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161 章

  在轮转塔内,  叶素曾猜测过游伏时可能是第一个玄阴之体,但后来觉得不太对。
  
  传言玄阴之体是一个小宗门的弟子,一直被锁在地下,  后来小宗门目光短浅拿着血出去卖,  才被人发现端倪,  差点引发修真界动乱。
  
  几大宗主在两千多年前明显见过玄阴之体,  若游伏时是那个玄阴之体,  在宗门大比时,  几个宗主不应该不认识。其次属于游伏时的泣血剑也一直待在吾剑派剑冢,  两千年多前也在,  无人拔/出来,时间线对不上。
  
  上个玄阴之体显然遭遇了一些不好的事,叶素想起小师弟平日懒散矜贵的样子,加上几处逻辑不通,她下意识推翻了这个猜测。
  
  如今叶素盯着阴阳盘中面相普通的人,  她再无法忽视心中那道声音,  对面的人就是小师弟。
  
  “蓬莱幻术出现在了他身上,所以蓬莱圣使将人带了回来。”蓬莱掌使望着十字架上的人道,  “但我从未见过他,也从未对蓬莱以外的人下过幻术。”
  
  两千多年前,  蓬莱掌使一见到游伏时便被震住,  蓬莱幻术是掌使之间传下的东西,  只有上任掌使消亡前,  才会随着其他一起传给下任掌使。
  
  可想而知,当时的蓬莱掌使见到被救回来的玄阴之体,  有多震惊。
  
  “我解开了他身上的幻术。”蓬莱掌使道,  “他的样子……曾经出现在掌使卷宗内,  我们认为他是神殒之前的蓬莱掌使。”
  
  “不可能。”叶素直接否认。
  
  蓬莱掌使看向对面的阴阳盘:“为何?”
  
  阴阳盘中换了一个片段,有人站在书架前,打开了一幅卷轴,里面画了游伏时的样子,他站在树下回眸看来,紫色双眸显得神秘清贵。
  
  “画像出现在你们蓬莱卷宗内,就是掌使?”叶素手指掐在指骨上,面无表情道。
  
  小师弟那么懒,根本不像是什么掌使。
  
  “那里是放置历代掌使的画像的地方,代表他们幻术之下真正的模样。”蓬莱掌使道,“只有掌使才能进去。”
  
  “……既然他是神殒期之前的蓬莱掌使,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小宗门的弟子?”叶素看向蓬莱掌使,“如今也有一个玄阴之体,她也是你们蓬莱某一任掌使?”
  
  “这位?”蓬莱掌使手一挥,阴阳盘上便出现了宁浅瑶的脸,“她不是掌使,也不是玄阴之体。”
  
  “但她的血可以让法器提升境界。”叶素缓缓道,这是原著中宁浅瑶最大的金手指。
  
  蓬莱掌使叹了一声。
  
  这时,阴阳盘上又有了新的变化。
  
  幽深灰暗的地牢内一片混乱,那些人似乎在躲藏着什么,终于有人杀进来了,目标便是十字架上的玄阴之体。
  
  在打斗中,小宗门的一个人悄悄从地上爬了起来,指尖灵力一闪而过,刺进了玄阴之体的额头正中,从中抽出了一滴血,用瓶子装好,再迅速逃离。
  
  进来的那些人还在为争夺玄阴之体打斗,无人注意玄阴之体的额头上出现的伤口。
  
  若不是那道伤口在渐渐痊愈,叶素几乎要以为他早已断了呼吸,绑在十字架上毫无动静。
  
  “这个人此后隐姓埋名。”蓬莱掌使开口后,画面便倒转,停留在出手伤玄阴之体的那人脸上,“后代带着这滴血辗转,我们感应到最后的踪迹在千机门。”
  
  叶素骤然抬眼看向蓬莱掌使:“她用了这滴血,才成为玄阴之体?”
  
