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祖宗显灵:开局给天启托梦 > 第三十二章 监生抗旨

第三十二章 监生抗旨


  当天,国子监就下了圣旨,监生禁止议论国政,违者重处。此圣旨一下,众监生哗然。
  监生陈铭当即问道:“岂有此理,魏阉如此放肆,连国子监也敢插手?”
  陆万龄立马反驳道:“陈兄此言差矣,这是圣旨,我等学生应该谨遵圣命。”
  陈铭大怒道:“胡说,此乃乱命,定是陛下被魏阉蛊惑了!”
  “陈兄说的对,这必定是魏阉害怕我等,才下这道这道乱命!”
  “对,我们绝对不能接受!”
  陈铭立马又指着跟来的国子监司业林焊大喝道:“林司业,您也从贼了吗?”
  林焊当即上前道:“住口!此非乱命,乃皇命也,尔等尽可安心读书,待高中之后为国效力。”
  陈铭脸色一变,但随即脸色通红,表情十分激动,他指着林焊的脸大骂道:“林司业,在下当初还以为阁下威武不能屈,如今却是错看了你!
  我等监生多年便可畅谈国事,如今阉党横行,更是需要我等伸张正义,如今魏阉权势滔天,尔等便怕了?但是我等却不怕。
  国朝养士二百载,仗义死节就在今日!我陈铭绝不会惧怕魏阉!”
  “陈兄说的太对了,我们绝对不怕魏阉!”
  “我们不怕,今日我们全都支持陈兄!”
  林焊被陈铭气的脸色通红,传旨太监也是大怒,那太监提起纤细的声音喝道:“你们要抗旨不尊吗?”
  陈铭昂首挺胸道:“我等只接受真正的皇命,而不是魏阉的乱命!”
  陆万领立马出口道:“陈兄邀名何必带着其余人一起倒霉?”
  陈铭当即怒视陆万龄,脸色有些红,喝道:“胡说,这是为了世间的正义!”
  林焊怒喝道:“你这人胡搅蛮缠,不过是一监生,何德何能来指责朝廷官员和朝政?当年太祖高皇帝陛下就不准尔等议政,今日陛下不过是遵循祖制罢了!
  尔等不要自误,再这样下去,那就别怪我不念师生恩情了!”
  陈铭正要说话,早已经在外面等候的东厂番子和锦衣卫如狼似虎一般闯入国子监,领头的看着慷慨激昂的陈铭,喝道:“拿下这些乱臣贼子!”
  陆万龄连忙说道:“不是我,不是我!是他!”他指着陈铭喊道。
  随即陈铭和几个吵的凶的都被抓住,全都是陆万龄指出来的,此人本就心术不正,在原本历史上,自潘汝桢开始上书给魏忠贤修祠。
  很快不少三品以上的高官们纷纷上书给魏忠贤修祠,就连袁崇焕也和好友阎鸣泰一起上书给魏忠贤修祠。
  到天启七年,这陆万龄上书要把魏忠贤与孔子一起位列,林焊拒不接受,愤然辞官,而陆万龄因为攀上魏忠贤而肆意妄为,到崇祯二年被下旨斩杀。
  东厂和锦衣卫抓捕监生,这让其他监生义愤填膺,不少人觉得这是扬名之时,便上前大喝道:“阻止这些阉党走狗,不能让他们抓走陈兄!”
  “国朝养士二百载,仗义死节在今日!打死这些走狗!”
  “同窗们,不要怕,我等可是监生,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上啊!”
  一群监生被鼓动的热血上涌,顿时一起冲去,对着番子和锦衣卫拳打脚踢。
  前来办事的头目乃是五彪之一的孙云鹤,他带着人闯进来道:“好胆,竟然敢武力阻挠,公然犯上作乱,动手,不需要留情,阻挠者,杀无赦!”
  “噌噌噌……”
  一众番子和锦衣卫拔刀,热血上涌的监生顿时清醒,急忙往后推去。
  拿人的东厂番子和锦衣卫立马又抓了几人才退去,孙云鹤藐视一笑,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冷笑一声说道:“自今日起,锦衣卫会派人来巡查这里,谁敢妄议国事,通通抓起来!”
  监生们顿时敢怒不敢言,毕竟明晃晃的尖刀利刃在眼前,心中的热情早已经消散,谁还会拿着自己的命开玩笑。
  孙云鹤环视一周,随即冷笑一声,扬长而去,宣旨的太监也笑道:“呵呵,这不是也一样么,呵呵。”说罢便也离去。
  林焊只觉得羞愧,当即指着监生们喝道:“都给我回去读书!”
  监生们顿时悲愤莫名,三三两两结伴离去,不过很多人对陆万龄很是不满,不由得将心中的憋屈发泄在陆万龄身上。
  陆万龄脸色难看道:“此事怎能怪在下一人,在刀刃面前诸位不也是胆小如鼠吗?与我何异!”
  一监生大怒道:“你住口!我等至少争取过,而你陆万龄直接就卑躬屈膝了,我羞于你为伍!”
  不少人纷纷指责陆万龄,随后拂袖而去。
  陆万龄恶狠狠地看着离去的监生们,暗自咬牙道:“今日之辱,来日必当奉还!”
  不止监生们,官员们也被禁止去玩花魁,那各楼生意都差了一大截。
  各家老鸨大急,连忙让龟公去打探消息,不过这些老鸨背后的主人派来家仆送信,让他们最近低调些。
  其实百官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毕竟太祖显灵了,特别是太祖出太庙了啊,那还不得插手朝政?
  而太祖一出面,他们嘴里用来束缚皇帝的祖制就成了反制他们的利器,如今是作茧自缚了!
  现在大家期望的是天启皇帝继续上朝,若是太祖彻底掌权,那他们以后就要像洪武朝官员们一样,上朝之前写好遗书了。
  至少十个里面八个被抓贪污肯定没跑了,就看数额大小。
  顾秉谦自知在朝堂上待不了多久,自然也是听之任之,总之安安全全混到离开就好。
  但是其他不是阉党的官员急了,他们不想回到洪武朝,他们很怀念之前的天启朝,但是没人领头,其他人如散沙一般。
  不过监生们就不一样了,这群愣头青出了国子监就去找城内的秀才举人们串联,准备闹一场大的。
  其中就有人去找侯恂,殊不知侯恂被朱园教训一顿之后,早已经离开了京城,跑回老家去了。
  那监生得知侯恂不在,颇为惋惜,但随后又动身去找其他士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