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战锤矮人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斯卡布兰德 二

第四百六十二章 斯卡布兰德 二

        战锤矮人正文卷第四百六十二章斯卡布兰德“给我滚回浑沌界去!”
  
          斯诺里深吸一口气直扑斯卡布兰德头颅冲下,它一天得不到恐虐的原谅,那一场背叛中祂亲手造成的伤势就不会愈合。
  
          大魔的躯体重重砸在地面上,百米高空自由落体还远不足以击垮它由混沌能量构成的身体。可还未来得及起身,石像带着滚滚雷鸣轰在了它残破的脸颊上。
  
          “嗯?伤害怎么感觉没灌下去?”
  
          在斯诺里的构想里,惯性加持下的雷霆一击不说直接把斯卡布兰德的脑袋踩爆也得踩扁半边,谁料到只是让它裸露的颌骨变形而已。
  
          “再尝尝这个!”
  
          不敢有丝毫犹疑,石像双手擎起斯德姆尼尔遗留下的神锤,激发符文狠狠砸下。斯卡布兰德被打得脑袋一歪,但仍要挣扎着爬起来。
  
          盯着手里的锤子,石像眉头紧皱起来,这宝物可是世界之初矿石塑形者用来锻打那些现如今早已绝迹的珍惜原料的,术业有专攻,论起破防能力在神器里都是很有优势的。
  
          “不是都被流放了吗?怎么项圈不摘!到底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
  
          顺着脑袋往下看,斯诺里找到了答案,斯卡布兰德粗壮的脖子上套着一枚粗糙的黄铜项圈-黄铜是那血神最喜爱的金属,祂的铠甲和宝座都是以黄铜打造。
  
          这种项圈是血神仆人的象征,祂无情的愤怒时刻鞭策着佩戴者为颅座献上更多战利品。作为战士之神,祂厌恶魔法,自己不用也不赐予下属咒文,
  
          为了便于麾下魔军能更好地对抗施法者,祂将自己的神力灌注进项圈里,为佩戴者削弱魔法的效力。作为首级排行榜第一名,斯卡布兰德的项圈自然是至尊版,提供的魔法抗性极高。
  
          “毁!”
  
          大魔又用了和从湖里冲出时让奥吉大师失去战斗力的那种“无尽愤怒吼啸”,实质意义上“贴脸”扛这一下,哪怕是石像形态斯诺里心神都为之所摄,手里锤子慢了半拍。
  
          “陛下莫慌!我们来啦!”
  
          斯卡布兰德趁势挺起上半身,两尊符文巨像挥舞着几十米的大锤大斧杀到了。在一人一魔刚从露台打到地面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助阵,眼见情况不妙这才大步而来。
  
          秩序一方几万人马,在被流放者报出自己八大名号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的连斯诺里在内不过两手之数,大多数人都相信先祖共选的半神能够像被越传越离谱的故事中那样轻松拿下这个伤得不轻的家伙。
  
          旧世界“恶魔学识”是绝对的禁忌,四神日理万机,没有大规模祭祀或者教团活动压根得不到它们的注意。这时候很多混沌信徒会转而祈求祂们的大魔-强大的神尊恶魔有能力感受到对自己真名的念诵且很可能做出回应。
  
          “嘣!嘣!”
  
          大魔一扬双臂,双斧稳稳架住了巨像砸下的武器。还未等他们进一步发力下压,那名为屠戮和狂杀的双斧一振,常理之外的混沌能量迸发将巨神兵崩开了去,斯卡布兰德一个晃身将斯诺里抖落下来并腾身而起。
  
          “呼!呼!”
  
          斯诺里猫着腰脱离三尊巨物的碰撞中心,在一旁调整气息。之前能过库噶斯和卡洛斯两关都是取巧,龙崖堡的阿姆纳克固然是神尊大守密者但和斯卡布兰德比相差太远,导致他错判了实力差距。
  
          战场上“砰,乓”声不绝于耳,两尊符文巨像的驾驶员越打越是心惊。这大魔力量耐力不逊于搞毛巨像,但战斗技巧要差出十条街去。
  
          之前的战斗消耗了巨像不少能量,但面前这鲜血与愤怒的泰坦被折腾了一圈后非但没有疲惫,还似乎有越战越勇的趋势,二打一他们也只能说不落下风而已。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斯卡布兰德打出真火后恍若毫无理智的狂战士,出手尽是些以伤换伤的不要命打法。它那对封印了神尊大魔的邪斧又狠辣异常,每每能从巨像身上削下大块石料。
  
          对恐虐恶魔来说在凡世被打灭形体无非是屈辱地通过“被征服者之门”返回黄铜堡垒罢了,但符文巨像维护都异常艰难,真要被毁了可没地方补充!
  
          “那该死的项圈在,它几乎不受魔法影响,豁出去硬消磨其中的力量吧吸引来老k的注意则另有好果子吃!”
  
          权柄被斯诺里一次次调用又散去,打绿皮和耗子打得正高兴蹦出一头嗜血狂魔,拿屁股想都知道不可能纯是巧合。
  
          在斯诺里引着斯卡布兰德摧垮八峰山要塞内的防线后,指挥官们带领着大部分士兵冲进要塞追缴军心崩溃的绿皮,半神和巨物间的战斗不是凡人应该插手的,但凡世的杀戮和战斗似乎助长了嗜血狂魔的凶焰。
  
          “对啊,我的力量施加不到它身上,但可以找个媒介嘛!”
  
          看到巨像的武器在破开粗旷的黄铜护甲后只能留下不深的伤口,斯诺里计上心来,撑开凡世壁垒隐去身形,抓住机会扑上了持斧巨像的脚背,随后在风暴权柄的加持下快速攀爬。
  
          很快地,斯诺里站上了巨像的肩膀,脚下的靴子帮助他在剧烈的晃动中站稳脚跟。贴近看他才从闪转腾挪中领会到了斯卡布兰德的战斗造诣。
  
          明明是个双持的狂战士,但身法灵活,巨像的攻击很难打实,偶有命中也非要害。双斧轮转展现出了完全不同于巨大尺寸的灵活度,宛如蝴蝶翩翩飞舞。
  
          “就是现在!”
  
          说慢实快,三尊巨物走马灯似的又斗了十好几个回合,眼看巨斧横扫要挨到大魔的肋部,斯诺里运起风暴之力滑翔到了斧背处,瞅准机会一记风暴之锤砸了上去。
  
          “啊啊!”
  
          斯卡布兰德一声惨号,巨斧在外力作用下没有像它预计的一般只留下一道小口而是整个斧刃尽数没入。
  
          “还没完呢!”
  
          斯诺里知道肋条上这一下还不够,他跳到双人床大小的斧面上,雷霆一击狠跺了上去。庞大的力量让陷在斯卡布兰德肉里的斧刃往下猛压,骨骼崩裂之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