  掌使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阴阳盘却再一次换了片段。
  
  一个修炼室中,杨谈面前放着木浴桶,里面坐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孩,他从乾坤袋中拿出熟悉的瓶子,捏开小女孩的嘴,将瓶中那滴血喂给了她。
  
  叶素一眼便认出那个两三岁的孩子是宁浅瑶。
  
  两三岁的宁浅瑶喝下那滴血后,浑身变得通红,从皮肤毛孔中渗透出血,她先是捂着肚子弯腰,随后便跌下去,开始哀叫打滚,水中很快变得血红一片。
  
  叶素看着这个画面,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他们用上了那滴血,人为制造出玄阴之体。
  
  “那滴血是他的额灵血,不会被轻易消融。”蓬莱掌使道,“你们还有机会找回来。”
  
  叶素盯着从水中出来的宁浅瑶,她笑得很开心,不停在杨谈面前转圈,说着什么,显然并非懵懂不知。
  
  “我听说玄阴之体被带出地牢后,还辗转了数次。”叶素转头看向蓬莱掌使,“我能不能看看?”
  
  蓬莱掌使顿了顿,挥手让阴阳盘上的画面变化。
  
  叶素盯着那些画面看,甚至没有多眨一次眼睛,每一个画面都刻在脑海中。
  
  “这个时期,他的境界归零,几乎没有清醒过,可能对外界失去了感知。”蓬莱掌使低声道。
  
  没有感知,不代表没有受伤。
  
  叶素在心中默默道。
  
  某个小师弟手指破了皮,也要伸过手,让她用灵力安抚。
  
  ……
  
  “两千多年前你们救下了他。”许久,叶素忽然问道,“他在蓬莱待了两千多年?”
  
  蓬莱掌使点头道:“幻术解开时,他醒过一次,之后便沉睡了两千年。等再醒来,他待了几年,便离开了蓬莱。”
  
  一睡就是两千年,这倒像小师弟风格。
  
  蓬莱掌使收回阴阳盘:“这些是你想要知道的,我告诉了你。”
  
  叶素盯着蓬莱掌使,渐渐反应过来:“你们找我们有事?”
  
  一直传言蓬莱从不插手俗事,但这些蓬莱人几次对他们伸出援手,不可能只是因为小师弟可能是蓬莱前掌使。
  
  这点前缘,还不够让蓬莱两次三番插手护着他们。
  
  掌使站在阴阳大盘中央,看向殿外:“蓬莱善算,却不是什么都能算。”
  
  “所以?”
  
  蓬莱掌使缓缓道:“即将要倾覆三界的大事发生,你们会是破开死局的希望。”
  
  叶素拧眉:“魔军入侵?”
  
  原著中确实魔军将修真界搅得天翻地覆,最后修真界和妖界联手,才将魔军逼退,镇压住了魔界。
  
  “我们算不到。”蓬莱掌使看向叶素,丢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二十年前,蓬莱突然失去了预知能力。”
  
  “什么意思?”叶素有瞬间怀疑自己的耳朵。
  
  “蓬莱无法再算出任何东西。”蓬莱掌使看向叶素,“他是破局,你们和他命数交葛,是我们最后推衍出来的信息。”
  
  叶素盯着蓬莱掌使,低头看向脚下踩着的阴阳大盘,心中荒诞震撼。
  
  原本以为超然物外的蓬莱,竟然失去了推衍能力。
  
  几个大宗的宗主似乎都还不清楚这件事,对蓬莱多有忌惮。
  
  “我不明白。”叶素不解,“你们从没有算到自己会失去推衍能力?”
  
  “事已至此。”蓬莱掌使沉静望向叶素,“你们可以在蓬莱休息一个月再走,渡劫大能不会在外停留太久。”
  
  ……
  
  叶素从最上层大殿走下去时,脑中全是那个面容普通陌生,但身形熟悉的玄阴之体,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愤怒、生气还有杀意。
  
  小师弟不应该会碰到那些人那些事。
  
  他该是受尽喜欢,被众星捧月,拥有一切最好的东西。
  
  “叶素!”
  
