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不要乱碰瓷 > 第 14 章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眨眼便从秘境中被甩了出来,和外面等着的人大眼瞪小眼。
  
  “怎么回事?”
  
  “我们怎么会出来了?”
  
  周围修士乱成一团,纷纷交头接耳。
  
  “这秘境有异,提前开放了,恐怕也提前结束了。”
  
  “我压根没看见出口。”
  
  “我也是。”
  
  “听说有的秘境,若是定境之宝被人取走了,便会自动将修士扔出来。”
  
  ……
  
  这些人的声音不小,宁浅瑶站在无音宗弟子之间,悄无声息摸了摸自己的乾坤袋,里面有一个小盒子,是当时她趁人不注意时,从最高台的圆柱盘上拿下来的。
  
  那盒子一看便不菲,它是定境之宝?
  
  宁浅瑶有些紧张抠着衣角,她不太了解定境之宝有什么作用,但潜意识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好东西。
  
  “大师姐和四师弟呢?”西玉皱眉看着四周。
  
  吕九愣了愣:“叶道友,刚才还在我身边。”
  
  明流沙低头试图用传讯玉碟联系大师姐,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抬头对西玉道:“我去找找。”
  
  他来回走了一圈,也没见到叶素,只从人群中带回来了夏耳。
  
  之前他们在说话时,夏耳跑下去捡妖兽尸体了,所以被甩出来后,不在一块。
  
  三个人重新碰头,脸上再无轻松之意。
  
  “大师姐是不是还留在秘境中?”夏耳焦急道,“我们能再进去吗?”
  
  辛鑫虽然讨厌千机门这几个人,但闻言还是道:“如果定境之宝被人拿走了,秘境就不会再开启了,叶素只有死路一条。”
  
  西玉顿时蹙眉竖起:“胡说八道!”
  
  三个人明显乱成了一团,想要分头再去人群中找大师姐。
  
  “西玉,你留在这照顾小师弟,我和夏耳再去找找大师姐。”叶素不在,明流沙只能撑起二师兄的责任,他从乾坤袋中翻出一瓶疗伤丹药递给易玄。
  
  这是大师姐来秘境前一天晚上,专门花灵石买的,一人两瓶,说是第一次进秘境,怕他们会受伤。
  
  易玄垂眼看着手中的瓶子,他想开口说和他们一起去找,最后却说成了:“不用你们照顾。”
  
  他语气生硬,正常人听了都会认为是在嫌弃。
  
  明流沙只当没听见,大师姐早说过了:小师弟空有美貌,脑子一根筋。
  
  “我也去找找叶道友。”看着明流沙和夏耳都走了,吕九道。
  
  虽然这次在秘境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不过能认识他们,也算有缘。
  
  西玉对她道:“多谢。”
  
  吕九摆了摆手,消失在人群中。
  
  小师弟浑身伤痕,西玉虽然担心大师姐,但还是扶着他靠旁边树干坐下,看着他服下疗伤丹药。
  
  “……你们为什么会进秘境?”易玄终于问了出来,因为失血过多,脸变得异常苍白,眉心的红痣越发艳。
  
  “秘境中有灵气。”西玉不停朝人群中看去,这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有出来的人离开,“我们可以筑基。”
  
  易玄这时候才发现西玉已经筑基成功了。
  
  “辛师兄,你们能不能帮忙一起找一找我大师姐?”宁浅瑶咬着下唇,欲泣未泣,小心翼翼朝西玉那边看了看,“大师姐没了,大家都会伤心的。”
  
  “祸害遗千年,叶素哪里会这么轻易出事。”辛鑫想起她便没好气,过了会又对无音宗其他弟子道,“都散开去找一找,一个时辰后在这里汇合。”
  
  宁浅瑶也说要去找叶素,她先进入人群,后又从另一个方向出来,往偏僻的地方走去。
  
  从乾坤袋中小心翼翼拿出那个小盒子,宁浅瑶连呼吸都屏住了,这里面就是定境之宝?
  
  她忍住激动,慢慢将盒子打开,缓缓看过去,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宝贝。
  
  待看清里面后,宁浅瑶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将盒子摔在地上。
  
  ……
  
  原本喧嚣的秘境已经变得安静异常,游伏时单手撑脸看着地上陷入沉睡中的人。
  
  之前他嗅到高阶妖兽的味道,便顺势进了秘境,把里面看着顺眼的东西全部收了,至于那些高阶妖兽,也早化成他的养料。
  
  因为动了定境之宝,游伏时才被拉进了这块幻境之地,他并不着急出去,反而在幻境中走了许久。
  
  不过那些石林看久了头晕烦躁,他随手一挥,将秘境毁了,外面那些修士一瞬间便被弹了出去,至于这个人……
  
  大概是他毁去外面秘境的瞬间,产生裂缝,幻境之地才将她拉了进来。
  
  游伏时忽然俯身,墨色长发飘散垂落在叶素脖颈上,带着无端的暧昧,不过一个不在意,一个无意识,周围又只有高耸林立的石林,无人知晓。
  
  他轻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总觉得有些许熟悉。
  
  不认识。
  
  游伏时扯了扯她身上的衣服,有点眼熟,又完全没有印象。
  
  想不通,他便不想了,直起身也不去看躺在地上的叶素,坐在旁边径直把玩着手中的珠子,这是他之前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来的东西。
  
