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54 章

  无尽深渊周边是地下泥岩,无论什么时候往下看,始终见不到底。
  他们在这里已经失去了时间感知,却依旧要警惕未知的危险。
  叶素同意后,程怀安便决定要在伞绳周围画上符阵。
  他一只手食指起竖笔,提、绕横笔回?收,大拇指和小拇指一起下划,形成符杖,最后以中?间三根手指横抹封箓。
  同时,另外?一只手在前?方?绕了一圈,再?画出几道斜痕。
  程怀安两手相拍,随即空中?一道泛着淡青色光的符箓出现,恰好飞进前?面的金色圆圈中?,镶嵌在由斜痕组成的长形中?,完美对应。
  淡青光顺着斜线痕传输,将一整圈金色圆圈染成同样的青色。
  这时,程怀安右手往前?一推,外?圆内方?的符阵便印在伞绳上,瞬间消失不见。
  不用符纸,只用灵力便能画出符阵,这是元婴期符修才能做到的事。
  叶素依然需要借助朱砂和黄表纸,不过她已经在脑中?记下程怀安指尖勾动的方?向。
  “这是蛛网符。”程怀安在所有伞绳上皆画好了符阵,转头解释,“若是有石蝙蝠出现在百米内,我能最快察觉。”
  符阵也画好了,还有徐呈玉站在那?值守,突然之间,众人?陷入无所事事的状态中?。
  叶素坐在吊篮内,低头继续凿刻几块木头,最后将其拼成一张长桌。
  游伏时坐在她旁边,极为自?然从?叶素乾坤袋中?摸出一个大食盒,放在长桌上。
  也不知道小师弟什么毛病,腰间挂着新的乾坤袋,非到必要时刻,决不会用,成天将自?己的东西塞进她乾坤袋中?。
  不过,叶素自?己东西少,次数多了,干脆专门留出一块位置,供游伏时放他的东西。
  
  “……”连怜坐在对面,望着游伏时拿出来的一个食盒,顿时失语。
  这盒子盖上的图案正是归宗城一家专门卖灵果酒和点心的酒楼,价格不菲,关键不是这个,而是在如此?时刻,他们不光坐了下来,居然还有人?拿出来灵果酒点心。
  游伏时打开食盒盖,里面灵果酒和点心的香气,便飘散出来,他大方?往叶素面前?推。
  叶素看着大食盒,她没?有关注游伏时往自?己乾坤袋放了什么东西,但记得小师弟手上没?有一枚灵石,不过此?刻吊篮内还有外?人?在,她不便多问?。
  游伏时将食盒打开,里面的点心甚至还有热气。
  叶素拿起食盒一看,发现上面贴了一张热温符,能够让里面的灵果酒和点心维持在刚装盒的温度。
  这符还是她之前?在黑暗界中?的第一面墙上才见到的,不得不说用在食盒上十分的适宜。
  游伏时垂眼拿起酒壶,往杯中?倒了一杯灵果酒,刚准备喝,便被叶素收了过去。
  “点心可以吃,酒不行。”叶素强硬道,上次他喝醉的情况还历历在目。
  游伏时眼睁睁看着这个凡人?把他的灵果酒拿走,视线落在她手里的杯子上:“已经倒好了。”
  “嗯。”叶素忽然仰头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游伏时拧眉:“分明?是你想喝。”
  “我对酒不感兴趣。”叶素放下酒杯。
  连怜在对面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指着桌上的食盒,“这些卖不卖?开个价。”
  “不卖,他的。”叶素直接道。
  于是,一桌子人?坐在那?,看着游伏时吃点心。
  换个正常人?,多少会不好意思,偏偏这位从?来不在乎任何人?的目光,坐在小马扎上,脊背分明?挺得笔直,却始终带着一丝懒散之意,慢悠悠吃着点心,偶尔将碟子往叶素那?边移,示意她吃。
  “自?己吃。”叶素推了回?去。
  程怀安忽然起身,几条伞绳上的符阵也亮了起来:“有东西来了!”
  所有人?站了起来,除游伏时外?。
  “那?是什么?”马从?秋似乎隐隐见到有一片阴影朝他们这边冲过来。
  徐呈玉神?识外?放:“石蝙蝠。”
  几句话的时间,那?片阴影便出现在众人?眼前?,像是一大块巨型石漂浮在空中?,但是定睛一看会发现那?是由一只又一只的石蝙蝠组成的‘石团’。
  这些石蝙蝠朝他们飞过来,却被飞镜甲的防护罩挡住,只是这些石蝙蝠成群结队,真的像极了巨形石团,一次又一次撞上来,将落山被撞得摇摇晃晃。
  叶素仰头看了一眼飞镜甲,这是全嘉英的护身法器,可以抵挡住元婴期的攻击,但在这些石蝙蝠上不停撞击着,甚至有大量石蝙蝠张开嘴,咬着结界,想要将其弄开。
  这么下去始终不是办法。
  她仔细回?想,自?己在黑暗界中?学的那?些几百张符箓,从?中?选出几张能加强结界防护罩的符箓,便拿出笔、朱砂以及黄表纸,开始画符。
  连怜第一眼便注意到叶素拿出来三样东西,这架势太过眼熟了,但没?往下想,之前?叶素作为炼器师的身份已经深深刻在她脑海中?。
  况且,正经修士谁会做凳子和桌子?
