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48 章

  一万上品灵石。
  即便把叶素几个?人全部卖了,也卖不到这?个?价钱。
  偏偏鱼香阁拍卖会的人速度奇快,已经端着残卷符书走进来,就等着他们拿出一万上品灵石。
  
  毕竟这?种冤大头还是少有的。
  此刻包厢内诡异地沉默,无人出声。
  叶素垂眼,正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其他人扭头看?着别的地方,假装不认识游伏时。
  “请问?……”拍卖会上来的人看?了看?在场举动异常的所有人问?道?,“哪位客人来付钱?”
  明?流沙和西玉顿时齐刷刷伸出手指向坐在那的游伏时,异口同声道?:“他!”
  夏耳见状,急忙抬起一根手指,也对着游伏时。
  “客官,您的残卷符书。”拍卖会的人将残卷端给了游伏时,暗示性极强道?,“一万上品灵石。”
  游伏时一块灵石都没有,乾坤袋里比脸还要干净,他看?了眼叶素,发现她?没有回应,随即抬手抽出自己?的发簪,一头墨长发瞬间散在肩背上。
  他将发簪递过去:“用这?个?抵。”
  拍卖会的人看?着面前?的发簪,下意识拒绝:“客官,不……”
  “他说笑而已。”
  叶素抬眼,上前?一步将游伏时手中的发簪抢了过来:“几位稍等。”
  游伏时衣服有好?几身,时常换,但那枚发簪从未换过。一个?连紫梨瘿木都看?不上的妖,从他的表现来看?,发簪绝对不是凡物。
  如今要直接将发簪当了……
  ——败家子。
  “马道?友,能否借一万上品灵石?”叶素转头问?马从秋。
  之前?徐呈玉拍消雷符时,马从秋说过自己?还有多少上品灵石。
  马从秋愣住,没想到这?火烧到自己?身上来了,不过他倒是很快伸手拿出灵石袋,扔给叶素,还开?玩笑道?:“夏耳说你很快要飞升,那这?一万上品灵石你也不用还了,只要飞升前?,先给我炼制一把神剑就行。”
  叶素:“……”居然连神剑都出来了,四?师弟私下到底都洗脑了多少人。
  “叶素,不用听他胡说。”徐呈玉摇头道?,“以?后你有灵石再还就行。”
  一万上品灵石虽需要花一段时间挣,但对吾剑派亲传弟子而言,算不了什么。
  “多谢。”叶素拱手,对马从秋道?“这?份情,先承下了。”
  付了一万上品灵石,那本残卷符书便留了下来,但叶素没有伸手翻开?,将发簪还给游伏时,便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灵酒,未再言语。
  千机门?其他人也没有出声,皆安静坐在旁边。
  游伏时将发簪重新插.进头发中,片刻终于后知后觉,这?个?凡人似乎不高兴了。
  他伸手将残卷符书拿了过来,粗略翻完,突然将第一页和最?后一页撕了下来。
  残卷符书被撕裂时,发出了清脆的书页撕裂声,让徐呈玉都忍不住开?口:“游公子,适可而止。”
  游伏时压根不理会徐呈玉,在他心中,这?位完全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给你。”游伏时折了折最?后一页纸,随后和第一页拼在一起,推到叶素面前?。
  叶素垂眼看?向桌面上拼凑起来的符纸,这?一看?,整个?人所有的心神便被吸引了进去,有什么……
  还未等她?完全进入,游伏时又伸出手将拼在一起的符箓打散:“我困了。”
  叶素视线落在打散的两页符纸上,指尖用力抠在掌心中,终于勉强移开?目光:“拍卖会结束了,我们该回去了。”
  从游伏时撕书、拼页、打散,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叶素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特别的神情,包厢内的人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只有明?流沙多看?了一眼游伏时,但他很快也主动移开?视线,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慢吞吞道?:“我、也、累、了。”
  一行人起身离开?包厢,外面不少目光聚集过来,一部分人想看?看?用十五万上品灵石拍下消雷符的是谁,另一部分好?事者想知道?敢不给五行宗第一弟子面子的人又是谁。
  “是吾剑派的亲传弟子。”有人见到徐呈玉三人的道?袍,立刻认了出来。
  “难怪舍得花大价钱买下消雷符。”
  “我听说前?不久有吾剑派弟子在客栈结婴,是不是他们?”
  “就是他们。”
  “奇怪,和吾剑派走在一起的是……”有人看?见叶素几人道?袍上的‘三个?字’,犹豫道?,“千机门??”
  “吾剑派的弟子怎么会和千机门?的人混在一起?”
  原本暗中打消雷符注意的人,一见到拍下的人是吾剑派弟子,只能放弃。
  惹怒庞大宗门?的后果,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
  “周云?”拍卖会结束,五行宗的人也从包厢内出来,连怜下楼,正好?在拐角平梯上遇见他们,她?双手抱胸,涂满大红色丹蔻的指尖,嚣张又明?艳,“花十五万上品灵石买一张消雷符,吾剑派不愧是修真界第二大剑修宗门?。”
  ‘第二’两个?字,被连怜特意加重说了出来。
  谁都知道?吾剑派多年来,一直被昆仑派死死压制,从未有过翻身的机会。
  “至少我们还有目标,不像有些人,脑子里只剩下情情爱爱。”周云对连怜看?不顺眼,当即怼道?。
  连怜对周云嗤了一声:“也没见你升到什么境界,和我有什么区别?”
