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 783、泄底

  三百年沧海桑田。
  
          再相见,互道平安。
  
          没有抱头,也没有痛哭,甚至不如涂山君与陨炎尊者重逢时的激动。
  
          一切都这样的安然宁静。
  
          甚至还在打趣,笑呵呵的说起上次在小荒域的阳城。不过确实要感谢一番陨炎尊者,毕竟这两次重逢都是尊者地盘。
  
          落座。
  
          坐在涂山君桌案旁的许三娘诧异的看着这一对父女重逢。
  
          这两人怎么没有半点紧张和忐忑,反而自如的搭上了话。
  
          这可是三百年未见。
  
          如果是她和最亲的那个人三百年未见……
  
          三娘不知那该是什么样的场景。
  
          “爹。”
  
          “跟我回万法宗。”
  
          涂山惊鸿坐到右侧首位。
  
          许三娘悚然一惊,赶忙侧首望去。
  
          看到那如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鬼神侧脸,她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恐惧,她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或许她知道,却不敢承认。
  
          以至于紧张到连沉稳和冷静全部抛却,然而她却只能静静的等待。
  
          除了慌张等待,她什么都做不了。
  
          那个高大的男人注视良久,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去。”
  
          惊鸿没有询问为什么,她心中早就知道答案,但她并不以为意。
  
          于是说道:“我已经足够强大,再不会发生曾经大黑山的事情,您不该自责,当年的事情不怪您,那件事怪不得任何人。”
  
          涂山君看向身旁的许三娘,说道:“我没有责怪自己,我已将力量借给三娘,我还有未完成的承诺。”
  
          不知道为什么,三娘忽然感觉自己那悬着的心落地。
  
          在涂山惊鸿目光袭来时,她便低下头。
  
          按理来说这是涂山大哥的家事,她本不该掺和其中,但是为了夺回灵剑和许家的一切,她需要尊魂幡,需要涂山君。
  
          除了这一根稻草,她寻不到其他救命的宝物。
  
          她明知道自己应该放开手,但她根本就没法放开。
  
          “是何承诺。”
  
          涂山惊鸿平静地说道。
  
          溢于言表的强大自信早已经表明一切。
  
          似乎只要她来做,就没有什么事情不能完成。
  
          这并不是傲气,而是一种平静的底蕴,来自东荒万法候选道子的最宁静的淡然。
  
          在她话音落下时刻,就好似天边滚雷响彻,将大地覆盖,一瞬间,煌煌威严让这一句话也变得不容置疑。
  
          像是意识到话语的强硬和霸道,惊鸿尽量放松自身灵机气息。
  
          涂山君却笑了一声。
  
          这性格不仅没有缓和,反而愈演愈烈。
  
          倒不是说不好,概因是生长环境的问题。
  
          在万法宗,随着她实力的提升,话语权也越来越重,哪怕她不主动做什么,那上位长老的身份也反哺在她身上。
  
          涂山君也不得不承认,自身对惊鸿的影响也不小,因为他也是说一不二的人。
  
          看似沉默温和,实则霸道,也就是和那些老怪交手的多,所以身上没有傲气,就算有些也在自省中化作乌有。
  
          因此,对于惊鸿的变化,涂山君早有预料。
  
          不管如何,至少她是坚强的。
  
          也没有哭哭啼啼。
  
          这说明,涂山惊鸿与他一般都走在求道的路上。
  
          以前的时候涂山君也问过自己,一路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因为自己背负的沉重,还是想要守护,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热爱。
  
          他不是为了他人而修行,他也不是为了自己而修行。
  
          更不是为了其他的什么而修行。
  
          修行就是修行,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也永远不可能停滞。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热爱。
  
          许三娘同样如此。
  
          她修行难道全都是为了拿回灵剑取回许家的一切吗。
  
          有这一部分原因。
  
          更深刻的的原因则是热爱,她热爱修行,愿意走上求道之路,也能在这条路上砥砺前行,不畏不退。
  
          更不用说惊鸿了。
  
          如果说上一次的相见是生死的离别冲淡了一切,那这一次的相见,则是印证心中对道的热枕,对修行路的孜孜不倦。
  
          正因如此,才能在修行界重逢。
  
          说到底,他们是同一类人。
  
          “这是我的路。”
  
          “哪怕你我父子一场,在修行路上,也分别有各自的路。”
  
          紫少晴的眸中陡然闪过悚然战栗,呢喃道:“难道修行就非要如此残酷吗?哪怕是亲朋好友,师徒父子。”
  
          说着,紫少晴看向了高坐在主位的魁梧老人。
  
          正是自己的师父,陨炎尊者。
  
          陨炎尊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他其实都明白,家族、宗门,都只是修行助力,脚下的路只能靠自己去走,能走多远也全看自己,有的人走得远,有的人停了下来。
  
          当有人停了下来,那往前走的人只会越走越远,直到连背影也看不见。
  
          何谈他日再相逢?
  