  原本晶莹剔透的珠子被他冷玉般修长手指衬着,更显奇异美感。
  
  不过玩了片刻,游伏时便厌了,他懒懒靠在地上那个人身上,好奇把她的乾坤袋扯了下来,指尖轻点便破了里面的禁制,往里扫了一眼。
  
  ——这是个穷修士,一件好东西都没有。
  
  游伏时兴致缺缺,随手把不想要的珠子也扔进了乾坤袋中,再把乾坤袋丢还给地上的人。
  
  外面秘境毁了,这个地方应该用不了多久也会消散,至于里面的穷修士,自然会被弹出去。
  
  他该去找人算账了。
  
  游伏时起身,瞬间化作一阵流光,消失不见。
  
  ……
  
  等到叶素睁开眼时,见到的是不详的血红色天空,她皱眉坐了起来,掌心撑在地上,能感受到泥土柔软混着黏腻。
  
  叶素收回自己的双手,却见不到任何脏污,她下意识站了起来,这时候乾坤袋掉落在地。
  
  叶素捡起来,重新系在腰间,没发现异常。
  
  她记得晕倒之前,曾经见到一个像小师弟的背影,现在似乎这片地方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这里应该是什么幻境,视觉、触觉、甚至嗅觉都真实无比,只是却沾染不到人身上。
  
  叶素终于走进了森怖耸立的石林,她停在一块高石前,仰头看去,石面上刻有繁复至极的纹路,稍稍盯久了便会头晕目眩。
  
  不过,叶素看久了,石面纹路反而越来越清晰。
  
  她看不出来这些纹路是什么,但无意识看完一遍,便将这些东西深深记在脑中。
  
  走过一遍石林,叶素把每一块石面上的纹路都记了下来,依旧没有找到出口。
  
  总不能死在这种地方,师弟师妹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叶素甚至已经开始爬上高石,试图纵观全局,找一找秘境出口。
  
  然而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这些是什么?
  
  叶素才察觉石林位置摆放有异,似乎隐含着什么,还未仔细看清楚,下一秒整个人便被弹了出去。
  
  ……
  
  进去的突然,出来的也突然。
  
  叶素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未定睛看清周围,旁边突然传来一道有些疲惫又兴奋的声音:“大师姐!”
  
  “夏耳?”等叶素看清周围环境,不由揉了揉额角,“只有你一个人出来了?其他人去哪了?”
  
  “二师兄和三师姐守着南北方向,小师弟在西边,我就在东面等着。”夏耳眼睛都红了一圈,“要不是师父来信说你的命牌还好好的,我们……”
  
  叶素终于察觉出不对劲:“你们都出来了,在外面等我?”
  
  夏耳用力点头:“二师兄让我们把那几头妖兽全部卖了,和吕道友分了灵石,吕道友还在定海城多呆了一个月,帮我们一起找大师姐,后来二师兄说不能耽误她历炼升境,让吕道友走了。”
  
  “你们出来一个月了?”叶素从他话中截取到一点信息。
  
  夏耳摇头:“大师姐,你快消失三个月了,小师妹都和无音宗的人离开了。”
  
  叶素皱眉,她在石林中没觉得自己过了几天,怎么外面过去快三个月了?
  
  “二师兄,大师姐回来了!”
  
  “三师姐,大师姐回来了!”
  
  “小师弟,大师姐回来了!”
  
  夏耳用传讯玉碟,一连发了三条口信。
  
  叶素:“……”怪像猪八戒喊师父被抓走了的样子。
  
  “大师姐!”没一会,远远便听见西玉的声音。
  
  不过来的最快的人是会御剑的小师弟。
  
  “小师弟,你没有和小师妹一起走?”叶素略微诧异。
  
  易玄面无表情道:“我不是无音宗的人。”
  
  “大、师、姐!”明流沙也回来了。
  
  叶素忽然想起一件事,问夏耳:“你刚才说你们已经提前快三个月出来了,如今什么日子,破元门初试名单有没有出?”
  
  夏耳和明流沙、西玉面面相觑,他们全部心思都放在等大师姐上,压根没想起来这件事。
  
  “好像、似乎、也许就是今日。”西玉仿佛被明流沙传染了,吞吞吐吐道。
  
  初试名单出来那天,炼器师就要准备进破元门了,若是没有人认领报名,便会作废。
  
  “愣着干什么。”叶素拿出剑,“上来。”
  
  西玉和夏耳连忙站了上去,他们已经筑基,又搭过小师弟的剑,如今总算是能熟练站在剑上。
  
  易玄无声无息御剑而起,对地上的二师兄伸出一只手。
  
  明流沙握住易玄的手,借力踩上剑身,关键时刻,他语速快了起来:“小师弟,赶紧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