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祖宗显灵:开局给天启托梦 > 第六十三章 大明新水师,警告毛文龙

第六十三章 大明新水师,警告毛文龙


  茫茫大海上,一支一百余艘船队正在航行中,这正是在天津组建的缉私水师,其中旗舰是一艘一级风帆战列舰,它的龙骨原本是朱由校用来建造龙舟的,如今被拿来制作了旗舰。
  旗舰总长九十二米,船体长69.34米,水线长56.7米,船体水线宽15.8米,甲板最大宽度15.8米,最大吃水6.55米米,满载排水量3556吨,舰上装备火炮104门,全舰人员850人。船上能贮存35吨火药和120吨炮弹,一次可连续行驶六个月。
  而在旗舰左右两边是另外两艘一级战列舰,船长度在七十六米,水线长四十六米,龙骨长三十九米,船宽十四点七米,吃水六点三米,排水量一千六百吨吨,装有一百门火炮,船员七百八十人。
  其余还有五艘四五十米的二三级战列舰,其余都是二十米到三十米的五六级风帆战列舰,这已经将朱由校储存的龙骨一扫而空。
  这些龙骨本就是用来建造宝船或是福船,都是难得的大型龙骨,而且朱由校还留有一根百米长的龙骨,暂时没用上。
  舰队指挥使是名将俞大猷的儿子俞咨皋,他原是福建总兵官,三年前,在澎湖击败荷兰人,现在被朱园推荐给朱由校,担任了天津水师指挥使。
  天启二年(1622年),荷兰舰队七艘军舰外加战士九百人,占领澎湖,并封锁了漳州出海口,明朝海军无法出动。
  天启四年2月,福建巡抚南居益亲自乘船到金门,下令明军(总兵力达一万人、兵船两百艘)渡海出击收复澎湖。福建总兵俞咨皋、守备王梦熊,率领兵船至澎湖,登陆白沙岛,与荷军接战。但荷兰军队依仗坚固的工事与战舰顽抗,澎湖久攻不下。
  7月,南居益又派出火铳部队支援,明军发动总攻,一直打到风柜仔的红毛城下,然后双方又形成僵持的局面。8月,明军再次兵分三路,直逼夷城,荷兰人势穷力孤,不得不撤离占领了两年的澎湖。
  被俘虏的荷兰将领高文律被押送到京城斩首。
  明末,水师和荷兰打过两场,荷兰两次败退,与英军作战一场,英方赔款两千八百两,算上朱成功收复台湾一战,荷兰败了三次。
  衰落的大明水师依然保卫了大明海疆,这也是明末最后的亮点了。
  现在朱园朱由校重新建立水师,就是想在这大航海时代插上一脚,等击败北方的敌人,整顿内部,大明的水师将会蜕变为海军,四处征战。
  天津水师很快就进入了东江镇附近的海域,东江镇也有水师航行,巡逻的战船在看到天津水师,一艘小船离开报信,那艘大船连忙靠拢过来。
  船上领将拜见俞咨皋后,俞咨皋立马让他在前面带路,随后水师在附近海域停泊,来宗道和俞咨皋坐小船进入港口内。
  他们一上岸,毛文龙就带着东江镇一众文武在一旁迎接。俞咨皋当即宣读圣旨,待毛文龙接旨后,说道:“毛总兵,陛下准许你炼盐了,但是,被陛下发现东江镇出私盐的话,陛下可是要追究的。”
  毛文龙连忙笑着说道:“这东江镇人口众多,有些人弄了私盐,本官也不知道,这也不能怪本官吧,毕竟本官最终的任务就是监视东虏啊。”
  来宗道呵呵笑道:“如今袁督师总督辽东,形式大好,陛下也在组建水师,毛总兵以为天高皇帝远,就可以无视朝廷和陛下了,老夫这次来只是陛下所托,告诫毛总兵一番,别到时候勿谓言之不预。”
  毛文龙身后的养子毛承祚大怒道:“我父亲为朝廷呕心沥血,在这东江镇屡次与东虏拼杀,没想到朝廷和陛下要如此对待我父亲吗?”
  来宗道一看毛文龙没有阻止,顿时怒气上头,大喝道:“大胆!你竟然敢指责朝廷和陛下,难道你们东江镇的粮饷,朝廷和陛下可有亏待过,既然拿了饷银,就要做事,尔敢有怨言,是觉得你不可或缺吗?”
  “那你能把我怎么样?”毛承祚一脸不屑的模样。
  俞咨皋当即挥手,跟在他们身后几十名新军当即举起燧发枪指着毛文龙一行人。
  毛承祚笑道:“你这枪没上弹药,能打吗?”
  俞咨皋看向一名新军说道:“对柱子开一枪。”
  “砰!”
  新军士兵迅速瞄着一根柱子就是一枪,直接打了个对穿。
  毛文龙这才脸色一变,连忙说道:“来尚书息怒,我儿子就是个粗人,年纪小不懂事,还请尚书息怒。”
  来宗道冷笑一声,说道:“呵呵,毛总兵,下回可就不像今日了,本官就不在这久留了,你也留步,不用送了。”
  说罢,来宗道就带着俞咨皋等人离开,返回旗舰上去了,随后,舰队启航前往李氏王国。
  毛文龙脸色铁青,看着远去的船只没有言语,毛承祚在一旁说道:“父亲您对朝廷和陛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这太让人寒心了。”
  陈继盛连忙说道:“总兵,此行已经是朝廷留手了,只是让来尚书警告一番,若是下次,说不定就是大军压境啊,我们东江镇就这么点地方,不是朝廷的对手。”
  毛承祚大怒道:“他敢,要是这样,父亲还不如投了东虏……”
  “啪!”
  毛文龙甩了毛承祚一巴掌,他咬牙道:“我妻儿子女这一家老小都是死在东虏手里,谁敢说投降东虏,我就砍了谁的脑袋!既然朝廷觉得组建了水师,就可以打压我毛文龙,那我就看看,朝廷面对东虏能有什么作为!
  告诉岛上的百姓,除去必要的人,其他的都给我煮盐,晒盐,呵呵!”
  说罢,他就离开了码头,回到了总兵府。书房里,他看了一眼毛承祚,低声道:“你没脑子了!那些话能当着那些人说吗?要不是我一巴掌,你就死定了!
  这些事要暗地里进行,你立刻派出人去皇太极那边,找他们议和,就说我东江镇不再与大金为敌,还愿意卖给他们粮食和盐。”
  毛承祚一喜,连忙派人去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