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34 章

  徐呈玉对之前?那?位御剑挂人的叶道友印象极其?深刻,一听说千机门的人在这,便好?奇过来看看,结果刚进来迎面便见到叶素,下意识喊了一声。
  叶素抬头见到他,显然也认出来了:“徐道友,好?久不见。”
  “原来你就是辛长老想收的徒弟。”徐呈玉想起当初叶素御剑的速度,总算明白为什么辛长老要?收一个炼器门派的人为徒弟,想必是叶道友天赋根骨极佳。
  “我?”叶素先是诧异,随后?反应过来道,“不是我,我不会用剑。”
  徐呈玉:“?”
  叶道友御剑速度奇快,剑身下还能?挂着三个人,怎么看都不像不会用剑的人。
  “辛前?辈想收的徒弟在那?。”叶素指了指坐在不远处树下打坐的易玄,“我小师弟。”
  游伏时刚走出来,便听见这句话,默不作声站在叶素旁边,幽幽看着她。
  “这位是?”徐呈玉没见过游伏时,见他过来下意识问道。
  叶素一转头对上游伏时的脸:“……”把这位忘记了。
  “说错了。”叶素立刻亡羊补牢,扭头重新介绍,“这位才是我小师弟,游伏时,刚才树下修炼的那?位是五师弟,易玄。”
  游伏时看着叶素,左手微微扯起右手衣袖,露出蛇形镯,显然是用这个做把柄,想要?多?戴几天。
  叶素移开视线,轻轻颔首,以示同?意,游伏时这才满意放下衣袖。
  这时候明流沙三人从外?面走进来,见到徐呈玉,立刻过来打招呼。
  徐呈玉看了看叶素和游伏时的脸,又朝远处的易玄望去,再看看明流沙三人,最后?见目光落在吕九身上:“这位道友也是千机门人?”
  “我是散修。”吕九起身,拱手道,“这次和他们同?行。”
  徐呈玉莫名?沉默良久,他记得千机门是炼器门派,怎么这一个个长得……像合欢宗的人。
  是宗门换了修炼路数?还是千机门收弟子看脸?
  “之前?还欠徐道友一个人情。”叶素看不出徐呈玉的境界,且对方手中的剑并不是凡物,这人情恐怕要?等以后?才能?还了。
  徐呈玉摇头:“不过是一张舆图,叶道友不必当真。”
  “既然徐道友当初收下,便是认同?了。”叶素道,“不过我目前?境界太低,人情得以后?再还。”
  “好?。”徐呈玉大大方方应下,随后?又道,“才过大半年,叶道友便已经筑基中期了。”
  他自?己?是金丹中期,一眼便能?看出叶素几人的境界。
  叶素笑了笑问:“徐道友专门过来看我们?”
  “是也不是。”徐道友往终南峰上指了指,“我住在那?。”
  原来如此?,第?一次碰见徐呈玉,她只?以为是吾剑派的普通弟子,如今看来他是他们宗门的嫡系弟子。
  “我们此?次前?来,是想找吾剑派弟子同?行闯秘境。”叶素抬眼,“不知徐道友可否愿意加入?”
  徐呈玉不蠢,相反能?在嫡系弟子中出头,他足够聪慧。
  来之前?师弟师妹们说过千机门的人过来和他们宗主做了交易,想必这就是其?中一件事。
  “你们要?去哪个秘境?”徐呈玉问。
  “哪个都去。”叶素补了一句,“只?要?能?进。”
  徐呈玉愣了愣,有点没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秘境中灵气充沛,还有各种妖兽,可以用来做炼器材料。”叶素开门见山道,“所以只?要?我们能?进去的秘境,都会去一次。”
  徐呈玉望着叶素的神色,想起千机门的困境,终于将一切串连起来:“你们想要?借秘境的灵气突破?”
  “是。”
  “你们……胆子够大。”徐呈玉不由感叹,剑修都不敢这么做,毕竟秘境意外?性太大了,连他们这些大宗门的弟子要?去秘境,都要?做好?各种充足的准备。
  “绝处寻生而已。”叶素说这话的时候,面上并没有多?余的神情,仿佛只?是说一件很寻常的事。
  徐呈玉思考片刻道:“我加入。”
  叶素笑了声:“好?。”
  ……
  没多?久,徐呈玉要?跟着千机门的人一起到处闯秘境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吾剑派。
  终南峰上,嫡系弟子住处。
  “大师兄,你要?跟着那?些炼器师去幻境?”嫡系弟子马从秋用力?推门进来,“有这个精力?为什么不放在修炼上?”
  “去秘境也是修炼。”徐呈玉睁开眼,从打坐状态中脱离,“多?出去闯一闯,或许对我突破有好?处。”
  “那?也不是和那?群境界又低,还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炼器师一起去,到时候你光护着他们都来不及。”马从秋嫌弃道,“千机门都快废宗了,也不知道在挣扎什么。”
  “你有没有见过他们?”
  “谁?”马从秋想了想道,“千机门的人?远远见过一次。”
  徐呈玉复又闭上眼,双手交握,运转灵力?,才道:“你不觉得他们都长了一张将来很厉害的脸?”
  马从秋困惑,这叫什么话?
  他承认那?帮人确实长得不错,但脸好?看就是厉害?
  不能?啊,大师兄这是怎么了?
