  
      而他动,苏小凡赫然就出现在了,那一道中年人的身后,苏小凡身上的气息,也直接无声运转,苏小凡身体深处,那一道神祗符文,都无声颤动了一下。
  
      于此同时,苏小凡也已经控制那一个神秘的青铜块,悬浮到了神祗符文之下!
  
      灭杀!
  
      自己原本想用青铜长枪,直接偷袭哥巴尔,再让阿洛伊和麻脸青年,同时对另外两个冥河红尸动手。
  
      这一点,自己在下面的时候,就已经给麻脸青年与阿洛伊,用秘术传言交代过了!
  
      但是,现在计划显然要变了!
  
      这个中年既然也已经追上来了,那么,就必须先杀掉这个中年人,然后,在哥巴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再对他疯狂攻击!
  
      自己的攻击,必须要快!
  
      自己也只有,这短暂的时间!
  
      因为白脸的尸体,就在不远处的拐角处放着,但凡这个中年人,感知到不远处的尸体气息波动,他绝对会提高警惕,朝着前方查看。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倘若再动手,即便自己拥有强大底牌,也未必能将这个中年人真正灭杀!
  
      因为!
  
      自己他极度警惕的情况下,不一定能锁定他!
  
      那个中年人刀落,苏小凡抬手!
  
      在那个中年人,刀要斩杀那个沙土人之时,苏小凡的手,也落在了那个中年人的后心处!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原本想要直接驱动甚至符文的苏小凡,脸色却忽然一变!
  
      苏小凡没有继续发动灭杀一击,身体反而朝着后方,陡然暴退!
  
      “吼1
  
      而苏小凡暴退,原本一刀冲着那个年轻沙土人斩落的中年人,脸色几乎在同时,也是一变,他手中的刀,也在刹那之间,改变了斩落的轨迹。
  
      他手中的刀,忽然朝着自己右上方,狠狠反向砍落了下去。
  
      “嘭1
  
      水底,祭坛之上,那个中年人刀锋反向斩落,他的刀斩落在了一片空白的水上,可那空白的水中,却在这一刻,猛地多出了一道殷红色的长矛!
  
      与那长矛,一起出现的,赫然还有一道气息极为强大的沙土人!
  
      刀与长矛碰撞,那冥河红尸的中年人与那突然出现的沙土人,身体均是剧烈一震!
  
      那沙土人手中的长矛是血红色的,他身上的沙子,也像是呈现着一种血红色,他此时看着那中年人那反手一刀,他的脸色,明显也变了一下。
  
      他似乎没想到,冥河红尸之中有一尊实力强大的中年人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上来!
  
      “走1
  
      一矛一刀碰撞,那个通体血红的沙土人,明显不想在这里战斗,他朝着那个年轻的沙土人大喝了一声,他的身体直接就朝着河岸上,冲了过去。
  
      “想走,晚了1
  
      “你们这些沙土人杂碎,你们全部都要死!哥巴尔,那个年轻人,你来杀1
  
      那个冥河红尸中年人,语气震怒,他看着那个通体血红的中年人,他身上杀机,几乎肆无忌惮的彻底爆发!
  
      他身上强大威压,在这极为恐怖的神魔坟场之中,竟然都没有收敛!
  
      他似乎,他全力爆发,他几乎瞬间就追上了那个沙土人,他手中的黑刀,也直接朝着那沙土人的头顶灭杀斩落!
  
      “你是想找死么?你竟然敢在这里全力爆发1
  
      那个通体血红的沙土人,脸色再度一变,他见那冥河红尸中年人,一刀再度狂暴斩落,他的脸色直接一变在变!
  
      他面对那一刀,他没有选择硬接,他双手印记凝结,他速度暴增,他赫然想朝着身后疯狂暴退!
  
      那个通体血红的沙土人,明显不想与那个中年冥河红尸拼命,可他退,那个中年冥河红尸,速度和气息,却再度直接疯狂暴增!
  
      他手中的漆黑长刀,也犹如死神之刀一般,疯狂砍落!
  
      他这一刀斩落,前方的无尽虚空,都像是裂开了一半,那恐怖的裂纹,都直接朝着那通体血红的沙土人身上蔓延!
  
      “吼1
  
      “禁忌鬼刺1
  
      那禁忌沙土人脸色完全大变,面对那中年人的灭杀一刀,他身上的气息,在这一刻也忍不住直接疯狂爆发!
  
      他身体先是暴退冲出了水面,随后,他手中的血红长矛,像是从沉睡之中苏醒了一般,他手中的长矛之上,有一股携带着浓烈血腥气息的威压,骤然爆发!
  
      “我们,我们怎么办?”
  
      麻脸青年站在苏小凡左侧,在苏小凡要出手的那一瞬间,他差点也直接出手!
  
      他显然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恐怖变故!
  
      他和阿洛伊的目光都不由猛地看向了苏小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