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玄幻:诸天最强系统 > 第四千零二章和鸿钧合作吧 下

第四千零二章和鸿钧合作吧 下

.com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这些老家伙们看着秦不易面带笑容的表情,还是生平少数不多感觉到这家伙无耻是真没有任何下限还有底线!
  他们不阴不阳的对秦不易道:
  “你既然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没有达到这种地步,为什么又来我们荒芜之地搞事情呢?上一次我们之间不是已经谈好,你日后不再来找我们麻烦,这一次来这里肯定是想要搞出一些事情吧,想要做什么你就直接说出来好了。”
  “就是就是,不要搞得神神秘秘,那样只会让人作呕!如今你的战力相比较之前大幅度提升,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们,之前的协议已经是被你单方面给撕毁了?倘若你要真是这么说的话,我也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这种事情很正常不是吗!”
  “哼,是很正常,不过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一定要让这个该死的土著付出一点代价,他想要无声无息的轻易夺走我们手中关于荒芜之地封印操控权,那必然会伴随着我们大家陨落,何况如今这土著小子已经达到圣人境界了。”
  “真是头疼!我就想不明白,当初白泽将这土著小子吸引进来我们荒芜之地究竟是随机挑选,还是有目标去选择呢?要是随机挑选,也不应该让这么一个逆天家伙进来荒芜之地啊,更是将我们现在大好局面给搅得不成样子。”
  ......
  秦不易听到这些抱怨脸上的表情倒是十分平静。
  这些老家伙们愿意抱怨,那就让他们去抱怨好了。
  反正现在局面在自己手里面掌控。
  那就意味着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
  很多荒芜之地深处老家伙们见到秦不易不说话,顿时心里面感觉到有些不妙。
  他们似乎已经想到这家伙接下来的种种操作了。
  一直以来,秦不易的操作实在是让人感觉到迷惑。
  那种根本就看不懂的迷惑,深深萦绕在每一个荒芜之地深处老家伙们内心。
  关键是迷惑也就算了,对方种种操作还特别有效。
  给他们荒芜之地造成的损失简直可以说是无法估测!
  这些老家伙们彼此之间相互看着对方,都想要从自己的同伴那里得到一点有用信息。
  最起码得明白面前这家伙想要做什么吧!
  不然的话,就这么十分发蒙的和对方抗衡,岂不是作死?
  没错,由于秦不易的战力不断提升。
  在荒芜之地深处这些老家伙们看来,和这家伙对抗已经是达到作死地步。
  不仅仅是他们在猜测秦不易想要做什么。
  就连诸多掌控封印强者同样也是心里面有些嘀咕。
  对方这是要做什么呢...
  不管想要干什么,总得有句话说吧。
  “现在要我看已经不是来者不善了,是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想要收场,这一次事情绝对会闹得很大,说不定我们上面那些大人其中要陨落一位甚至更多,这种事情想想都让人感觉到头疼和毛骨悚然,希望不要真如同我所料的那样发生啊。”
  “闭上你这个乌鸦嘴好不好,什么叫做我们上面那些大人会陨落一位,而且还没有上限,这不是扯淡么!你们是让这个土著小子给打怕了吧,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畏首畏尾,实际上要我说,这家伙也没什么值得吓人的地方,不过如此而已。”
  “听听你自己所说的话语,你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将我们荒芜之地搞到现在这个局面的灾难级别人物,你居然说不过如此!听起来真是太疯狂、太好笑了!什么叫做不过如此?人家随随便便一个眼神就能让我等陨落都不知道怎么陨落的。”
  “好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毫无意义,接下来还是看看上面这些大人能够做什么吧,这才是重点!要是这些大人继续保持现在这样喔喔诺诺的行事作风,恐怕这一次我们确实是很难收场了,损失惨重或许还是比较轻的,没准鸿钧也会借此搞事情。”...
