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226 章

    第  226  章
  
          游伏时的神力和剑意大大出乎钟离卿意料之外,  他原以为对方拿剑不过是壮势。
  
          论剑,谁能玩的过自己?
  
          钟离卿凭一把剑便能在灵境大陆称霸,上来之后更是有钟离家血脉传承。
  
          游伏时怎么可能伤得了他?
  
          然而钟离卿低头看着自己胸口,  迸溅的血花已经打湿衣服,让他不得不正视游伏时。
  
          相反,  对面的游伏时却丝毫不在意钟离卿的想法,  他只想将人早点打趴下。
  
          易玄老蹭在叶素后面,  让他看着十分不爽!
  
          要不是御神该由御神对付,  游伏时早跑了,他更想像以前一样,跟在叶素身边。
  
          一想到这,游伏时对钟离卿更加不满。
  
          此时此刻,  他早已经忘记易玄之所以跟在叶素身后,是因为要赢回归之战。
  
          两位新御神四目相对,  皆燃起战意,只不过风马牛不相及。
  
          最先动的是游伏时,  他手腕猝然一抖,  泣血剑竟让人产生软剑的错觉,仿佛在生出了波浪,实际只是剑意发生变化,同一时间还发出尖唳怪声,  瘆人可怖。
  
          当然如果叶素他们听一听,一定会觉得这声音十分耳熟,分明就是泣血在嚎叫。
  
          他骤然出手,  剑若闪电,  快如游龙,钟离卿同样挥剑,  剑身发出长啸一声。
  
          两把剑身相抵而对,发出尖锐金石撞击声,因为他们全力抵对,剑刃交抵之处传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刚才是我轻敌。”钟离卿双目从剑身上露出,眼底还有血丝存在,带着势不可挡的杀意,“论剑,钟离家才是最强的。”
  
          语毕,他突然发力,神光自剑柄传递,瞬间便传遍剑身,已然逼退游伏时。
  
          不等游伏时动作,钟离卿剑脱手而出,直直刺向游伏时,途中一剑化万剑,将游伏时所有前路全部包围挡尽。
  
          最快的那几道剑影已经逼近游伏时面部,甚至有两道剑影刺向他双眼。
  
          钟离剑意霸道横生,蕴含浓厚神力,一旦出鞘,难以抵抗,属于钟离卿的杀招。
  
          当年在浮世三界交汇处,叶素曾和风剑神交手那一招,便是风剑神从钟离剑意中悟出来的,不及钟离剑意千分之一。
  
          此招一出,神山之上,诸神皆静。
  
          更不用提离得神山之下,离得最近的那些散神,全部停了一瞬,回头看向中间那两位御神。
  
          所有人脑中一片空白。
  
          钟离卿丝毫不敢松懈,他手中已无剑,张开双臂神力操控剑影。
  
          那两道剑影又刺近了一分。
  
          游伏时倏地抬眼,长睫几乎与剑尖擦过,只要那两道剑影再近一点,便能刺中他那双如同紫宝石般漂亮的眼睛。
  
          然而游伏时依旧面无表情,眼中甚至一丝畏惧皆无。
  
          这一刻,钟离卿脸色大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剑影竟然再无前进的可能。
  
          即便神
  
          力催发到最大,万道剑影也只停在原地,不再动弹。
  
          无法操控自己的剑影,下一步……自然就是失控!
  
          果不其然,游伏时忽然抬起左手,只是那么轻轻一弹,那两道几乎刺进他眼睛的剑影便倏地消弭在天地之间。
  
          随后游伏时一挥袖,原本朝向他的万剑忽然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钟离卿咬牙再度释放神力,企图夺回对剑的操控权,连剑都无法控制,他还有什么脸当御神。
  
          过度释放神力,导致钟离卿自脖子开始,青筋暴起,他牙后根快咬碎了,也阻止不了万剑缓缓掉头的趋势。
  
          此时,神山之上,众神纷纷倒吸一口气,尤其是十八家御神们,钟离御首脸都白了。
  
          这已经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钟离家的面子被踩在地上摩擦!
  
