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62 章

  屠世一脸平静让叶素下来。
  
  叶素从上面落地,  皱眉看着被封住灵府心脉的程怀安和连怜,之前的石碑符纹画起来虽然费力,却从未让他们受过这么重的伤。
  
  “符法同阵,  两个阵眼,  分别位于西面和中心。”屠世手握法杖,  冷静道,  “西面石碑断裂八.九,  阵法煞气皆汇聚于此,  乃大凶。”
  
  “屠前辈,  我们该怎么解决?”徐呈玉问。
  
  “这阵已死,  若无渡劫大能在此,将符纹补齐,其他人触之,死路一条。”屠世看向叶素道,“唯一的解决之道,  便是我将西面法阵煞气除去后,  你和他二人再将西面以及正中心那块石碑符纹补齐,同时开启两个阵眼,  逆转生死阵,方能离开。”
  
  徐呈玉闻言,  松了一口气,  还有办法出去。
  
  屠世没有立刻开始除西面法阵煞气,  而是先等程怀安和连怜疗伤,  看着他们吃下丹药。
  
  “你有匕首吗?”屠世问叶素。
  
  “有。”叶素从乾坤袋中拿出一把匕首,递给他。
  
  “镜子呢?”
  
  “也有。”
  
  屠世半点不惊讶:“要论东西,  还是你们炼器师多。”
  
  他席地盘腿而坐,  将镜子放在大腿上,  再一手捏着头发,一手用匕首割断。
  
  如此往复,屠世将自己花白乱发,以及长眉胡须全部剔了,露出一张青年英俊的脸。
  
  连向来打瞌睡的游伏时都转头去看他,叶素更不可能没注意。
  
  屠世站起身,将匕首和镜子还给叶素。
  
  “这是?”叶素摊开裹着匕首的一叠裁订好的手札,抬眼看向屠世。
  
  屠世颇为自傲道:“这是我在这里两百年研究出来的法阵,可与万佛宗法阵对抗,最后几页是从这个法阵中得到的灵感。”
  
  他顿了顿,又道:“你师祖的情,我还未来得及还,这手札送与你,便当我还了。”
  
  叶素并没有多高兴,她皱眉道:“屠前辈,人情手札该您亲自送到我师父手里。”
  
  “你师父是你师祖的弟子,你又是你师父的弟子。”屠世不在乎道,“都是弟子,交给谁没区别。”
  
  “……前辈要用什么方法除煞气?”叶素突然问道。
  
  屠世:“自然是用我的方法,你一个炼器师也想懂法阵?”
  
  叶素换了个方式问:“逆转生死阵,要付出什么代价?”
  
  良久。
  
  “以己之身,引煞集凶,度他人活。”屠世深深看了一眼叶素,“这就是逆转生死阵的代价。”
  
  “什么意思?”旁边的马从秋没听明白,“度他人活,那屠前辈呢?”
  
  “屠前辈要以一人度我们?”叶素站在屠世对面,冷静道,“两百年,您在这里呆了两百年,难道不想出去看看?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一定能全部出去。”
  
  “天真。”屠世握着法杖,仰头大笑,“石碑符法双阵闻所未闻,杀意超前,若非你能补齐符纹,我们这些人只会随着灵气干涸,彻底消失。”
  
  这里是界,夹在虚实之间,和千机门那种灵气干涸不同,这里没有了灵气,界便会和里面所有东西一起灰飞烟灭。
  
  “想来我命中该绝,幸而死前能见到新人,也算了却意愿。”屠世紧握法杖,一字一顿道,“万佛度人,即为度己。”
  
  叶素三人修填符纹时,屠世便在研究石碑法阵,从最开始研究得到灵感,推研出另外几种法阵,到后面发现死阵煞气,他不是没有挣扎过。
  
  两百年,整整两百年,屠世怀着希望,重新修炼,等着有朝一日可以出去。
  
  这一天终于要到来,却突然被截断。
  
  几番挣扎犹豫,到最后屠世做出了选择。
  
  眼前只剩下这一条路可以走,再不走,界即将破碎消失。
  
  “待到来年,万佛宗选出佛子,你们可以给我倒杯酒说说。”屠世洒然一笑,“我还从未喝过酒,左右死了,得尝一尝。”
  
  众人沉默许久,无人应声。
  
  直到吕九问:“前辈已经合体期,早结成元婴,不是仍有一线生机?”
  
  修士结婴之后,相当于有了第二条生命,只要元婴未损,将来有契机能重新投世。若为大能,还可保持记忆。
  
  但引煞集凶,万般炼狱,无尽痛楚,元婴也不能摆脱。
  
  “是,仍有一线生机,所以我是最适合的人。”屠世没有将心中所想说出来,反而顺着吕九的话,指着徐呈玉和程怀安道,“何况这两个小子连法阵都不会,更别谈如何度他人活。”
  
  屠世原本还想先进杀阵,等到后面没有办法后悔,再告知他们,没想到叶素如此敏锐。
  
  “前辈,你若是回不来,我拿着这本法阵手札学一学,到时候专门去打压你们万佛宗。”叶素忽然道。
  
  屠世:“???”
  
  这年轻人在说什么东西。
  
  “我交给你,只不过是想将来会有人学我的法阵。”既然说穿了,屠世也不遮遮掩掩,他看着叶素摇头,“你当法阵是符箓,随便学学就会了?”
  
  才悠悠转醒的连怜和程怀安闻言:“……”
  
  “时间所剩无几,我能察觉到界开始不稳了,既然你们二人醒了,便继续。”屠世缩地成寸,骤然立在西面石碑前,“叶素,记住阵眼开启同时,逆转生死阵。”
  
  他单手在空中画法阵,一手握紧法杖,口中念咒:“万变不离,佛生法无,生死逆转!”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他抬起法杖在地上重重一杵。
  
  西面石碑底座升起无边煞气,将屠世团团围住,仿佛要将其撕裂。
  
  屠世还在念咒,法阵画了一遍又一遍,所有的煞气只往他一人身上灌。
  
  “走!”叶素面无表情对连怜和程怀安道。
  
  叶素负责正中心的那块最高的石碑,程怀安和连怜依旧去补修西面石碑。
  
  这一次两人果真没有受到煞气反扑,连怜余光见到地面的和尚一动不动,任由无边煞气灌进自己身体,手抖得厉害。
  
  她顿悟次数多,其实画得并不多,算起来不过完成了一个半石碑,一直都是程怀安在帮忙。
  
  “……佛生法无……”到后面屠世的身体已经开始膨胀了,他不再画法阵,只是双手合十,开始断断续续念咒。
  
  连怜收回目光,左手用力抓住自己右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画符纹,一笔、两笔……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下笔。
  
  至少没有下面的屠前辈,那么痛苦。
  
  “一、二、三……还有两块石碑!”周云数着喊道。
  
  “黑沙尘暴来了!”吕九望着远处,立刻通知所有人,“时间不多了。”
  
  这些黑沙尘暴竟然比之前还要庞大数倍,这一次出不去,恐怕只能将尸骨永远留在这里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