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祖宗显灵:开局给天启托梦 > 第六十七章 尸山血海,左右为难

第六十七章 尸山血海,左右为难


  正在抵抗的只有一局士卒,也就一百多人,但是跟着住在这里的新军是有一个司,四百多人。其中一个局正在后面列阵进行,还有两个局在后院保护着使团成员。
  前方院子激战,俞咨臯留下一局人掩护来宗道等文臣离开,不过来宗道被朱园附体,他当即说道:“此事大明不能退,一旦退了,李氏君臣就对大明失去了信心。
  我们必须在这里和东虏决一生死,这样才能让李氏君臣对我大明有信心,而且,将东虏都杀死在李氏王国内,李氏就和东虏结了仇,俞指挥,不要担心我们,你立刻率部支援,若是不成,你我死战在这里,为大明尽忠吧!”
  俞咨臯拱手,当着众人的面,说道:“来尚书放心,末将必然死战到最后的一兵一卒!”
  说罢,他便带着两局新军前去支援。
  前方,两百多名和精锐的八旗交战,双方在狭小的空间里厮杀着,不管是中间的院子,还是两边的厢房,或者是大堂内,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迹,还有李倧派来的宫女奴仆以及侍卫的尸体。
  新军士卒已然以三人为阵,夹击一名八旗兵,而八旗兵也改变了战术,他们一人在前方抵抗,另一人拉弓搭箭,专射新军面门。
  每有一箭射出,新军士卒不是战死,就是受伤,双方激战了一会,两百多新军士卒已经战死过半,剩余人已经退守到后院门口。
  范文寀和牛录额真率领剩余的两百八旗兵继续冲击,新军士卒依靠狭窄的地势,依靠刺刀组成枪阵抵挡。
  牛录额真当即让人爬上高处,他们高超的箭术顿时让新军士卒死伤迅速增多。
  但好在俞咨臯带领两局援军赶到,他立刻让两个旗爬上高处,开枪打压敌人火力,另外一局和一旗人联合之前的残军,杀了出去。
  八旗兵少了弓箭手的掩护,一时间被一轮枪击打退,当场战死三十多人。
  那牛录额真惊讶道:“他们怎么敢在这么近的地方开枪!该死,我就应该听大汗的带上一些火铳了。”
  范文寀一看自家战死的超过一百人,伤者数十,剩下都是轻伤了,他连忙问道:“敌军人数比我们多,我们可还有机会?”
  “砰!”
  一声枪响,弹丸打在牛录额真的头盔上,但是擦着滑走了,他只是脑袋一晕,随即说道:“走?我们走了回去怎么和大汗交代?和明狗厮杀在一块,险中求胜吧!”
  范文寀脸色一白,虽然他曾经想过任务有些艰难,但是没想到会有失败的时候,他咬牙道:“好,那就死战吧!”
  牛录额真亲自上阵,十几名巴牙喇加入战斗,顿时让八旗兵士气一振,厮杀进入了白热化之中。
  大明和大金的使团之战已经被人送到了李倧这里,他当场吓晕了,被人弄醒后,他急忙问道:“情况如何了?”
  金瑬连忙说道:“殿下,臣已经让义禁府的人前去包围上使的府邸了。”
  李倧连忙问道:“现在如何是好?不管是女真那边还是上国那边,我们都惹不起啊!”
  如今的崔鸣吉也是自责不已,他没有想到事情会是现在这样子,他直接站出来道:“殿下,不管是哪边来问责,就把臣交出去吧!”
  金瑬大喝道:“崔鸣吉,事情就是你们惹出来的,你们以死谢罪轻松了,但是剩下的麻烦让殿下怎么办?”
  崔鸣吉跪在地上,现在的他已经无话可说。
  李贵连忙说道:“现在这个时候,总是要投靠一边的,就看女真和大明之间谁占优势,我们就帮谁。”
  李倧连忙起身道:“糊涂了!本王当然是要帮助上国,快,快让义禁府的进去,抓住剩下的女真人,保护上国使团,那些被抓起来的女真人,立马送回辽东去,这样也好有些转圜的地方。”
  “臣领旨!”金瑬连忙让人去传达李倧的命令。
  就在李氏君臣决定帮助大明的时候,范文寀已经到了人生的最后时刻,最后一名八旗兵死在了明军枪口下,尸山血海中,只有他还活着,其余的八旗兵都死了,伤兵也被刺死。
  朱园踏着血水来到范文寀的面前道:“你身为明人,不思报国,反倒帮助东虏,毫无礼义廉耻,今日暂且留下你的命,来日回到京师再好好定你的罪!”
  范文寀仰头哈哈大笑道:“我没有错!大明就要完了,它已经烂到骨子里去了,文恬武嬉,民不聊生,就这样的大明,我投靠大金有什么错?”
  朱园气急而笑,说道:“你以为救你发现了这个问题吗?饱读诗书的人哪个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但是他们怎么不像你一样抛弃大明,他们依旧在尽自己的努力去救大明。
  而你呢,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背叛自己的国家,做了汉奸,范文寀,死到临头,你还是冥顽不灵,恬不知耻!”
  “我没有,我不是!”范文寀大吼一声,然后就去咬自己的舌头。
  朱园一脚将他踢翻道:“咬舌头是死不了的,用刀抹脖子吧,这样你还死得痛快些!”
  范文寀拿起刀,比划了一下脖子,刀刚刚割破皮肤流出一丝血迹,他就疼痛难忍,丢了佩刀。
  朱园带有嘲笑的眼神,说道:“你看看你,你要是一刀抹了脖子,我还能高看你一眼,实际上,你就是个贪生怕死的混蛋罢了,带走!”
  两名新军士兵走了上来,将瘫软在地的范文寀如同拖死狗一般带走。
  朱园看着遍地尸体,说道:“把尸体都烧掉吧,我们的人将骨灰装好,带回大明,至于东虏的,那就挫骨扬灰吧。”
  俞咨臯拱手道:“末将明白。”
  这一战,一司四百多人,战死的就有两百三十九人,剩下的,二十七人重伤,四十六人轻伤,可谓是伤亡惨重,不过能全歼三百精锐八旗兵,也足以称这支新军骁勇善战了。
  明军正在清理尸体,外面的义禁府将士才姗姗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