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祖宗显灵:开局给天启托梦 > 第十六章 人前显圣

第十六章 人前显圣


  与皇帝争吵,对于清流们来说,就是刷名声的好机会,你挨个廷杖不死,被皇帝训斥之类的,在文人们眼里,这就是坚贞不屈的高尚品德。
  所以,天启训斥了他们,不仅没让他们害怕,反而让他们更兴奋了。
  那些言官跟不要命似的,拿着公家的纸和笔,写着都是废话的奏折。
  朱由校与文臣们斗了好几天,一点进展都没有,反倒是让他下罪己诏的奏疏越来越多。
  朱由校被气的大喊道:“只要是和罪己诏有关的奏折都不要上了,我不想再看到,我要找太祖爷爷要个办法!”
  朱由校当即跑去太庙,在朱元璋的牌位前抱怨文臣们。
  朱园明白,朱由校这是被气不顺畅,才找他来宣泄,他当即显灵道:“这些官主次不分,就知道和你打嘴仗。
  以前咱当皇帝的时候,那个谁,写份奏折跟写文章一样,要紧的事不到三五百字,他写了几千字,前面全是废话。
  这可气的咱打了他一顿,以后的奏折,那都是简洁明了,这不仅提高了办事效率,还节省了不少笔墨纸砚。
  对付那群只会打嘴仗的文官,你不要手软,明天,你把文武百官带来太勉强,咱来替你教训他们。”
  朱由校大喜,连忙向朱园道谢。
  实际上是主要看到朱由校这么久都没有解决此事,而朱园不想再等下去,他要完成任务。
  第二天,朱由校上朝,将文武百官带到太庙里,指着太祖高皇帝的牌位道:“现在在太祖高皇帝面前,一起把话说清楚!”
  顾秉谦当即出言道:“陛下,此事甚是荒唐,胡闹!”
  “闭嘴!”
  太庙里传来一声怒喝,但是朱由校并没有说话,文武百官当即四处查看。
  朱由校立马上前跪下道:“太祖爷爷息怒!”
  不等众人询问,魏忠贤立马跪在朱由校身边磕头。
  倒是张维贤一人发现端倪,他抬头一看太祖高皇帝的画像,只见画像里的人怒视着他。
  张维贤瞪大着眼睛,张着嘴,指着画像颤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首辅顾秉谦似笑非笑,看向朱由校道:“陛下,子不语怪力乱神,陛下这样成何体统?”
  “顾秉谦!你抬头看看咱得画像!”朱园大喝道。
  这一声可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们全都抬头去看排位上的画像。
  “啊!”
  “太祖高皇帝!”
  “噗通…”
  那些看到太祖高皇帝画像的人表情千奇百怪,不少人吓得瘫软在地。
  朱园看着百官失态的模样,冷笑道:“你们这些做臣子的,如今外边出了事,你们就把责任推给皇帝,好大的胆子!
  要是咱,早就把你们的脑袋砍了!一帮没用的,这世上想当官的有的是,不缺你们一个!
  你们觉得大明没了你们就完了吗?咱告诉你们,咱有的是办法!
  孙承宗,徐光启等五人就是咱推给由校的,这世间对大明忠心的有才之人,咱知道的清清楚楚!
  咱让由校今天砍了你们,明天就可以让他们当官,没了你们,这朝廷就干净了!”
  朱园的训斥声在太庙里回荡,那一词一句,就像一把刀子,一把锤子,砸在太庙里所有的官员的脑袋和心口上。
  以顾秉谦为首的一众文官被吓得直接磕头认罪。
  这真的是吓坏他们了,这种神鬼之事以前都是在话本里,或者是民间传说里。
  但是亲自遇到,真的是后背发凉,心惊胆战。
  朱园继续怒斥道:“咱可告诉你们,你们做的那些坏事,咱都清楚,现在戴罪立功,咱还能饶恕你们,一错再错的,咱就诛你们全家,夷九族!”
  不少心理素质差的,当场吓尿,直接磕头认罪。
  一旁没被斥责的武勋,也有几个吓尿了。
  太庙里,很快弥漫着一股尿骚味。
  朱园说完文官,随即看向武勋们喝道:“你们这些勋贵,现在基本跟废物没有什么区别,京营被你们搞垮,咱恨不得直接砍了你们的脑袋。
  你们这群猪脑子,大明没有可用之兵,怎么抵御外敌,抵抗不了外敌,大明就完了,大明没了,你们的富贵就没了!
  你们脑子进水了,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你们这些大明的勋贵还想跑到下一家去享富贵吗?他们只会直接砍了你们!
  今天咱只是斥责你们,回去之后,把自己手里的事情做好,这是咱给你们的机会,别哪天晚上做梦的时候被咱砍了脑袋,呵呵,到时候你的家人就得给你收尸了。”
  太庙里只有朱园在怒骂的声音,他骂了一句酒囊饭袋之后,声音随即消失了。
  朱由校等了一会,不见太祖高皇帝继续说话,当即抬头一看,发现画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他立马行礼道:“孙儿恭送太祖爷爷。”
  文武百官随即反应过来,当即行礼道:“恭送太祖高皇帝陛下!”
  朱由校起身,转身看向文武百官们说道:“诸位可记住太祖爷爷圣谕了?”
  顾秉谦当即回道:“陛下,臣等记住了。”
  朱由校微笑道:“诸位为了自家的身家性命,以后可要尽心办事,太祖爷爷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
  说罢,朱由校看向张维贤等武勋道:“英国公,回去之后,和其他人都谈谈。”
  张维贤两股战战,他行礼道:“陛下放心,臣回去之后,立马整顿京营!”
  朱由校笑道:“好,那么诸位退下吧。”
  很快,文武百官尽皆离去,魏忠贤一脸谄笑道:“皇爷,可有不少人吓尿了呢。”
  朱由校一脸笑意,说道:“太祖爷爷龙威之下,宵小必然胆战心惊!此番有太祖爷爷的敲打,这些人总该老实些了。”
  其实朱由校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目前只知道太祖高皇帝能在他以及在他附近入睡的人托梦,其次就可以借助画像显灵,还有赐宝。
  其余的手段就没有见过了,他也不清楚,这样可以镇住这帮人多久。
  不过晚上朱园就让朱由校放心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