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144 章

  从塔内出来或多或少都有收获,  易玄在里面不停歇和六七阶妖兽对战,身上的气息更加凛冽,若是再给他两个月时间,  出来一定比现在更强。
  
  谷梁天恢复了原先悲天悯人的表皮,  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
  
  连陆沉寒都翻车栽了,  他也没什么值得感到不快。
  
  当然,  这些人中除了宁浅瑶,  她没能得到参悟锻炼,  从轮转塔拿出来的只是一件法宝,  甚至还没有她手里的那些法宝厉害。
  
  宁浅瑶心中烦躁不安,  她太害怕叶素和游伏时出来,如果他们出不来该多好。
  
  九转回魂丹一事,最激动的人当属丹宗宗主,他到现在神色依旧无法平静,喃喃道:“怎么就吃下去了?”
  
  他还想见见九转回魂丹的样子,  也许能分辨出一些用材。
  
  吾剑派宗主周奇忽然问易玄:“重明刀化灵了?”
  
  宁浅瑶心中重重一跳,  垂下头,眼神慌乱。
  
  易玄点头,  手握着自己的刀,重明便从里面出来,  礼貌对所有人点了点头,  即便面对几大宗主也并不怵。
  
  “我以为重明刀不能化灵。”封尘道人看向易玄手中的刀,  “过往一直有人说重明刀有缺陷,  虽有灵的意识,但无法化灵。”
  
  “可以化灵。”易玄只说了这么一句。
  
  当时梅仇仁在第四层,  谷梁天上了第六层,  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剩下的都不是多嘴的人,也没插话。
  
  “在里面有什么契机导致了重明刀化形?”封尘道人继续问道。
  
  “嗯。”易玄应了一句便没了声。
  
  游伏时和宁浅瑶的事,得等叶素出来处理,易玄不想先告诉其他人。
  
  封尘道人顿了顿,最终没有再问。
  
  ……  
  
  第八层,泣血剑还在到处追雷。
  
  游伏时躺在叶素腿上睡了几天,终于有些无聊起身,他坐在旁边,偏头出神望着叶素。
  
  叶素脸色并不好看,满头的汗,后背也湿了一片,那些雷一道又一道地精准劈向她,打入体内。
  
  有时候叶素的神识还会不受控制溢出,但没多久又被收了回去。
  
  游伏时趴在她腿侧,偶尔伸出指尖去碰那零星几道细微的神识,仰头看着叶素许久,有些贪恋她身上的温度。
  
  他想了想,把手腕上的雾杀花褪下,小心翼翼戴在叶素手上,再化出本体缠在她同一只手上。
  
  小黑蛇懒洋洋缠在大师姐手腕上,尾尖还有些微翘,脑袋在她手背上蹭了蹭后,便趴在那一动不动。
  
  此刻,叶素正在用神识引雷,让它们将识海面积凿大。
  
  这些雷专门劈她的神识,哪里神识多就往哪里劈,神识受伤比身体更严重,每一分疼痛都入至骨髓、筋脉。
  
  叶素向来不是一个浪费的人,这些神识金雷来都来了,不能白来,得留下一些东西才行。
  
  她便引着翻腾的识海往外流,让那些雷硬生生在自己灵府中凿宽识海面积。
  
  不难,只是要在极致的疼痛中精准操控识海,忍受着神识和灵府被劈的双重痛苦而已。
  
  灵府内,缩小版的神识叶素正在引导那些劈过来的雷劈在哪些地方,忽然若有所觉,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手腕。
  
  这熟悉的感觉……
  
  小师弟化了本体?
  
  叶素心中有些可惜见不到小师弟本体,她还要继续用这些金雷淬炼识海。
  
  难得有机会,有地方淬炼神识,对天生神识的人是绝佳训练场地。
  
  ……
  
  第七层,陆沉寒始终上不去第八层的楼梯,趴在拐角处无法再移动一点。
  
  那两人轻而易举登上了第八层,这让陆沉寒无法接受,他本该是第一人,拿到大比第一,登塔也该是第一。
  
  如今什么都没有了。
  
  “沉寒。”七绝从剑中出现,握着他的手,“我们下去。”
  
  陆沉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甩开她的手,布满血丝的眼睛望着七绝:“你也打不过泣血剑?”
  
  “……他是邪灵。”七绝看着对面有着熟悉相似面孔的青年道,“沉寒,你想上去必须先下去,”
  
  陆沉寒盯着七绝嘶哑问道:“什么意思?”
  
  “第七层藏有一个法阵阵法。”七绝用极轻的气音道,“很久之前你……父亲和万佛宗圣女一起设下的禁阵。”
  
  禁阵用了万佛宗圣女的血,陆沉寒体内有一半她的血脉,应该能开启阵法。
  
  陆沉寒顿时用七绝剑支撑着自己起身:“你知道在哪?”
  