  眼看?着两人要吵起来,程怀安从后面走了出来:“师姐,我们该走了。”
  他站位特意避开?叶素,不让她?见到自己?那只耳朵。
  程怀安也未想到在这?能遇见上次买他符,还发现自己?易容的修士。
  连怜抬起指尖在自己?白皙的侧脸上轻轻划过,视线直勾勾望着站在后面的游伏时:“小道?友,你是哪个?宗门?的,若是合欢宗,可愿和我共度良宵。”
  游伏时连徐呈玉都不理,更不会搭理连怜,这?些凡人,多看?一次,都让他觉得眼睛受到了伤害。
  他面无表情不说话的样子,很能唬人,连怜越看?,脸越红,原本自如的气息消散的一干二净。
  “师姐!”程怀安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连怜不耐烦道?:“行了,我走。”
  临走前?,还恋恋不舍看?了眼游伏时。
  叶素随意扫过连怜,目光落在往楼下走的程怀安身上,不知为?何,看?着他总有些熟悉。
  一路上虽有人在暗处窥探,但始终没有人敢对吾剑派弟子出手,一行人安全回到了客栈。
  半个?时辰之后,叶素从房间内出来,走到游伏时房门?前?,抬手敲了敲,门?便从里面打开?了。
  游伏时趴在桌子上,修长白皙的手指不停转着桌上的小茶杯。
  “残卷符书是什么?”叶素将房门?关上了,又在里面设了结界,防止有人听见,虽然目前?她?境界过低,但聊胜于无。
  游伏时直起身,转头看?向叶素:“你为?什么不高兴?”
  “我不知道?残卷符书能做什么。”叶素站在他面前?,认真道?,“况且我们很穷,没有一万上品灵石。”
  “簪子可以?卖很多灵石。”游伏时忽然道?。
  叶素:“……”
  她?不由看?向他墨发中那枚发簪,看?起来明?明?只是一把玉质极好?的簪子,不清楚用什么玉料雕刻而成。
  只是连小师弟都认证值钱的东西,叶素很难估量这?玉簪多珍贵,毕竟这?位连紫梨瘿木都看?不上。
  “簪子不能卖。”叶素语重心长教育小师弟,“有价无市的东西,兑换灵石不值当。”
  游伏时勉强拎起自己?的下袍一角道?:“可以?给你割一小块。”
  叶素沉默片刻,决定不在这?件事上纠缠,她?将残卷符书拿了出来:“你能看?明?白这?残卷?”
  “看?不明?白。”游伏时直截了当道?。
  “为?什么之前?在鱼香阁包厢内,你会摆出那道?拼页。”叶素问?他。
  “学别人摆的。”游伏时指了指叶素残卷符书,“好?东西。”
  叶素坐了下来,将他之前?撕下来的两页残符放在桌上:“再摆一次。”
  游伏时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随意摆了摆,便将拼页符放在叶素面前?:“看?。”
  叶素低头再一次看?向拼成一页的符箓图,只一眼,整个?人便如同入定一般,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
  ……
  叶素意识再清醒过来时,周围一片漆黑,她?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始终看?不见任何东西。
  在失去意识前?,她?在看?游伏时拼接出来的符箓,再之后睁开?眼睛,便处于目前?的状态。
  叶素可以?肯定,她?的意识在拼接的符箓之中。
  另一个?界内?
  叶素摸着黑往前?走,心中警惕心提到了最?高。
  界,只有大能才?有本事创建拥有。
  这?里能将修士的意识带进来,绝对是一种界,应该是哪位符修大能创建的,只不过不知道?这?里面放了什么。
  残卷符书果然不简单,不愧是被小师弟看?上的东西。
  叶素甚至还能分心去猜游伏时是什么妖,或许他是什么寻宝兽?
  在她?思绪发散时,前?方突然出现金色流光,转瞬即逝,叶素只匆匆看?了一遍,便已经刻在脑中。
  紧接着又是几道?金色流光乍现,这?一次叶素看?得更加清楚,是半人高的符箓陡然出现在黑空中,仿佛有人用了什么巨笔在空中画符。
  符箓?
  这?些符箓的笔画极为?复杂,且还都是一笔画出来的,中间没有任何停顿隔断。
  周围一片漆黑,只有消失又出现的金色流光。
  叶素快速将那几个?符箓刻在脑中,才?这?么一会,便觉得额间隐隐作痛,似乎有无数针尖不断扎着她?。
  这?几个?符箓大概超出了她?的境界范围。
  在几道?流光过后,整个?世?界再一次陷入绝对的黑暗中。
  叶素又一次失去方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