  一提到鸿钧,这些荒芜之地镇压封印强者更加忧愁了。
  鸿钧这家伙从来都不是好招惹的主儿。
  一直以来,无比漫长时间他们都是在和鸿钧作对。
  就是因为和鸿钧作对的时间太长太长。
  导致他们对于自己的敌人简直不要太了解。
  越是了解自己的敌人,内心也就反而越不平静。
  鸿钧要是能这么轻易放过可以见缝插针的局面,那就不是他的作风了。
  其次就是关于鸿钧和自家大人多年来的不断接触。
  纵然是他们这些镇压封印强者不知道其中具体商议种种细节方面等。
  却也能大概猜测出来一二。
  单纯就是想一想现在的局面,都让人觉得犹如一团乱麻一般。
  根本就是无法理顺。
  秦不易这边见到所有目光都朝着自己汇聚。
  他清了清嗓子道:“我来就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警告你们不要尝试与鸿钧合作。”
  关于秦不易所说的第一条,荒芜之地深处这些老家伙并不是多么意外。
  他们上一次和秦不易谈判的时候,就已经是说到这个话题。
  现在秦不易第一个目的清楚,那剩下的就是第二个目的。
  很多老家伙们也明白,恐怕这第二个目的才是重中之重!
  有一句老话叫做,醉翁之意不在酒,说的或许就是这种情况。
  紧接着秦不易继续道:“第二个目的就是将你们现在手里面所掌控的封印分出来一部分给我。”
  说完这话之后,秦不易十分平静的看着这些老家伙们反应。
  不出秦不易的所料,这些老家伙们听到这话之后顿时暴跳如雷!
  他们语气之中充满恼火还有不甘心道:
  “哼,你这是做梦!真真是岂有此理,居然胆敢说出这么无理的要求,你这是拿我们当做什么了?你手里面玩具吗?想要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真真是岂有此理!我们是绝对不会答应你这么无礼要求的,荒芜之地封印按理说你应该归还给我们才是。”
  “我们大家谁也不是傻瓜,事情都说到这个份上,大家心里面都如同明镜一样,关于荒芜之地封印你十分清楚怎么回事,这乃是我们荒芜之地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可以说谁掌控了封印的主动权,谁就相当于掌控荒芜之地,你的胃口太大了!”
  “这荒芜之地乃是我们混沌神族所建造,你现在就想要分一杯羹,我就想要问问你这家伙哪里来的自信呢?这种自信可不好,会让自己丢掉性命的,不要以为你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占据上风,其实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罢了。”
  “就是就是,大不了我们大家最终鱼死网破就好,至于其他的什么东西你就不要想,我们退一万步,还可以放出来鸿钧和你对抗,鸿钧和我们有仇恨,你这么多年所作所为同样也是和他结下来不小的仇怨,你觉得他放过你么?”
  ......
  要是换做很多年前,荒芜之地深处这些老家伙们如此去说。
  秦不易或许还会有一些忌惮,毕竟自己当初的力量还不足。
  今时不同往日,自己战力大幅度提升。
  加上自己的麾下综合战力同样也是在提升。
  荒芜之地深处这些老家伙们要真是想和鸿钧联合。
  那秦不易会有麻烦,却也不会太大。
  不管过程是如何的波折,最终的胜利肯定还是在秦不易这里。
  荒芜之地深处的谈判很快传到外围。
  万龙还有白泽听到之后,顿时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秦帝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秦帝。
  做事情真要是给出来一个评价的话,那就是简单粗暴。
  当然,这是秦不易认为这件事情可以简单粗暴去解决的时候才会如此。
  如果秦不易认为这件事情需要徐徐图之,那情况肯定是会不一样的。
  作为一个标准的老阴13,在谋略和计策方面可不是随便说说。
  万龙对白泽道:“白泽大人,你说那些老家伙们能同意秦帝的要求么?”
  白泽摇头道:“换做是我也肯定不会同意。”
  听到这里,万龙已经做到接下来有可能要大战一场准备了。
  结果就听到白泽下一句话:“不过他们不同意又能如何呢?”
  万龙瞬间眼前一亮,正如白泽所说那样,就算是荒芜之地深处那些老家伙们不同意。
  局面不也同样不会有任何改变吗。
  最终局面的掌控权还是在他们这里!
  万龙很多麾下早就已经做好准备去争夺更多封印了。
  他们十分清楚荒芜之地这些封印代表着什么。
  混沌神族当初耗费这么大的心血来建造荒芜之地,试问能够将鸿钧这位曾经远古洪荒第一圣人封印的地方。
  怎么可能会平常...
  这甚至已经要超越寻常的至宝!
  毕竟就算是开天三件套全部聚集,也不可能说将鸿钧封印就封印起来的!
