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诛天劫 > 迷宫
        密林中,众长老越走就越是觉得不太对劲。
  
          那怕是已经走了不少的路程,可是他们却根本没有找到离开的途径。就好像现在是身处一个巨大的之中一样,那怕是已经走了十万八千里,也根本没有看到尽头。
  
          原本以众长老的修为,日行千百万里也只不过是等闲之事。
  
          眼前的这一座山脉,也只不过需要眨眼便可离开。
  
          然而纵然是他们不断的在大山之间穿行了不知多少距离,却也根本没有找到半点头绪。就好像他们现在在不断的转圈,虽然看着好像是一直在往前走,可是却一直都在围着一个地方不断的来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纵然是众长老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现在也不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仙王境的强者,一身修为放眼整个世间也绝对是拔尖的存在。但现在却在这里连一座山脉都走不出去。这要是传了出去,只怕世间也绝没有任何生灵会相信。
  
          这种本不应当发生的事情,现在却发生在了他们的身上。
  
          「此处就像是一处根本看不清真实面目的,根本不知道出路在那里。」四长老面色凝重:「纵然是我们的神念也根本传不出去,这里的古怪之处,实在是让人心生不安。」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众长老的脸色都不好看。
  
          现在这种时候,对于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一件极为现实的事情。
  
          就算是发现了情况不对劲,他们现在考虑的更应当是后面该怎么做。
  
          眼下的形势并不容乐观。
  
          在这密林之中本身就危险重重,已经有同伴丧身于这处险恶山水之间。但到底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样的,现在却是谁都不知道。
  
          如果不能尽管的拿出解决的方案出来,到时候很有可能将会面临更可怕的危险。
  
          「这密林之中处处透露着古怪,定然是早就有其他生灵已经布置好了。想不到夜冥修为并不怎么样,但这阵法布置的却是如此玄妙。只怕现在我们仍是身处于十面埋伏阵之中。而夜冥正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对我们发起最为可怕的攻击。纵然是明知道身陷于此,我们也绝不能自乱阵脚。否则一但事情有其他的转变,到时候我们的形势将会更加不利。」
  
          「我们如何应对?」
  
          纵然明知身陷险境之中,众长老却惊而未乱。
  
          毕竟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江湖了,纵然是以前没有遇到过同样的情况,但却清楚现在根本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一但事情有所转变,到时候情况很有可能将会对他们更加不利,,,,,,
  
          「如今这种时候,老夫也不知道到底应当如何面对。」四长老一声长叹:「不过我们现在却可以肯定一件事情,我们仍是身处于险境之中,敌人也正躲在某个角落里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要是我们露出一些丑态,必然会成为他们眼中的笑话。」
  
          「这,,,,,,」
  
          众长老一个个面色凝重,却都没有说话。
  
          敌军将他们困于此处,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地,其实他们都心敌肚明。四长老所说的这种可能性,也的确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现在,我们,,,,,,」
  
          四长老将众长老唤到身侧,低声吩咐。
  
          此时四长老的声音细若蚁蚊,然而众长老却接连点头。
  
          在接下来的路上,众长老的行进更是小心翼翼。
  
          未知的险恶路径之上,更有可能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险。越是小心,就越是有可能提前面对有可能发生的危险。这可是他们多年以来所总结的
  
          经验,此时却在众长老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路上,四处都是参天巨树和古怪奇石。
  
          那些错落有致的奇石和大树一眼看去都相差不多,时不时的林间传来几声鸟鸣虫叫。如果不是知道这大山之中充满了危险,只怕大家都会错以为这里便是一处人间仙境。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却根本没有有心思欣赏这里的美景,,,,,,
  
          「不对。」
  
          突然一位长老面露古怪神色:「我们根本不是在一直往前走,而是在不断的绕圈。刚才老夫在这里停留了一下,折断了其中一根枯枝,现在我们又回到了刚才所经历过的路了。」
  
          「正是,这里还有我们刚才走过时候踩到的一些细微痕迹。」
  
          一时之间,众长老不由同样神色再次一变。
  
          「看到,老夫的猜测是真的了。」
  
          四长老面色微微有些发白:「这整个大山都是一处大阵,处处都透露着危险。只怕那位神秘的青衫人所说的并非是在吓唬我们,而是这大山本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
  
          「这话从何说起,就算是我们真的身陷敌军的阵法之中,但要将我们这么多人全部杀死,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怕是以身犯险,也必然能从这里杀出一条血路出去。」
  
          「只怕,这也是一种奢望了。」
  
          四长老无奈一声长叹:「这里的一切,只怕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一步步掉进了对方的陷井之中。从我们走进这一座大山开始,便有一个巨大的阴谋随时盯在我们的身上。除非我们所有人都死了,否则我们即将要面对的,那便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险。」
  
          「什么意思?」
  
          众长老都不由有些懵了。
  
          好端端的,怎么四长老突然就说出如此丧气的话来了。
  
          纵然是他们现在的确是遇到了危险,但以他们这些长老们的手段,想要杀死他们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他们这么多强者联手之下,纵然是帝与皇,也同样是可以有一战之力的,,,,,,
  
          可是,四长老的神情,却大大出了众将士的意料。
  
          「只怕我们从一开始,一切都在金猿山主的算计之中。」四长老满脸的无奈:「或许,在狐族决定驰援东海之时,就已经落入了金猿山主的算计之中。我们这些人虽然的确是仙王境的修行者,但即然金猿山主能在此处设伏,那么必然是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纵然是我们都抱着必死之心,也未必能,,,,,,」
  