          今日能够相逢,全都是因为他们是志同道合的道友。
  
          或许他人还真的会被涂山君忽悠,然而身为重瞳阳雷的涂山惊鸿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
  
          说道:“爹,您就别唬我了。”
  
          “换另一个修士来说,我自然是信的,但您可不一样。”
  
          涂山君眸光一凝,看向高座的陨炎尊者。
  
          陨炎摇头。
  
          涂山君心中咯噔一下。
  
          他好像泄底了。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层。
  
          ‘不该啊。’
  
          涂山君面色平静,然而早已在心底紧锁眉头。
  
          陨炎前辈知道他身为尊魂幡主魂的事情,是因为相处日久,加上阎浮道君点明。
  
          那惊鸿是怎么知道?
  
          惊鸿在他身边的时日较短,也不可能有哪位修士提点她。
  
          ‘难道是星罗海太乙宗泄密?’涂山君一瞬间想到了数个泄露底细的渠道。
  
          既然陨炎前辈摇头,那就肯定不是前辈说的。
  
          三娘也不可能主动寻惊鸿说。
  
          她们甚至都没见过几面。
  
          那就唯有星罗海太乙宗。
  
          太乙宗知道他底细的人不少,难保不会透露一二。
  
          “糟了!”
  
          涂山君暗道不好。
  
          要是惊鸿不知道他的身份,他还能稳住局势,现在这个情况,还如何作答?
  
          “糟了。”
  
          “……”
  
          “糟了!”
  
          主座上的陨炎尊者同样看出了局势的不妙。
  
          同样心中暗道:“好心办坏事了!”
  
          他没想到惊鸿竟然知道了涂山君的底细。
  
          以他化神后期的修士也没有看透尊魂幡道兵和涂山君之间的关系,要不是当年阎浮道君提点,他多半还要等涂山君主动跟他说,才能将那一连串的事情连接起来。
  
          然而,没想到惊鸿靠自己就调查出事情的真相。
  
          现在知道了底细,更不可能让涂山君再走。
  
          看山君的神情,显然是不想让惊鸿执掌尊魂幡的。
  
          执掌尊魂幡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弊端,因此才让涂山君如此抵触。
  
          如果没有的话,当年在阳城就能执掌,何必非要等到现在。
  
          涂山惊鸿像是一下子将局势攥在了自己的手中,笑着说道:“您一定在想我是如何得知真相的,可能还会觉得我是在诈您。”
  
          “就算是真的知道,思来想去就会觉得我是从星罗海太乙宗得到。”
  
          “然而实际情况却不是。”
  
          “当年在小荒域,您灭血煞宗的时候,曾有人……”
  
          言止于此,并没有继续再说。
  
          紫少晴看气氛忽然变得和刚才很不一样,不明所以的张望起来。
  
          师父的面色在变化,涂山君的虽然看起来平静,实际上目光之中同样神色变动,再反观惊鸿,竟然从刚开始的下风,渐渐的掌握了主动。
  
          侧目看向许三娘。
  
          好像就连三娘都一副惊疑不定知道内情的模样。
  
          紫少晴心道:‘难道只有我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怎么你们好像都知道的样子。”
  
          许三娘张了张嘴,并没有为紫少晴解答问题。
  
          她现在心乱如麻哪里有心思多做解释。
  
          涂山惊鸿笑着看向许三娘,说道:“道友,你觉得呢?”
  
          接着伸手说道:“不管是什么承诺,还是要借用多少力量,我都可以借给你,你也了解始末,是不是该将不属于你的道兵交出来了。”
  
          许三娘低着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死死的攥着袖袍。
  
          连嘴唇都已发白。
  
          “惊鸿听爷爷一句劝……”
  
          惊鸿拱手行礼道:“陨炎爷爷,过了今日这道坎,您说什么我都听着,请恕惊鸿无礼!”
  
          陨炎尊者耸肩的注目涂山君,一脸的无奈。
  
          涂山君说道:“这一时半刻解释不清。”
  
          “请恕孩儿无礼。”
  
          得。
  
          涂山君准备了一肚子得话,还没有说,就被挡了回去。
  
          现在他也看明白了。
  
          倒不是针对他和陨炎前辈。
  
          原来惊鸿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执掌魂幡的三娘。
  
          “道友。”
  
          惊鸿走到许三娘面前。
  
          当三娘直面这位战败裴氏族老的天骄的时候,她才知道何为压力。
  
          那简直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似乎远天有无上鬼神端坐。
  
          重。
  
          难以言喻的重。
  
          就好像是奔涌的天河要将一切碾的粉碎。
  
          “我。”
  
          “我不能交。”
  
          “除非我死,否则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拿走尊魂幡!”
  
          最后一句话,许三娘近乎吼了出来。
  
          赤红的双目满是血丝。
  
          护体罡气已化作冲天的光芒。
  
          隐约间,似乎有一道虚幻的人影在许三娘身后浮现。
  
          惊鸿微微颔首,重新落座。
  
          轻啜一口茶饮,说道:“我没什么意见。”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yqxsge.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2.yqxs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