  这就是荒芜之地和寻常至宝的差距。
  “秦帝大人培养我们这么多年花费的诸多修炼资源等等你们应该心里面十分清楚才对,所以我们这一次一定要竭尽全力获得最多的封印,如此一来才能最短时间内将荒芜之地彻底拿在我们大家的手里面,日后我们也好面对秦帝大人啊。”
  “我赞同你的这个说法,确实是如此,不然日后我们大家真是没有颜面去面对秦帝大人了,就连这种事情我们都做不好,秦帝大人多年来花费无数心血培养我们所消耗的种种修炼资源,单纯就是想一想都让人感觉到十分愧疚。”
  “现在我们就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以我们现在的底蕴要是再做不好这件事情,那可就太搞笑了!还不如直接找一块豆腐撞死好了!我们大家都是准圣修为战力,又不是那种弱小的准圣,去做这件事情要我说就是手拿把掐,根本不在话下。”
  “我很早很早之前就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将荒芜之地彻底拿在手里面了,这么多年经过秦帝大人的不断推动,如今我们大家距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一旦荒芜之地封印落在我们手里面,加上我们自己不断提升的力量,鸿钧是别想逃脱了。”...
  暗中被封印的鸿钧自然是也听到万龙麾下等所说话语。
  鸿钧一直以来十分平静的内心如今却如同一团火焰不断燃烧。
  曾几何时,就连自己都看不上眼的小喽啰已经可以肆无忌惮明面上调侃自己了。
  偏偏自己还没有能力去对付他们!
  想到这里,鸿钧只觉得自己必须要短时间内突破封印。
  一旦突破封印回到外界,要不了多久,自己还是曾经那位远古洪荒第一圣人!
  属于自己的威压,必定会让无数生灵为之颤抖。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自己都看不上的小喽啰,还要忍气吞声、无力报复。
  与此同时鸿钧还想到了白泽。
  当初要不是白泽非得钻漏洞搞事情,也不会将秦不易给招惹卷进来。
  转念一想,若不是白泽非得这么做,或许现在自己的局面还会如同之前那样被动。
  秦不易加入进来之后,自己还是被动,却相比较之前更加费心费力。
  他看着荒芜之地深处天空上的秦不易还有荒芜之地深处那些老家伙们低声道:
  “动手吧,最好打起来!打的两败俱伤,甚至其中一方彻底陨落,如此我就可以脱困了!”
  心里面如此念叨,鸿钧自己也不是傻。
  他还是非常清楚这种事情发生概率简直不要太低。
  对于现如今的鸿钧,哪怕是发生概率再如何低。
  只要有一定概率,那自己都要全神贯注。
  这毕竟是关乎到自己回归自由的希望!
  荒芜之地深处,秦不易对这些老家伙们道:“怎么,听你们这话语是不服我的决定?”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荒芜之地深处很多老家伙们不由得攥紧拳头。
  太嚣张了!什么叫做不服从他的决定!
  这家伙究竟有没有对自己有一个精准定位?
  还是说面前的这个土著小子修为战力有极大幅度突破之后已经飘了?
  想来想去,还是感觉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土著小子,你要清楚自己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修为战力提升不假,却也不能如此嚣张吧,你的决定对我们混沌神族来讲算什么呢?若是我们还在外界,你见到我们混沌神族绝对是要抱头鼠窜的,哪里还会像是现在这样嚣张!”
  “哼,哪怕现在是处于荒芜之地,你也要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混沌神族绝对不是你能招惹起的,我们刚刚所说的鱼死网破并不是和你开玩笑,你三番五次去侮辱我等,你有圣人战力我们同样也有!只是现在还没有到那种地步罢了!”
  “你最好想清楚,一旦我们双方要是彻底开战,到最后便宜的会是谁,鸿钧要是脱离封印,你觉得他可能会放过我们吗?还是说你觉得以你手段可以逃脱鸿钧追杀?就算是你自己逃脱了,我就不相信跟随你的这些麾下也能逃脱。”
  “利弊都已经说给你,你若是还想要一意孤行,那我们混沌神族也不是好欺负的,索性我们这一次就连带着之前的总账一起清算好了,倒要看看你这将我们荒芜之地搅乱的家伙究竟是有几斤几两,居然胆敢不顾局面的变化来我们动手!”...
  话是这么说,秦不易还是能从自己面前这些老家伙们的语气中听出来他们并不是多么有自信。
  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心里面十分没底。
  任谁面对秦不易这样的存在,也不可能内心底气十足。
  除非这家伙是个傻瓜!