  她才走在院落门外,便听见游伏时的声音,他从里面走出来,见到叶素便告状:“易玄砸坏了我的门。”
  
  游伏时还在房间睡觉,易玄突然挥着重明刀,一刀斩过来,一排房门全部碎了,风从光秃秃的大门刮进去,硬生生把他吹醒了。
  
  叶素抬头看着拧眉的游伏时,忽然笑了起来:这才是小师弟该有的样子。
  
  不是失去意识,灵血被人取了,也无知无觉,甚至连疼痛都感受不到。
  
  游伏时见到叶素笑,十分不悦,觉得她偏心易玄,干净眉眼拧成一团,生气补充:“还有你的门。”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易玄身上魔气比之前浓了几分,他一直试图控制自己体内的魔气,但刚才反而让魔气失去了控制,才毁了所有的门窗。
  
  “我来补。”叶素走过去,将破门扶起来,转身对两人道,“我们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之后再回千机门。”
  
  她一直记挂千机门的护门大阵,待处理完大阵后,她要去找宁浅瑶。
  
  易玄握着重明刀,有些艰难道:“我也一起回去?”
  
  “你不回去,去哪?”叶素半跪在地上,从乾坤袋中拿出工具,开始补门,“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易玄安静下来,他敏锐察觉到大师姐心情不太好。
  
  本来就看易玄不顺眼的游伏时,忽然找到了攻击点,站在叶素旁边道:“等你变成魔,红色的眼睛,更丑了。”
  
  易玄:“……你是妖,也不好看。”
  
  不知为何,从来没有为自己的脸感到自豪的易玄,自从游伏时来了之后,他开始觉得自己的这张脸还不错。
  
  几扇门窗,补起来很快,叶素装上最后一个门,一转身,游伏时便站在她身后,故意不看她,明显很生气的样子。
  
  “不去睡?”叶素清理干净手,上前牵着他往主房走。
  
  游伏时被牵住手,原先特意拧紧的眉,不自觉松了,刚要开口说话,又想起自己还在生气,便十分努力保持沉默。
  
  院子内,重明和易玄站在一角,一齐扭头看着两人进房。
  
  “他们师姐弟感情真好。”重明诚挚道,“你大师姐应该不会嫌弃你是魔。”
  
  易玄踢开脚边的石子:“妖和魔不一样。”
  
  妖能和修士结伴生契约,魔没有伴生一说。
  
  “人和人也不一样。”重明笑道,“你的大师姐的品性,你最了解。”
  
  易玄沉默,他知道,也正因为知道,他怕连累千机门。
  
  不是所有人能接受一个魔在修真界宗门内当弟子,千机门甚至还未完全崛起,如果因为他而遭受到打击。
  
  易玄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如果我有魔主的境界,是不是没有人敢对千机门动手?”易玄低声道。
  
  正初尊人和蓬莱掌使的力量,让他一直记忆犹新,渡劫大能,近神的力量,随手撕裂空间,以声杀人。
  
  倘若他达到了魔主的境界,便也拥有了这份力量。
  
  这时,重明的手搭在易玄肩膀上,让他清醒过来。
  
  重明仿佛能洞察他所有无论是正面还是阴暗的想法:“你可以修到魔主境界,但要保持神志,不可嗜杀。”
  
  魔之所以为魔,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杀人无度。
  
  “……我知道。”
  
  屋内,叶素望着趴在床上玩雾杀花的游伏时,良久后,问他:“你额头上的伤怎么来的?”
  
  游伏时转头看她,抬手抹了抹自己光洁额头:“什么伤?”
  
  “本体。”叶素视线落在他手中的雾杀花上,“额头上有一道白痕。”
  
  游伏时坐了起来,不承认:“我和它长得一样,没有白痕,不丑。”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