          说话之时,四长老眼眸之间满是无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
  
          纵然众长老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此时心中也不由有一丝惊慌。要知道如今的形势实在令人有些不解,尤其是他们所遇到的诡异。
  
          要是这一切真的如同四长老所说的一样是金猿山主提前已经安排好的,那么情况或许远比表面上看到的将更加麻烦。
  
          甚至有可能,他们已经陷入了更加可怕的算计之中,,,,,,
  
          然而,这些事情,现在听起来却总让人觉得有些荒唐,,,,,,
  
          「主上,我们,,,,,,」
  
          数位东海将官站在令主的身上,各自眼眸之间都不由带着一丝犹豫。甚至这时候所有人的眼眸之间都有些无法掩饰的犹豫。
  
          「诸位都是跟随本座多年的老将,身经百战,如今更是东海的中流砥柱。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用不着有什么顾虑。」令主一声长叹:「如今虽然本座虽为令主,但绝不会忘了与诸位当年一同征战沙场的情义。无论任何事情,但说无妨。」
  
          然而,众将官却一个个面色发白,并没有任何人开
  
          口说话。
  
          那怕是令主已经说了无需犹豫,但他们却不能不保持自已的态度。那怕曾是同一时期的袍泽兄弟,但如今的身份早已天差地别,总是需要有些分别才是。
  
          「诸位,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主上,如今即然已经发现了狐族的藏身之地,为何还要围而不攻?」一位老将硬着头皮开口:「如今下面的将士都已经开始猜测种种可能性,已然弄的人心惶惶。军中更是传出一些难听的言语,只怕,,,,,,」
  
          有些话,终究是不方便明说。
  
          「哟?」
  
          令主眉头不由紧皱,眼眸之间却是多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军中传出一些难听的言语?
  
          这一次可是自已亲自领军,而且所有挑选的都东海一脉中最为精锐的将士。而且这些将士对外作战向来勇猛,也深得自已的信任。
  
          按理来说,自已令行禁止,下面的将士也不会轻易有任何异动。
  
          然而眼下的形势,却让令主都不由大感意外。
  
          「大军围而不攻,不是主上一惯的作风。下面的将士之中已经有传言,说是主上如今去了南域一趟,已然被狐族吓破了胆,不敢再与狐族交战。」那位将领一脸的苍白:「还有一些传言,说是如今主上已经投靠了金猿山主,现在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先问问金猿山主才行。」
  
          「这,,,,,,」
  
          令主不由眉头一皱,神情却不由变得异常古怪起来。
  
          眼下这种时候,纵然令主也不由心中满是怒意,无论这些传言是从何而来,但这样的情况却大出令主的意料。因为令主也实在不敢相信,东海的将士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有这样的想法出来。
  
          「主上,我们是否可以在这个时候,发起一些试探性的进攻,或许,,,,,,」
  
          「不行。」
  
          令主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可是,主上,,,,,,」
  
          「狐族在东海布局多年,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令主一脸的无奈:「以狐族的女干诈,必然不会是简单。我们若是在这个时候冐然发起进攻,很有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万一要是本座担心的事情发生,只怕整个东海一脉都将要承受莫大的损失,这并不是我们能承受的起的。」
  
          「可要是再这么拖下去,只怕将士们的意见将会更大,到时候万一要是引起哗变,很有可能将会,,,,,,」
  
          「哗变,会发生哗变?」
  
          令主脸色不由一黑。
  
          这可都是东海之中最为精锐的将士,曾经追随过自已南征北战。
  
          对于那些将士们的忠心,令主从来都不曾有过半点怀疑。可是现在这些将官却在自已的面前说出有可能会发生哗变的情况,纵然是令主现在也是极为不解。难不成自已自始至终,都是高估了自已在东海将士心中的地位不成?
  
          「主上,这事十分古怪。」
  
          另一位老将一脸的无奈:「今日即然这话已经说的开了,未将也不再藏着掖着了。最近一段时间,我等将士都感觉极其暴燥。有时候只是一点小事,同样也会引发一些情绪。连我们这些老将都受到了影响,下面的将士更是不可能没有半点反应。主上无论是战是退,都应当早做打算,否则在这里一直耗着,只怕还没开战就已经会被影响。」
  
          「这,,,,,,」
  
          令主面色不由一黑,神情却是变得异常难看。
  
          到这个时候,令主才算是终于明白这些将官们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眼下这种时候,纵然是令主心中也不由暗自一惊。
  
          「你们是说,这里会让人受到影响的吗?」
  
          令主一声长叹:「可是本座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啊。」
  
          「主上是何等修为,又岂是我们能比拟的了。如今即然已经找到了狐族的藏身之地,那便应当早做打算才是。这地方实在邪门的紧,若不是众将士都是心志坚毅之士,只怕早就发生变数了。万一要是真的发生变数,到时候我们想哭都哭不出来。」
  
          「这,,,,,,」
  
          令主眉头不由一皱。
  
          此时这些将官所说的话,令主自然是知道其忠义。
  
          可是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令主却实在下不了决定。
  
          不管狐族的藏身之地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却已经影响到了众将士的情绪。这对于军中将士来说,本身就会影响极大,若是再这么持续下去,的确不是明智之举。
  
          然而现在这种时候,那怕是令主也实在下不了这个决定,更不知道现在这种时候到底应当怎么做才好,,,,,,
  
          毕竟这种事情,令主以前也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免费阅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