  荒芜之地深处这些老家伙们没有做好战斗准备。
  却不代表秦不易也没做好战斗准备。
  秦不易这边似笑非笑看着这些老家伙们道:
  “你们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先前不过就是自己的缓兵之计罢了。
  这些老家伙们之前能同意自己的提议,不过就是他们同样是需要一个休息的时间。
  只是这些老家伙们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预料到自己缓兵之计持续的时间如此短暂。
  直到现在,或许这些老家伙们心里面还是十分发蒙的状态!
  秦不易祭出自家最强大的法宝。
  “神级混沌钟·禁锢时间!”
  “神级混沌钟·镇压空间!”
  “雷霆盘古斧·杀!”
  从雷霆盘古斧中会出一道斧芒。
  斧芒携带着无上威势直接将这一片空间彻底锁定。
  秦不易这一次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挑选这些老家伙们其中最弱的那个进行斩杀。
  斩杀一阶前期的圣人对秦不易而言,只要时机得当,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这片空间陷入停滞状态,斧芒的速度又十分迅速。
  如此就导致诸多老家伙们根本没有办法在刹那的时间反应过来。
  “轰~!”一声巨响传出。
  其中最弱小的那位一阶圣人彻底陨落。
  秦不易将其所遗留空间戒指收起来丢入系统商城进行回收。
  【叮!物品价值计算中...】
  【计算完成,共价值:四千万轮回点。】
  算上这些轮回点,秦不易现在一共拥有九千万轮回点整。
  待时空停滞效果消失之后,秦不易身形同样是消失不见。
  自己已经将这一次目的达成,那自然是没有必要继续逗留在这里。
  继续逗留在这里,难道还要被荒芜之地深处诸多老家伙们围攻?
  自己当着他们的面斩杀一位一阶圣人操作,绝对会让这些老家伙们失去理智。
  他们不仅仅是需要对抗自己,还是需要对抗鸿钧的。
  一位一阶圣人多么重要,根本不用多说!
  这都是核心中的核心。
  除此之外,还有就是这么一位一阶圣人身上所掌控的封印。
  万龙和白泽他们现在还全神贯注等待着争夺封印呢。
  很多荒芜之地深处老家伙们清醒过来后眼神之中带着茫然。
  很快当他们得知刚刚所发生一切之后,当即怒火冲天!
  “这个土著小子真的胆敢在我们眼前将一位一阶圣人斩杀,他的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吧,如此大的胆量,实在是不敢想日后若是这家伙修为战力继续提升会做出来什么,难以置信!这可是一位一阶圣人,就这么被斩杀了,实在是不敢想象。”
  “不敢想象的事情多了,就包括那个土著小子手里面的法宝,先前我只是认为这法宝针对于圣人阶段之下会有奇效,谁能想到这法宝面对我们同样也是有效果的,看起来这法宝非同寻常,或许正如同我们之前所想的那样,这就是混沌钟。”
  “你说是混沌钟?我却不这么认为,根据我的了解,混沌钟似乎并没有可以影响时空的能力,现如今这个土著小子所展示出来的法宝,却已经拥有这个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我们都不认为这是混沌钟的一个重要判定标准。”
  “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土著小子手里面用的究竟是什么法宝还重要吗?要我说一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一点,那就是这家伙如今将我们一位一阶圣人斩杀,我们究竟要如何才能挽回损失,以及怎么去找这个该死的土著小子报复!”...
  提到挽回损失这件事情,荒芜之地深处这些老家伙们再度陷入沉默。
  是他们不想要挽回损失吗?根本不就是!
  主要是荒芜之地和外界,除了这个土著小子可以自由往来之外。
  他们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当初就是这么设定的荒芜之地规则,但凡要是可以和外界往来。
  鸿钧早就脱困了...
  至于很多年前白泽通过外界搞事情,那纯粹就是他们的懈怠所导致。
  纵然是白泽和外界沟通,过往那么多年除了招惹来一些倒霉蛋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强者降临。
  谁知道就能阴沟里面翻船,居然招惹来秦不易...
  想到秦不易初来乍到的时候,这些老家伙们内心就十分懊悔。
  早知道自己等当初就应该直接对这个家伙动手。
  如此一来,彻底解决后患!
  现在的局面也就不用像如今这样被动了。
  千错万错都是白泽的错...
  此时此刻的白泽突然感觉到一阵寒冷降临。
  他看了一眼荒芜之地深处,稍微一推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