  “大师兄。”马从秋看着昔日朗朗如月的徐呈玉,语重心长道,“半年前?我就发现了,你不对劲。如果生了心魔,要?及时向师父和大长老们求助才行。”
  那?时候大师兄刚带师弟师妹历练回来,居然在剑上挂了根绳子,让新入门的小弟子坐在上面,带着他到处转悠,把一干人吓得够呛,还以为那?小弟子犯了什么事,大师兄在惩罚他。
  只?有马从秋知道那?时候大师兄御剑结束下来,说了一句:还挺难掌握。
  “没有心魔,你不懂。”徐呈玉只?是觉得千机门的人很有意思,和自?己?见过的所有年轻一辈都不同?。
  马从秋皱眉:“大师兄,你要?去,那?我和周师妹也要?一起去,我们不放心。”
  “你得去问叶道友。”徐呈玉运转灵力?,在周身游走一圈,周身疲惫才逐渐消散。
  马从秋道:“她要?选厉害的弟子,我和周师妹都是金丹前?期。”
  说去就去,马从秋立刻起身,去找师父推荐。
  ……
  “徒弟,那?几个峰头的长老实力?都太差了。”一大早辛沈子站在易玄门前?,非要?讨个说法,“就让老子教你练剑行不行?”
  易玄从房间内出来,过分俊美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眉眼较以往要?多?出一些平和:“你问我大师姐。”
  辛沈子扭头看向旁边一排蹲在房门口吃灵果的人,在其?中精准找到叶素:“你想好?没,赶紧让易玄跟了我。”
  “前?辈,易玄做你徒弟,能?学到什么?”叶素抬头问。
  辛沈子皱眉:“老子徒弟,自?然是老子所有学过的剑术都教给他,只?要?他能?学。”
  
  得到他的保证后?,叶素点了点头,看向易玄:“你留下,将来千机门有一半需要?你。”
  一半是炼器,一半是护宗。
  今后?在实力?提升的中途,吾剑派将是他们千机门的庇护。
  “那?你以后?是老子徒弟了?”辛沈子激动盯着易玄,“快,徒弟,喊一声师父!”
  易玄:“……”无论见过多?少次,他始终无法适应辛沈子的热情。
  他朝叶素那?边看了一眼,她真的不是报复他?
  等叶素目光扫过来时,易玄瞬间移开视线,对上辛沈子:“……师父。”
  “哈哈哈哈哈哈!”辛沈子仰头长笑,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快冲天了,“老子终于有徒弟了!”
  “大、师、姐。”明流沙扭头问叶素:“人、选、好?、了?”
  叶素点头伸出三个手指:“全是终南峰的嫡系。”
  在这方面,她倒没想过终南峰的嫡系弟子会主动加入,吾剑派也愿意放人。
  “我打听到了,最近图首城以东,有一处秘境要?开启。”吕九匆匆过来道,“就在这个月之内。”
  叶素站起来:“回去收拾行李,我们明日准备动身。”
  明流沙几人立刻转身回房。
  叶素低头传讯给徐呈玉,告知明日动身的消息。
  “拿着。”辛沈子从自?己?腰间取下乾坤袋扔给叶素,“这里面有几件防护法器送给你们,好?好?活着,别让我徒弟伤心,影响练剑。”
  叶素扬眉:“多?谢前?辈。”
  辛沈子纯粹是高兴,要?不是叶素过来,他徒弟早跑了,好?在如今还是回来认自?己?当师父了。
  思及此?,他又忍不住哈哈大笑。
  易玄:“……”
  第?二天一早,叶素一行人,外?加徐呈玉三人全部汇集在吾剑派山门下。
  “师弟,我们走了,你好?好?学剑术。”西玉朝易玄挥了挥手。
  “等我们回来找你。”夏耳喊道。
  易玄默不作声看着叶素几人,就像过往一样,他们再次分道扬镳,只?不过这次……多?少有些不同?。
  辛沈子站在旁边道:“徒弟,等你学好?剑术就能?陪着你师姐师兄一起去了。”
  吾剑派都是剑修,三位嫡系弟子剑术更是了得,御剑自?然不在话下,不过眨眼功夫便移行千里。
  马从秋有意在千机门人面前?显摆自?己?的实力?,特意飞出老远。
  “从秋师兄,等等,大师兄还在后?面!”周云跟在他后?面喊道。
  “师兄怎么回事?”马从秋悬停在空中,回头对周云道,“师妹你看,我早说大师兄不对劲。”
  周云无奈;“我们回去看看吧。”他们飞出太远了。
  此?刻,落在后?面的徐呈玉正盯着叶素下面的大箩筐:“叶道友,你换成筐了?之前?我也试过剑身挂链子,不过好?像不怎么样。”
  “链子没有筐好?用。”叶素真的一本?正经和他讨论起来。
  “看着确实不错,游师弟都睡着了。”徐呈玉往下看了一眼道。
  叶素笑了声,没有说话,小师弟就没有哪天不睡觉的。
  “大师兄!”马从秋返回来,刚停下就见到叶素剑下挂的大箩筐,震惊,“这什么东西?”
  怎么还有个人在里面?
  马从秋看向徐呈玉,一脸复杂,原来大师兄是因为千机门这个叶素和自?己?有一样的爱好?,所以才愿意和他们一起闯秘境。
  ……
  金丹期和筑基确实有着天壤之别,徐呈玉他们御剑可以完全不用停歇,但叶素几个人不行,还要?补充灵力?。
  “境界虽然低,速度倒是挺快的。”一行人停下休息时,马从秋站在旁边道。
  周云偏头对他道:“从秋师兄,你少说几句,师父让我们好?好?跟着一起闯秘境。”
  “这种小秘境,有我们在,里面的东西都能?全包了。”马从秋道,“紧张什么。”
  “师父说万事不可大意。”周云提醒,“反正你得听大师兄的。”
  “知道了。”马从秋盯着那?边打坐休息的几人,哪有什么将来厉害的样子?
  他看边上那?个快靠在叶素身上的游伏时,御剑不会,还成天打瞌睡,分明就不是个正经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