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诛天劫 > 请君赴死

  “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青衣女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之间满是无奈,甚至现在这个时候眼眸之间都不由有了一丝犹豫:“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当由着卓君临的性子去由着他。眼下这种情况,已经根本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他所招惹的事端,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那现在怎么办?”虫母脸色不由一黑:“总不能现在这种时候,我们强行将他抓回来吧!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很多时候行事都是毫无底限。就算是我们现在出手,他也未必会听我们的安排。”
    “现在,已不仅仅只是他的事情了,我们也已经受到了影响。”
    说这句话的时候,青衣女子眼眸之间寒意乍现。
    如果不是极力克制着自已的情绪,青衣女子现在都恨不得直接找到卓君临将其暴揍一顿。这么多年以来从来都没有见过比卓君临还不知死活的东西,就算是自已要找死,也没有必要拉着别上一起上路的啊!
    就卓君临所干的那些事情,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绝望。
    不仅主动招惹事端,现在更是与那个存在公然叫板,更要命的还是现在卓君临身上牵扯的因果越来越多,那怕是青衣女子现在都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这种事情,本身就已经不是青衣女子所喜欢的,,,,,,
    “现在能做的,不能做的,卓君临都已经做了,我又就算是想要阻止也都已经来不及了。”虫母一脸的无所谓:“现在就算是对卓君临有再多的不满,那也得等到这件事情之后。”
    “可他在这件事情中越陷越深,万一要是再无法脱身,我们必然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青衣女子满面愁容:“要是他,,,,,,”
    有些话,那怕是青衣女子也不敢多说。
    毕竟有些事情,说的越多就越是容易出事。
    “即然已经到了现在这种时候,难道你们还看不明白吗?”虫母一声长叹:“但凡是和卓君临那小家伙沾上半点关糸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有一帆风顺的可能性。他所干的那些事情,又有那一件不是出人意料?要是什么是候他不闯祸了,才会让人觉得奇怪,现在还只是这样,我们就应当知足了。”
    “我,,,,,,”
    青衣女子的脸色黑成了锅底,神情间也满是无奈。
    甚至现在,似乎随时都有暴发的可能性。
    “你可要想清楚了,当初可是我们同意了让卓君临去参与这件事情。”虫母一声长叹:“若是现在这种时候出尔反尔,你觉得以卓君临的性子又会怎么做?你可不要忘了,卓君临行事可是无所不用其极,就算是现在我们去阻止他,他也定然不会轻易放手。更重要的一点还是,你觉得现在这种时候他还会听我们的吗?”
    说话之时,虫母的眼眸之间也不由满是无奈。
    卓君临是个什么样的人,虫母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如今即然已经决意要与狐族为敌,那么必然不会轻易就此罢手,更不会就这样半途而废。对于卓君临那个家伙,只有他们想象不到的,绝对没有卓君临做不出的。
    这样的情况,更是让虫母心中早就已经对卓君临看的透彻。
    “可是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他就只会越陷越深,到时候就真的只有绝路了。”青衣女子眼眸之间满是无奈:“如果现在收手的话或许还来得及,至于对于我们来说,很多事情也可以有回转的余地。”
    “来得及吗?”
    虫母长叹:“那你有没有想过,卓君临会不会愿意?”
    青衣女子一愣,继而却是不由苦笑。
    这个时候让卓君临放手,只怕卓君临很难愿意。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卓君临更是会坚持到底。
    终究,还是自已想的实在太多了一些,,,,,,
    想要让卓君临在这种时候放手,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可能。
    毕竟这种事情,有些时候不是说说就可以的。
    “其实,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就只能是在一边看着而已。”虫母一声长叹:“那怕是我们现在再怎么着急也没有用。因为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若是在这个时候强行带走卓君临,也等同于是插手了其中,到时候同样也会有莫大的因果缠身。这一点相信你也非常清楚,否则也就不会犹豫了。”
    青衣女子脸色不由一黑,却终是没有说话。
    这些情况,其实青衣女子同样很清楚。
    否则,青衣女子早就出手强行将卓君临带走了。
    原本以为卓君临就算是要找狐族报仇,最多也就是闹腾一番之后自然就会收手。可是那怕是青衣女子也没有想到卓君临竟然胆大包天,现在这种时候居然在这些事情之中越陷越深,等她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卓君临已然成了盟军中最不可忽略的力量之一。
    这种变数,那怕青衣女子现在都有了一种极度无语的感觉。
    自始至终,青衣女子都没有想到卓君临竟然是如此胆大包天,甚至在现在这种时候还在不断的介入,,,,,,
  