          谁能想到钟离卿过度释放神力都比不过游伏时,看对面游伏时的状态,他甚至和之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分明还未尽全力。
  
          “看不出来儿子还有点本事。”容崖震惊,他还以为自己儿子要彻底靠着叶素吃软饭呢。
  
          游离绛:“……”
  
          在众人各有所思之际,万道剑影彻底掉转头,钟离卿完全失去对自己本命剑的控制,眼睁睁望着万剑朝自己刺来。
  
          那瞬间,钟离卿浑身定住,随即才反应过来,放出神界,试图挡住自己的剑。
  
          剑影不断被消融,最终那一把真剑破开了钟离卿设置的神界。
  
          钟离剑意即便是他自己也无法破开。
  
          其他剑影随着破口涌进来,打在钟离卿身上,他无暇阻止,剑影纷纷刺进去后消融,但伤害却是实打实的。
  
          钟离卿抬手用掌心生生握住冲过来的真剑,手心被割破,他被剑势刺退数丈之远,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又猛然吐出一口血在剑身之上。
  
          而这时,游伏时又一次逼近,泣血剑横在钟离卿脖颈处,他微微偏头:“你输了。”
  
          钟离卿脸色苍白,他四处张望,却发现自己的领地已然被游家的散神占据大半,而钟离家的散神甚至只刚刚越过中间的沟壑线,那里有几个龟妖散神,顶着龟壳挡住了冲过去的钟离府散神。
  
          原本守在后方最厉害的那几位散神,不知什么时候被叶素他们拿下,绑了起来。
  
          “你还想一战?”游伏时再度抬起泣血剑,剑刃抵在钟离卿脖子上,几乎要割开他的皮肤。
  
          “休战!钟离家认输!”上方钟离卿的母亲突然喊道,生怕游伏时伤了自己儿子。
  
          游伏时转头朝神山之上看去,钟离御首的脸极为难看,一双眼睛几乎快喷出了火。
  
          当年他就有不好的预感,游离绛和容崖,一个是游家最强御首,另一个也是容家有史以来血脉最强大的御神,两人结合孕育出来的新御神,绝对不会差。
  
          钟离御首理所当然动了手脚,只不过对方上来晚于钟离卿,平日作风懒散,根本看不出来有任何威胁,他才放松了。
  
          ……早知道……他该
  
          下手再狠一点。
  
          钟离御首用力闭上眼,仿佛一瞬间变得苍老:“钟离府认输。”
  
          游伏时立刻收了泣血剑,飞快走到前面易玄背后,伸出一只手将他拎开,自己挤到了叶素旁边。
  
          易玄被触碰后领时,握住重明刀的手顿时起势,不过余光见到来人是游伏时后,又硬生生收了刀,若无其事顺着他的力度挪了几步。
  
          自己是师兄,让一让也无所谓。
  
          易玄心想,如今他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心思敏感的少年。
  
          不和某个不懂事的小师弟计较。
  
          “我手疼。”游伏时挤到叶素身边,把泣血剑一扔,露出自己有些发红的掌心,有些可怜兮兮道。
  
          被扔掉的泣血剑:“???”突然用力握它,它还剑柄疼呢!
  
          即便叶素明知道某位小师弟不过是故意拿乔,但还是愿意哄着他,指尖轻轻抚过游伏时掌心:“好点了?”
  
          “你再摸摸。”游伏时认真道,“刚才那几道剑影差点划伤了我。”
  
          他凑到叶素面前,示意她看自己的眼睛,不着痕迹将那张漂亮矜贵的脸最好看的角度展现在叶素面前。
  
          易玄闻言往边上又挪了挪,有的御神是真的不要脸。
  
          而不远处,另外一位御神,钟离卿失魂落魄握着自己的剑身,甚至没有感受到掌心的疼痛。
  
          如果说之前输给叶素是因为自己大意,那么这次的回归之战,游伏时彻底全面的赢过了他,还是在自己最擅长的一面,将他打败。
  
          钟离卿低头望着脚下被自己血染红的一小片草地,神情恍惚。
  
          他竟然输了……
  
          “既然回归之战胜负已分,这座神山的归属就是我们游府了。”游离绛转头对旁边钟离御首道。
  
          “只是一座神山而已。”钟离御首已经恢复了神色,若无其事道,“你们想要便拿去,日后还会有神山出现。”
  