  叶素低头抓紧时间画符,这些符于她太过熟悉了,在黑暗界中?不知道画了多少遍。
  吊篮内程怀安和连怜是对符箓最为了解的两人?,他们站在旁边望着叶素一张接着一张画符,脸色几经变幻,最终定格麻木。
  “你不是千机门的炼器师?”连怜忍不住问?道。
  “是。”叶素刚好画完一张符,诚挚道:“顺便兼任符修而已。”
  连怜:“……”兼任而已?符修那?么好当吗?
  “之前?在包厢拍下的那?些符书的人?是你。”程怀安终于想了起来,他一直以为那?个人?是游伏时,毕竟千机门到底还是炼器门派。
  “是我。”叶素又抽出一张黄表纸,“自?学符箓,画的不太好。”
  程怀安和连怜再?次沉默,从?叶素拍下初级符书来看,她分明?是新手,偏偏还画的如此?流畅,从?头至尾没?有一张废符。
  若五行宗的弟子能达到如此?天赋水平,早已经是内门核心弟子。
  画好的符纸,全部被叶素贴在了四角处,她手里还有一小叠符纸没?用。
  “我出去会会它们。”站在离石蝙蝠最近的徐呈玉终于忍不住出声道。
  “徐兄,先等等。”叶素走过去,盯着石蝙蝠看了许久,最后问?,“你知不知道石蝙蝠的弱点?”
  “石蝙蝠聚拢在一起形似石团,被打散后又会继续不断重新聚拢。”徐呈玉道,“长老们猜测石蝙蝠的身体会比较坚硬。”
  不过,徐呈玉相信自?己的剑,完全可以砍碎它们。
  “既然如此?,先试试符箓。”叶素将手中?一叠符箓装进喷符枪中?,快速解开一点结界,趁‘石团’后退时,按下扳机,一叠符箓全部朝石蝙蝠击去,期间有单只石蝙蝠想要进来,被叶素扔符挡住了,在它们进来前?,她率先将结界一角重新闭合。
  不知是不是错觉,最靠近‘石团’的程怀安、连怜发现一件事:石蝙蝠嘴都慢慢闭上了,石团的攻击力也慢慢降低。
  众人?都还未反应过来,正在吃点心的游伏时,忽然放下筷子,将食盒装好,最后起身拎过来,放进叶素腰间的乾坤袋中?。
  没?多久,符的效果逐渐蔓延开来,甚至渗透进结界内。
  “呕!”马从?秋毫不顾及形象,在吊篮内响亮的呕了一声,眼泪花都冒了出来,“什么味道?石蝙蝠这么臭?”
  也没?听说过石蝙蝠味道这么冲鼻啊!
  连徐呈玉和吕九几人?都不约而同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鼻子,可见这道味释放后,有多难闻,更不用提在外?面被叶素那?些符打中?的石蝙蝠。
  甚至还有些石蝙蝠被臭晕过去了,最后晃晃悠悠掉下石团大部队。
  “不是石蝙蝠发出来的问?题。”叶素悠悠道,“符臭而已。”
  “这是什么符?”程怀安问?道,作为五行宗的亲传弟子,他竟然没?有见过这种符箓。
  叶素微微一笑?:“臭符。”
  连怜皱眉:“你拍下的那?些初级符书上没?有臭符。”
  旁边程怀安闻言,不由偏头去看她。
  “以前?学的。”叶素随口道。
  连怜盯着她道:“修真界登记在册的符宗大大小小一万七百六十一家,其中?已经废宗或濒临废宗的小门派大概有一万,真正还能够运转,规模不算小的符宗不超过一百家,我从?未在哪一家符宗内听说过臭符。”
  叶素挑眉,她终于明?白为何吾剑派几人?一直认为连怜有天赋却不学,周云提起连怜时,又为何总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能对符宗如此?了解,确实很难相信连怜不去修炼符道,而是每月嗑丹药。
  叶素没?有错过刚才程怀安的那?一眼,很显然连他也不清楚初级符书中?有没?有‘臭符’。
  “在秘境中?学的一招而已。”叶素脸上并没?有被揭穿的慌乱,“通往大道之路繁多,符箓种类更是数不胜数,连道友敢说自?己知道所有的符箓图?”
  连怜不语,她确实不敢说,何况她已经很长时间未正式修炼过符道。
  这时,那?些石蝙蝠已经被臭得头晕脑胀,打在石团上的那?几道符形成了一面网,将它们笼罩其中?,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臭味,石蝙蝠的口全部都闭得极紧,不敢再?张口咬结界。
  即便这时候,它们也不愿意放弃攻击,不断有石蝙蝠撑不住摔下去,同时又抱团一起撞在他们结界防护罩上。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马从?秋捏着鼻子道,“石蝙蝠还能坚持,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再?等等。”叶素看着外?面的石团,她刚才用喷符枪打过去时,可不止臭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