    “卓君临真的不知道现在自已在做什么,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吗?”虫母一声长叹:“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想来你也同样很清楚。不过有些事情,终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卓君临那个家伙的脑子本来就和正常人不一样,他到底想干什么,其实我们都根本无法猜测。至于他到底有什么样的目地,我们同样是一无所知。”
    青衣女子眉头不由一皱:“你是说,,,,,,”
    “无论是眼力还是见识,你都在本宫之上,为何本宫都能看明白的事情,现在你却看不明白?到底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压根就没有在往那些方面去想?这样自欺欺人真的好吗?”虫母摇头:“你这么做,就不怕自身会受到某种牵连的吗?有些事情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甚至很有可能会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复杂一些。”
    说这句话的时候,虫母的眼眸之间不由多出了一丝玩味,,,,,,
    越走,众长老心中就越是不安。
    那怕众长老心里早就有了准备,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却仍是不敢有半点大意。毕竟眼下的情况那怕是他们这些身经百战的老江湖以前也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一但有任何一点点的失误,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反应,现在谁也不知道。
    然而,纵然是明知道他们现在身处险境之中,众长老现在也不能有半分退缩,更没有谁想过要苟且偷生。
    身为狐族长老会的长老,他们可以畏战,可以畏死,亦可畏惧所有的一切不利于他们的种种情况。可是他们却绝对不能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有半分退缩,那怕是心中有着再多的情绪反应,也只能咬牙继续走下去。
    从进入长老会的那一天起,他们都知道自已即将有可能会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若是这种时候退回,或许正如那位神秘的青衫老者所说的一样还有一线生机。可是身为狐族长老,那怕明知道眼前即将要面对的是刀山火海,即将要面对的有可能是死亡。现在他们同样不能有半点退缩的余地。
    当他们再一次回到起点的时候,众长老终于死心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同样心知肚明。
    这个时候,必然有一双眼眸在他们所不曾查觉的角落里盯着他们。甚至有可能在这个时候正在想方设法的破坏掉他们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让他们彻底漰溃,甚至,,,,,,
    “杀出去吧!”
    四长老终是一声长叹,仿佛是做出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
    此时此刻,四长老似乎已经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整个人也仿佛苍老了许多。原本高挺的身形,在这个时候也不由变得有些佝偻。
    随着四长老的声音落下,众长老也同时眼神变得坚毅起来。
    身为狐族的长老,自然是早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为狐族殉死的准备。那怕是最终陨落,也必然要拼命一次。无论是谁想要来对付他们,都不可能让他们束手就死。
    “杀。”
    喝声长喝间,众长老以四长老为首,直接向着一个方向不断的推近,沿途的古树奇石在众长老的出手之间直接化成了齑粉。
    虽然明知道这并不是破阵的最好办法。但即然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他们早就已经没有其他的任何选择。
    往往有些时候,最简单最直接最原始的办法,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个时候,众长老如若是发疯了一般,各自摧动自身的修为不断的向四周攻击。这些长老可都是仙王境巅峰的大修行者,只差一步便能再进一步。此时众长老联手合击之下,声威何其之大,整个密林立时便被轰成了一道道深坑,,,,,,
    随着众长老不断的推进,前方立时显现出一道道光亮,这让众长老不由大喜过望。只要有亮光照射进来,那就说明他们这样的方式是有用的。现在这种时候只要继续出手,那便有很大的可能性打出这座迷宫一样的树林,,,,,,
    “放肆。”
    一声怒喝响起,天际之间不断的有黑雾出现,仅仅不过片刻时间,天际竟然被黑雾所笼罩,,,,,,
    在众长老错愕的目光之中,不断的阴兵阴将出现在他们的身前,一个个怒目圆视,似乎是要将众长老直接撕成碎片才会罢休一样,,,,,,,
    “这是什么?”
    众长老不由同时一惊,那怕是为首的四长老现在脸色也不由变得苍白起来。眼前这些阴兵阴将虽然修为与他们相比境界相差很大,可是其数量上却是实在太多,甚至还有一些黑雾源源不断的飘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他们同样非常清楚,,,,,,,
    事情,或许有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可怕的多。
    这到底又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古怪邪门的东西出来。与这些阴兵阴将交锋,那怕是众长老都是身经百战,但也不由感觉到一阵阵头皮发麻,这种最容易沾染困果的东西,到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诸位长老果然福大命大,居然到现在还能有这么多人活着,倒真是大出未将的意料之外。”夜冥的身形在黑雾之间显现:“当年狐族善于用利用阴灵练兵,不知多少生灵死后都不得安宁。今日未将特意在此以百万阴灵布下一阵,请狐族诸位长老受死。”
  
    “这,,,,,,”
    众长老脸色不由一变再变,神情都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虽然夜冥并没有出手,可是对于夜冥的手段却是已经领教了不少。这个时候夜冥主动现身,只怕也是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此时面对夜冥的搦战,纵然是众长老现在也都不由心中不由一沉。
    只怕,眼前这个家伙并不好惹。
    “夜冥将军,你这么做,难道不怕折辱了万妖城的名声吗?”
    “兵不厌诈,难道这样的道理诸位长老都不懂的吗?”夜冥一声冷笑:“身为敌对立场,双方战事理应便是无所不用其极。纵然现在是用了一些手段,也是跟着狐族学的。难不成到了现在这种时候,狐族还要来谈论名声不成?”
    众长老一个个面色发白,神情却是变得异常难看。
    此时夜冥即然已经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必然是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盟军这一手,已然先一步占得先机,只怕这一次他们的命运也很有可能将会不容乐观。不过越是现在这种时候,众长老反而却变得坦然起来。
    即然现在夜冥都已经现身,那么说明这已然是到了生死关头。若是能强行闯过眼前的这一关,或许他们还有逃出升天的机会。
    这,也或许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今日,。”
    夜冥说话之间长刀一挥,无数的阴兵阴将直接向着众长老急涌而去,,,,,,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yq.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