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63 章

  整片荒土天空逐渐昏暗,  黑色沙尘暴席卷而来,隐隐有遮天蔽日的势头,仿佛知道有人要逃出去,  所以要将一切东西摧毁。
  
  不祥的气息在整个界中蔓延,  所有人深知若这次出不去,  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出去了。
  
  程怀安提笔再次加快速度,  他完成的极快。
  
  叶素也不慢,  但正中心那块碑符纹太过复杂,  又极为耗神,  依旧还未完成。
  
  至于连怜,  符阵画到一半时,她握笔的右手在发抖,始终无法继续下去。
  
  疼,那种从骨缝里透出来的疼痛,让她的手抖得厉害,  连怜下意识只想逃避。
  
  “你怎么了?”周云负责御剑带她,  见连怜久久不动笔,不由问道。
  
  “无事。”连怜左手用力紧紧扣住右手,  强制继续下去。
  
  她的伤已经好了,不应该会感觉到疼。
  
  连怜脸色苍白,  紧咬着牙关,  左手用力带着右手继续。
  
  ……
  
  等到连怜最后封符时,  她浑身湿透,  再被已经近在咫尺的风沙一吹,刺骨寒冷,  但心中却升起一股热意:她画出来了!不再只画完一个符箓便画不下去,  她能做到!
  
  西边石碑符纹一补充完,  明显能感受到界内的气息流动在发生变化,那股令人不适的荒途感开始消失,甚至有灵气慢慢回流,但黑色沙尘暴却愈演愈烈。
  
  “撤过来!”徐呈玉冲连怜和周云喊道,让他们往正中心的石碑走,他腾空飞上去,握住剑,朝逼近的黑色沙尘暴劈去。
  
  剑意料峭凛然,直直劈向那股巨大如长龙的沙尘暴。
  
  “屠前辈……”周云回头看着身体已经膨胀到极致的屠世被黑色沙尘暴包裹,眼中一股涩意弥漫开来。
  
  众人围在正中心的石碑前,替叶素挡去黑沙尘暴的袭击,但周边的石碑又开始被卷吹的摇摇欲坠,极有可能二次倒塌。
  
  所有人皆未注意到,正在石碑前填补符纹的叶素身上也被煞气所攻击,因为她速度没有慢下来过,一直如常。
  
  叶素全神贯注盯着石碑纹路,手不停往下画,只腾出一点灵气护住自己的灵府识海。
  
  “符成。”
  
  叶素将碑上的符纹填补完后,整个界内仿佛瞬间凝固,石碑林中金光一闪,符阵启动,黑色沙尘暴竟然慢慢开始褪去。
  
  只是这里依旧是死局,无人能出去。
  
  “屠前辈!”马从秋眼尖发现黑色沙尘暴散去后,西面碑前半跪着屠世。
  
  或者说屠世的双腿已经没有了,甚至连法阵都倒地,因为他的手也胀炸了。
  
  “生死逆转,阵法由我。”屠世盯着正中心石碑前的叶素,念着这句法咒。
  
  他的脸已经裂开,透着灰败的浅色白光,仿佛下一秒炸开的将是他的头。
  
  叶素同一时间,也在念这句法咒:“生死逆转,阵法由我。”
  
  从两人站立的位置开始,法阵结成、旋转。
  
  ——逆生死,阵成!
  
  界内一片光芒照耀,正中间石碑前的众人,离开时眼中最后一幕便是屠世以身饲阵,元婴破裂,本相彻底消失。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屠世记不清了。
  
  他后来才进的万佛宗,每天跟着师父们修禅问道,学习法阵。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愿望从吃饱到学好法阵,再到当佛子,每一件事都实现了。
  
  他记不清是一直有人认为他不行,还是当上佛子之后才有异议,觉得他无论从性格还是外在都不适合一个佛子,但他不在意,甚至将下一刻目标定为顺利继承万佛宗。
  
  可惜,佛子一年都未当完,他一脚踩进这个秘境,再也出不去了。
  
  金丹破裂的那瞬间,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但屠世不甘心,挣扎了两百年,重修金丹,结元婴,入化神,甚至到了合体期。
  
  有时候屠世会想,不如干脆自己在这里渡劫成神,直接飞升算了。但界内的灵气日益稀少,他终究要面对消失的可能。
  
  偏偏这时候又有几个年轻修士也掉了进来,还找到了可能出去的方法。
  
  屠世觉得是佛神冥冥之中保佑自己,为他带来了一线生机,只是这份高兴并未维持多久,他发现这个法阵是个死阵,西面石碑断裂,煞气冲天。
  
  要想逆转生死阵,须得有一人留下来引煞气。
  
  屠世不是没有过挣扎,他也确实想要出去看看外面变成了什么样。
  
  不过……
  
  屠世双手合十,忍着身体膨胀撕裂的痛苦,定住煞气。
  
  在死之前,甚至面带笑意:万佛度人,他屠世无愧佛子之称。
  
  ……
  
  生死阵逆转,众人得以逃出无尽深渊,荒城秘境开始无端崩塌,将里面所有的修士踢出去。
  
  一行人矗立在外,久久无法回神。
  
  一个才认识不久的前辈,就这么以惨烈的形式牺牲在他们眼前,任谁也无法接受。
  
  叶素低头看着屠世给她的手札,这或许是前佛子唯一证明他还活了两百年的证据。
  
  “荒城秘境居然塌了。”
  
  “镇境之宝,被谁拿了吗?”
  
  “谁啊,这么厉害?”
  
  “快看,那不是五行宗的程怀安和连怜?”
  
  “旁边那是吾剑派的弟子吧,一定是这两宗门联手将镇境之宝拿走了。”
  
  “不知道荒城秘境中的镇境之宝是什么,应该是好东西。”
  
  被踢出来的修士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只有叶素他们知道,什么也没有拿到手,甚至为了让他们出来,屠世前辈牺牲了自己。
  
  “我要进阶了。”连怜突然道。
  
  程怀安立刻向几人告辞,指间一动,露出两张传送符,往地面甩去,两人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师兄。”马从秋看了一眼传讯玉盘,对徐呈玉道,“我们差不多该回吾剑派抢宗门大比的名额了。”
  
  叶素正好也要去看看师弟师妹,还是打算和他们一起回吾剑派。
  
  至于吕九,她也想参加宗门大比,由于无门无派,她只能以无名宗的名义加入,首先还要先取得一张通行单。
  
  各方有一定的名额,散修直接参加选拔,即能赢得通行单。
  
  “我也去图首城。”吕九道,她既然是剑修,自然该去和剑修争夺通行单。
  
  “传送卷轴没了。”徐呈玉道,“我们坐传送阵回去。”
  
  “师兄。”周云提醒,“我们没有了灵石。”
  
  在界中,马从秋那些灵石也都被用干净了,如今他们灵府内的灵力也暂未完全恢复,御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若你们不介意,可以先等我卖完符凑齐传送阵的灵石再走。”叶素拿出一沓符道。
  
  马从秋有些怀疑:“归宗符到处都是符师,大街小巷是个人都会画符,你的符能卖的出去吗?”
  
  “试试。”叶素仔细想了想道,“不行,可以贱卖。”
  
  再不济,黄二钱那边总应该还有点余钱。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