  七绝点头:“当年我和你父亲一起进了第八层。”通过这个禁阵。
  
  陆沉寒盯着她许久,终于同意下去。
  
  七绝替他除去周边妖兽,陆沉寒得以再度恢复,他朝着剑灵说的位置走去,是第七层最角落的地方。
  
  一人一剑灵花了足足半个月才从楼梯那边杀到了禁阵之地。
  
  陆沉寒依言用七绝剑割开自己的手,滴入地面。
  
  血滴在地面的瞬间,便隐隐出现阵法纹路,随着陆沉寒的血不断滴下,血开始蔓延开来,直至将整个阵法纹路涂满。
  
  良久,陆沉寒眉心紧皱:“没有反应。”
  
  “要再多放血。”七绝笃定道,毕竟不是万佛宗圣女,只是她的儿子,体内掺杂了另一半陆决的血。
  
  陆沉寒挥剑在自己掌心再割一道,让血流得更快,终于禁阵红光大亮,顺着地面,不断延伸,直至扒上楼梯。
  
  “现在再往楼梯上的阵线走。”七绝道,“威压会消失。”
  
  陆沉寒仰首,阴霾许久的脸终于拨开云雾,他挥剑斩掉冲过来的妖兽,直奔楼梯。
  
  到了楼梯口稍稍犹豫,便大步跨了上去,果真没有再感受到任何威压,竟然在轮转塔内藏有禁阵。
  
  “我父亲和母亲……他们如何瞒住其他人的?”陆沉寒问七绝。
  
  “当年上到第七层的人只有他们二人。”七绝回忆道,“最后两人上了第八层。”
  
  陆沉寒低头看着脚下的阵线,他母亲竟然能镇压住轮转塔的威压。
  
  ……  
  
  游伏时最先察觉异动,他松开叶素手腕,瞬间恢复人形,只有一层黑色薄衣覆盖在身上,他将地上的衣物捡起来,低头穿上。
  
  陆沉寒走上来时,他刚刚将腰带系好。
  
  “这就是第八层。”陆沉寒登上来后,望着金色雷海,眯眼道。
  
  泣血剑已经回到了游伏时手上,泣血也从剑中跑了出来,不知为何他望着陆沉寒,快流哈喇子了。
  
  游伏时偏头淡淡扫了一眼泣血,某剑灵顿时低头抹嘴,安分守己站在旁边。
  
  “怎么?”陆沉寒得到父母的馈赠,一时信心爆棚,他看向游伏时,双眼冰冷,“没有料到我还能再上来?”
  
  游伏时对这种话没有感觉,只站在叶素前面,握住泣血剑。
  
  “我听说你是后来才加入千机门。”陆沉寒对游伏时道,“何不加入昆仑?灵气、灵石取之不尽。”
  
  见游伏时不出声,陆沉寒再次道:“你和我联手将她斩于塔内,出塔后我向道人推荐你加入昆仑。”
  
  陆沉寒想要在这里杀了叶素,即便踢他下去的人是游伏时。
  
  他从叶素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游伏时有邪剑相助,他只能选择合作。
  
  “你说联手就联手?”泣血没忍住杠道,“小小化神期,胆子挺大。”
  
  陆沉寒听见泣血剑灵的话,先是皱眉,随后对游伏时道:“一个剑灵,妄图骑在你头上,该好好管教了。”
  
  泣血见到有人挑拨他和主人的关系,顿时暴火:“我还要骑在你剑灵头上,有本事来管教我。”
  
  说完他就往七绝那边冲,显然又是要肉博。
  
  陆沉寒眉宇一冷,就要对泣血动手。
  
  这时,游伏时低头缓缓从古银剑鞘中抽出泣血剑身。
  
  泣血剑被抽出来时,第八层红光大现,竟然将金海雷光压制下去,邪而不魔的气息蔓延开来。
  
  陆沉寒下意识退了一步,他太知道泣血剑的威力,这剑过于邪门。
  
  游伏时垂眼掩去那一抹闪过的紫色,再抬眼时便骤然出现在陆沉寒面前,朝他斩去。
  
  陆沉寒脊背一寒,急急朝旁边退开,挥起七绝剑抵御。
  
  这时候,七绝剑灵无法指望,因为在泣血剑被拔.出来那一刻起,泣血身上似乎有一层禁锢消失,力量突然大增。
  
  作为一个剑灵,泣血并没有性别之分,和七绝完全不同。
  
  他说骑在陆沉寒的剑灵头上,真的要骑在她头上。
  
  七绝的剑意强,但泣血的剑意同样不弱,甚至带着从血海厮杀出来的冲天煞气。
  
  根本没有几招,泣血便抓住七绝的脖子,将她抡在地上,直接一屁股坐在这剑灵头上。
  
  七绝自出世以来便备受尊重瞩目,所有人都说她是神兵,每一任主人都是当世最强者,荣耀又辉煌。上一任主人更是历代中最强的那一个,还让她化成了剑灵。
  
  那些日子主人教会了她怎么生活,连看待这世间的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从来没有这么一刻,如此受辱,还是第二次。
  
  “你剑灵被我骑在了头上。”红衣男嚣张跋扈地对陆沉寒喊道。
  
  陆沉寒根本抽不出精力多看剑灵一眼,游伏时招招相逼,比起在宗门大比赛场上更强,似乎能预料自己每一式,他根本赢不了。
  
  泣血大概是腻了,起身抓住七绝脑袋往地上一磕:“你脑袋坏了,我帮你治治。”
  
  七绝整个剑生濒临崩溃,最后直接灵体化散,回归到剑中。
  
  泣血夸张叹了口气,眼睛转了几圈,忽然靠近塔墙边,明明是封闭的门,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突然开出了一道窗:“主人!把他扔出去!”
  
  游伏时视线一转,瞬移到陆沉寒面前,剑花甩出,挡住七绝剑,再度伸出一脚,将陆沉寒踢出了轮转塔。
  
  塔外突然发现第八层封门被打开的众人:“……”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