          “这么庞大丰富的神山,你们也就大概再等万年吧。”容崖幸灾乐祸道。
  
          过于强大的新御神诞生会损害孕育者。
  
          游离绛便是因为诞下游伏时,导致境界后退,这才给了钟离家扩张的机会,如今游伏时回来,她身体也被他养好了。
  
          钟离家不会再有机会,像前些年那么猖狂。
  
          最终回归之战,以钟离卿失败,游府散神占据对方领地结束,自从新神山归于游家,上重天势力重新规划。
  
          ……
  
          回归之战胜利后,游府当夜便举行盛宴,还大方邀请了钟离家的御神们,只不过对方根本不愿意来。
  
          叶素和千机门的人坐在一起,紧靠着她的是夏耳和颜好,一个非要为大师姐敬酒,另一个坐在她旁边念叨着上重天好多美人,简直是合欢宗的天堂。
  
          “受、不、了。”明流沙偏头看了一眼花痴的颜好,摇头慢吞吞道。
  
          西玉理了理自己发鬓,才端起桌上的酒:“二师兄,你不是想起来了,怎么还这么说话?”
  
          “我就喜欢你们憋着气,听、我、讲、话。”明流沙惬意地喝了一口杯中酒,一会快一会慢道,“刺、激~”
  
          西玉:“……”
  
          另一边连怜和程怀安坐在一起,两人头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悄悄话。
  
          至于徐呈玉原本和自己师弟师妹坐在一起,结果醉醺醺的藏六带着自己儿子藏七坐了过来,非要拉着他喝酒。
  
          徐呈玉满脸无奈,却只能陪着他们一起喝。
  
          “荼尤在中重天。”易玄站在玲珑骨于承悦身后道,荼尤明明早已经到了渡劫期,但始终未飞升,一直到前些天不得不飞升,才上来了。
  
          她没有去浮世院,一个人就在中重天混迹。
  
          于承悦低头望着手中的酒杯,低声道:“最好两不相见。”
  
          易玄抬眼朝周围看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真实的笑意,许多他在浮世大陆所熟悉的人。
  
          大师父、二师父,曾经一起参加宗门大比,到现在也一直并肩作战的吕九,还有大师姐……
  
          易玄抬手拍了拍于承悦的肩膀,转身走开了。
  
          角落里谷梁天一个人默默蹲着,他对这种盛宴并没有什么感觉,还不如回去修炼,虽然成了散神,但他打不过的人还是打不过。
  
          啧,一群天赋党,比他还努力,麻烦!
  
          另一边,游伏时终于糊弄完那些御家,穿过人群,精准找到了叶素。
  
          但他没有靠近,反而传了一条讯息给叶素。
  
          【你答应我的事,还没有完成。】
  
          叶素收到讯息时,还在和旁边的人说话,看完后抬眼扫过群神中的游伏时,随即放下酒杯,若无其事对他们说了几句话,便脱身离开。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宴会。
  
          月夜微风轻轻抚过,叶素脸色醺意渐渐散去,慢慢朝游伏时住处走去。
  
          大概是等得不耐烦了,游伏时又从住处往回走,走了会才撞上叶素。
  
          “你好慢。”游伏时望着叶素,面上似乎不太高兴,但眼中亮光快溢满出来,他眉骨轻轻上扬,缓缓道,“大师姐。”
  
          叶素笑了一声,朝游伏时走去,伸出手牵住她的小师弟:“只是在想要教你什么。”
  
          “……”
  
          某位小师弟忽然沉默,脸逐渐泛起薄红,连向来微凉的手都变得灼热起来。
  
          他跟着叶素往自己住处走去,轻声问:“要教什么?”
  
          叶素拉着他进去,将房门合拢,转身看向小师弟的眼睛:“还未想好,先从温习开始?”
  
          以前功课学得一塌糊涂的小师弟,这时候忽然变得聪慧起来,闻言便向前一步,微微低头亲了过去。
  
          叶素一顿,随后双手环住他的腰,张口咬了咬小师弟的唇,亲自教学。
  
          ……
  
          屋外,游府宴会依旧热闹,烟火忽然升空,所有人皆仰头望去,脸上洋溢着全新的期盼。
  
          一切过去了,一切又将继续向前。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