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祖宗显灵:开局给天启托梦 > 第十一章 奉圣夫人

第十一章 奉圣夫人


  回到乾清宫,朱由校气的一拍桌案,喝道:“这些老东西,太放肆了!修个三大殿也要指责我!
  那三大殿修了好几年,总共才花了百万两,他们这也要指出来!
  还有修省,这事情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还在那揪着不放,这些人没事做了吗!
  这群混蛋!气死我了!太祖爷爷说的对,我得给他们一些眼色瞧瞧!魏伴伴,该怎么做,知道吧?”
  魏忠贤连忙低头道:“皇爷瞧好咯,老奴肯定让他们卷铺盖滚蛋。”
  朱由校笑道:“好好好,就这么办,不过顾秉谦得留着,到时候好给孙师让位。”
  “老奴明白。”魏忠贤连忙回道。
  朱由校总算出了口气,他这皇帝其实当的很憋屈,不只是他,自仁宗之后,文官集团崛起,之后朱瞻基开始都会用太监对付文官。
  孝宗之后,朱厚照打算改革军制,落水死了。
  到了嘉靖一朝,皇帝与官员的战争更加激烈了,不过嘉靖聪明,用一个严嵩控制朝政,之后是隆庆,万历,万历不上朝也是和文官对抗。
  虽然说内阁一开始强化了皇权,但是文官集团崛起之后,他们与士绅联合,让内阁辖制了皇权。
  就算内阁被皇帝掌控,但是官员们不理睬,或者士绅们不理睬,皇帝也是寸步难行。
  这就是为什么朱园第一时间让朱由校掌握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
  比如朱元璋和朱棣,二人对军队掌控很高,所以官员们不敢触碰逆鳞。
  朱园让朱由校练兵不仅仅是为了击败北方的敌人,更是为了夺权,只要忠于朱家的军队越来越多,朱家就可以掀桌子,洗牌重来。
  朱由校想了一会,随后看向魏忠贤道:“告诉皇后,今晚到寝宫来。还有让客奶来服侍。”
  魏忠贤低着头,连忙应是,他有些疑惑,皇帝怎么突然直接会让皇后和客巴巴一起来?难道…嘶…魏忠贤只想到了一个可能,他心中有些惊骇。
  他加快了脚步,先去坤宁宫传达了皇帝的口谕。
  皇后张嫣接旨后,微微有些疑惑,不过她知道天启最近对朝政关心了一些,魏忠贤行事也谨慎了许多,她心中有些欣慰。
  天启的运气很好的,皇后张嫣可是史上五大艳后之一,仅仅以美貌身材,冠绝明朝。而且她还很聪明,爱好读书,经常劝谏朱由校。
  这就是美貌和智慧集一身,朱由校可幸福了。
  这边魏忠贤急忙跑去宫外,最近一个月客氏都在宫外住着。
  魏忠贤被人抬着来到客氏府上,急忙喊道:“夫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客印月正在休息,听到外面有人大吵大闹的,气道:“是谁在打扰本夫人休息!”
  很快,一太监派来说道:“夫人,厂公来了。”
  客印月眉头一皱道:“老魏什么时候这么不知轻重了,让他过来吧。”
  魏忠贤虽然被天启安排与客印月对食,但是在地位上,魏忠贤可比不上客印月。
  魏忠贤跑进来,还在喘着气。
  客印月看魏忠贤那模样,笑道:“怎么,想我了,跑的那么猴急?”
  魏忠贤喘了口气,说道:“夫人,事情不妙了,皇爷让皇后侍寝,夫人也要陪同。”
  客印月一听,柳眉一竖,娇喝道:“怎么回事!”客印月现在是又急又气,他刚回到京城,就遇上这事,她都要立马进宫和皇后撕逼了。
  魏忠贤当即挥手让人出去,然后坐在客印月身边,轻声说道:“夫人,您走之后第三天,京城出了天灾,皇太子都死了。
  然后皇爷做了梦,说是太祖高皇帝托梦,一开始咱家也不信,但是后来咱家看到了太祖高皇帝,而且前一天,太庙里,太祖高皇帝的画像说话了…”
  客印月打了魏忠贤一下,皱眉道:“魏忠贤,你胆子大了啊!”
  魏忠贤焦急道:“哎哟,夫人,咱家怎么敢骗你呢?都是真的!
  夫人,你想啊,皇爷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什么时候让皇后在场?今日叫你去,必定是因为太祖高皇帝发话了,此去凶多吉少。”
  客印月甩手道:“哼,我不信,你回去吧,我自有办法对付!”
  魏忠贤无奈,他也不好停留太久,立马起身回宫去了。
  客印月当即起身,冷哼道:“皇爷离不开我,哼!”
  她立马叫人烧水,准备沐浴更衣。
  很快到了下午,客印月已经收拾了一番,此刻的客印月看起来有着成熟女人的魅力,扭动腰肢时能让别人紧紧盯着她看。
  而且客印月本身长得艳丽多姿,自然把天启迷的不要不要的。
  回宫路上的客印月俨然诰命夫人,前有八名太监,掌了大红纱灯引导,远远望去,和御驾一样。
  仪仗之后,便是明晃晃地一列排的荷兰晶灯。
  当时荷兰已与明朝结交,献晶灯百盏。熹宗专门赐予客印月二十盏,备夜来进出宫闱之需。
  荷兰晶灯把那条铺着黄缎的御道,照耀得如同白昼。最后便是灯晶彩羽,流苏玉坠的一辆高毂绣帘的凤辇,辇上端坐着客印月。
  真是仪从煊赫,仆侍如云了。
  那些朝中的大小臣工、王公臣卿,大半是客印月的党羽。他们每天入朝,在朝房里望见远远的灯光灿烂,如皓月流星,就知道奉圣夫人客印月来了,于是大家在御道上等候。
  距离客印月的车辆,约有十来步远近,众人早已齐齐地跪列下来。
  有叫太夫人的,有称圣母娘娘的,有唤圣太太的,有三呼千岁夫人的,又有叫姐姐圣夫人的,也有叫干娘的,还有唤义母的。
  口里这样呼着,身体都和狗般俯伏着,比迎接圣驾还要齐整。
  天启皇帝上了宝座,御案旁设着一个凤座,就是奉圣夫人客印月坐的。天启皇帝退朝,客印月也随着銮辇回宫。
  当时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客印月在后宫的地位已经是皇后级别了,大小事务都归她管,皇后张嫣大概能管坤宁宫就不错了。
  但是吧,今天是她最后的辉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