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战锤矮人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斯卡布兰德

第四百六十一章 斯卡布兰德

        战锤矮人正文卷第四百六十一章斯卡布兰德“硿!硿!”
  
          斯卡布兰德微微俯身,甩开大步像一头发怒的公牛般直奔斯诺里而来。矮人王心中暗暗庆幸,要不是它的翅膀被毁失去了飞行能力,现在自己连退避三舍的机会都没有。
  
          恐虐在遭受偷袭之后遏住这愚蠢大魔的喉咙,将它全部人格和思想都驱逐了出去,只留下无尽的怒火。随后祂又将它拖到黄铜堡垒的顶端,在所有恶魔的见证下将斯卡布兰德抛出浑沌界。
  
          它在毁灭之火中燃烧了八天八夜,如同一颗充满愤怒的流星划过混沌诸神的领域,落地之处被生生造成了一道大峡谷,而他的飞翼在冲击力的作用下被撕裂开来。
  
          “你们快让开,别跟它硬碰!”
  
          面对嗜血狂魔的冲击其他人或许会避让,两尊符文巨像的驾驶员可不会。他们舍下缠斗了半天的搞毛巨像,掌中巨刃一挺就要迎上去。
  
          “搞毛?死!”
  
          斯卡布兰德哪分什么敌友?这可是上头了连恐虐都砍的主儿!只听“轰!”地一声,大魔怒吼着沉肩顶角,好似共工怒触不周山一般撞了过来,搞毛巨像本就摇摇欲坠的身躯颤抖了两下崩塌了,一时之间落石如雨。
  
          “扯呼!扯呼!”
  
          “老大别关门!放俺们进去哇!”
  
          “搞毛二哥难道抛弃俺们了吗!”
  
          巨像一倒,绿皮们和大又绿之间的媒介被斩断了,它们异常高涨的士气随之崩塌。变身石像的斯诺里无视落石,扎进绿皮散乱奔逃的军阵直奔八峰山要塞没来得及合拢的大门,
  
          “有意思!泼天的经验送上门来!”
  
          忽然间,那块神光暗淡,看上去好似一张丑陋大脸的巨像头颅落在斯诺里的身前,他当即一锤敲碎将击杀收入囊中,神性巨兽提供的经验让他冲过了九级大关。
  
          “不想死的给我滚开!”
  
          进入要塞内部,斯诺里不在宽阔的大厅里停留,排开乱哄哄的溃军一路顺着阶梯就往高处走。
  
          阶梯上几个战将,萨满模样的人物领着些更精锐的夜地精狂热者或者兽人大只佬从上层下来试图稳住溃军,斯诺里也不等它们反应过来,三锤两斧杀开一条通路继续前进。
  
          “咚咚!嘎吱!”
  
          “唰!噗!”
  
          顺着脑海里安德格朗氏族留存地图中指明的路径奔行,听到身背后沉闷的脚步,年久失修台阶遭遇重踏发出的哀鸣和铠甲,肢体破碎的闷响,斯诺里知道暴怒中的斯卡布兰德热情收下了这些送上门来的首级。
  
          “脑袋暂且多在你脖子上寄存一会儿!跑?能跑哪去?”
  
          脚下斯塔利之靴加持,斯诺里速度飞快,在进入王座间前的门廊后,他捕捉到了另一头那个在一群近卫簇拥下撤离的肥硕地精背影。
  
          “是可忍熟不可忍!这些玩意得着机会是可劲造啊!”
  
          怀揣着对那被无数史诗颂唱过的华美厅堂的敬意,斯诺里擦了擦身上的血污,端正衣冠后才迈步而入。哪怕心中已有所准备,满眼狼藉也让他的怒火快要和斯卡布兰德相当。
  
          镶嵌在穹顶上的珍贵宝石都被摘下,只留下一片片丑陋的坑洼。最高明的能工巧匠花费数百年完成的浮雕更是遭到了亵渎的涂改。
  
          几只屁精悄么么地试图从席上捡些残羹冷炙,它们发出的窸窸窣窣声提醒斯诺里现在不是怀古凭吊的时候,寻常嗜血狂魔邪月部落都够呛能挡下,更别提斯卡布兰德了。
  
          走到延伸出去的露台边,从之前伊布利特指挥作战的位置凭栏眺望,斯诺里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一切-
  
          身无寸甲的巨人已经身首异处倒在一旁,符文巨像正在和其他战争机器一道摧毁绿皮的工事,战士们则冲进要塞清剿它们的有生力量。
  
          “无路可逃了吧,懦夫!我开始怀疑你的脑袋是否真有吸引力了!”
  
          斯卡布兰德的怒吼响了起来,饱饮鲜血后它的双斧气焰更盛了,碾碎一路上遇到的所有绿皮对这前亚空间第一干将仿佛轻松的热身。
  
          “放马过来!库嘎斯和卡洛斯统帅大军都被我放逐,阿姆纳克更是刚倒在本王锤下!你这丧家之犬比它们如何!”
  
          “啊啊啊!”
  
          丧家之犬四个字让被流放者出离了愤怒,它猛一蹬腿百米距离瞬息而过,比斯诺里石像形态还高的双斧一错,就要将敢于挑衅者碎成数块。
  
          “砰!”
  
          斯诺里屏气凝神,锤斧相交迎了上去,他必须要试试斯卡布兰德现在还剩几分实力。
  
          “咚咚咚咚!”
  
          一触之后高下立见,斯诺里连退了四五步,倚在露台栏杆上了才堪堪卸去力道,反观大魔只微微晃身罢了。这还不算,斯诺里刚想甩一甩发麻的胳膊却只听啪嗒一声,他手里的斧子仅一次对抗就被生生震断了。
  
          斯卡布兰德那名叫屠戮和狂杀的双斧大有来历,在它那布满鲜血的荣耀之路将走到顶峰之时,它找上了当时恐虐座下最受恩宠的大魔。
  
          在“地狱平原之战”中,斯卡布兰德一气击败了它嗜血同胞中最强的两个,并攫取了它们的灵魂束缚锻压进自己的武器之中。它们连恐虐的黄铜铠甲都能砍出裂缝,哪里是凡间的东西能够抗衡的呢?
  
          “羸弱的凡人。。”
  
          斯卡布兰德扭动着自己蛮牛般粗壮的脖子,在令人肝胆颤悸的关节弹响中慢慢逼近,看着原本猖狂的敌人在自己的怒火下瑟瑟发抖能给它带来一丝丝愉悦。
  
          “嘎嘣!”
  
          当它鼻孔里喷出的血气撩到脸上时,斯诺里眼中的恐惧转成了杀意,他伸手一捏激发了预埋的愤怒与毁灭符文,悬在山体外的露台崩塌了。
  
          之前对抗三神大魔的战斗和妙影庞大的战争记忆让他清楚凡人对抗巨物在平地上修脚不是个好选择,大魔能失误无数次,但纵然有宝甲护身他又敢失误几次呢?
  
          当看到斯卡布兰德那破碎的翅膀,斯诺里就为它计划好了葬身之地。靠风暴权柄悬浮在空中,看着它在徒劳振翅引发的铁链鸣响中自由落体,矮人双手攥紧了仅剩的神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