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祖宗显灵:开局给天启托梦 > 第五章 告诫朱由校

第五章 告诫朱由校


  很快又到了托梦的时候,朱园二话不说就托梦,这一次朱由校正在大殿龙椅前站着,双手张开道:“哈哈哈,我大明再也不会有饿死的人了!”
  朱园就站在大殿中间,看着朱由校那高兴的模样,他不由得摇摇头,随即喊道:“傻乐呵什么呢?这才刚开始呢!”
  正高兴的朱由校听到声音,立马低头一看,他连忙收起志得意满的表情,立马变成一个乖乖小孩,跑下来,双手扶着朱园右手。
  他嘿嘿一笑道:“太祖爷爷,孙儿实在是太高兴了,最近几年天下多灾多难,国家财政已经入不敷出,经常因为赈灾不及时导致百姓饿死。
  这土豆亩产八百斤,番薯亩产一千五百斤,还能在一些荒地上种植,这真的是跟仙种一样啊!”
  朱园点点头道:“这算什么,咱在仙界看到的比你这个好多了,这都是仙人们不要的,咱捡来给你的。
  你这种子在仙界不咋地,但在你这就是珍品,你先找个皇庄种着,一定要照顾好,种出第二批,再以此为种子继续种。
  有了足够的种子,然后在京城附近推广,由校,此事也是急不得的,一定做好,做仔细,不要让别人钻了空子。”
  朱由校扶着朱园坐在龙椅上,然后低头道:“孙儿明白,此事一定会仔细抓紧办。”
  朱园点头道:“很好,你目前先把这件事安排好,那五位能臣,你可派人去找了?”
  朱由校连忙点头道:“太祖爷爷,此事孙儿已经让魏伴伴抓紧去办了,最快也需要四五日。”
  朱园微微点头道:“这个魏忠贤还是能办事,他啊,一身的富贵在你一念之间,明晚,让他在你身旁伺候,咱还得敲打敲打他。”
  朱由校听到朱园对魏忠贤有所改观,他松了口气,连忙说道:“太祖爷爷说的对,魏伴伴对孙儿还是忠心的,他还把家里所有的钱都献给了孙儿,足有六十多万两。”
  朱园一听,大手一拍,喝道:“他这阉党之首就贪了这么多,手底下那不是天文数字!这要是在咱手中,早就灭门了!
  这大明朝的官,跟那蒙元之人有什么区别?彻底坏透了啊!
  由校啊,咱让你练新军不仅仅只是为了打败那建州女真,更是为了让你手中握有刀把!
  咱当年为啥能下狠手治贪腐啊?那就是咱手中有军队,咱手中的刀锋利着呢!自认为脖子硬的,咱都给砍咯。
  你以后啊,也要像咱一样走这一遭,到时候杀他个人头滚滚,看谁还敢贪腐!”
  朱由校看到朱园说话时,那股子杀气,心中战栗不已,这就是太祖之威啊!
  朱园看朱由校没有吭声,便看了他一眼,朱由校吓得脸色一白。
  朱园皱眉道:“你不忍心?心软,你怎么救大明,难道你要把这个烂摊子交给自己的儿子吗?”
  朱由校连忙看向朱园道:“太祖爷爷,孙儿还会有儿子吗?”
  朱园有些鄙夷道:“你看看你,跟咱比差远了,咱膝下一堆儿子,怎么到你们这还绝嗣呢!
  哼,你那弟弟,为人多疑,做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大义,而且十分的爱惜羽毛,做事出尔反尔,心中爱慕虚荣,过于虚伪,没有一点担当,不适合当皇帝。
  咱只好试着去求求,给你求来几颗灵丹妙药,治治你的身体,到时候,给你的皇后几粒,你俩给咱生个大胖小子,然后再把这大明江山传下去。”
  朱由校连忙跪下磕头道:“孙儿谢谢太祖爷爷。”
  朱园应了一声,说道:“起来吧,要不是你是咱的后代,咱才不管你呢。”
  这时,朱园感觉到了一股吸力,他连忙说道:“孙儿,记住太祖爷爷的话,咱明日再来!”
  随后朱园就消失了。
  朱园再一次回到了牌位的空间里,不过他感觉自己这一次托梦的时间变长了。
  如今他被困在这牌位里,想干事情都干不成,全都得托梦告诉朱由校去办。
  他都不知道在这样黑暗日子里,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他也想出去看看这个花花世界。
  ……
  朱由校从梦中惊醒,殿外已经有第一缕阳光出现,小太监第一时间就发现朱由校醒了,他连忙上前服侍。
  朱由校穿戴衣服,便走出寝殿,他第一时间就让人去找魏忠贤来太庙。
  魏忠贤得到小太监通知后,连忙跑去太庙,朱由校刚刚跪拜完,他起身看了一下魏忠贤,说道:“昨天,太祖爷爷给我的东西,你安排人将这些种在皇庄里。
  魏伴伴,此事一定要找娴熟的老农,如果他不懂,就让人把小册子里的东西念给他听。
  此事事关重大,不容任何人懈怠,到时候我也要去看的。”
  魏忠贤连忙点头道:“皇爷放心,老奴一定叫人盯死了,绝不让太祖爷赐下的宝贝出差错。”
  朱由校看向朱元璋的牌位,点头道:“那你去办吧。”
  魏忠贤连忙往殿外走去。
  “魏伴伴…”朱由校又出声叫住了魏忠贤。
  魏忠贤立马停步,转身看向朱由校。
  朱由校张了张嘴,最后只说道:“好生办事,太祖爷爷也看着呢。”
  魏忠贤顿时遍体生寒,汗毛直立,额头上也出现了冷汗,他虽然弓着腰,没有去看牌位,但是他感觉有人在盯着他,还有一股很强的威压。
  他连忙跪下道:“皇爷放心,老奴一定尽心办事,昨天老奴就查了几个贪污的太监,敲山震虎,查抄了十多万两银子,加上那六十多万两全部送入内库了。”
  朱由校上前扶起魏忠贤道:“魏伴伴,你只管忠心做事,我一定会保你和你的后人荣华富贵的。”
  魏忠贤激动地抹眼泪道:“老奴…呜呜呜…”
  朱由校劝慰了一会魏忠贤,随后魏忠贤收拾心情出去办事。
  魏忠贤一离开太庙,差点瘫软在地,他觉得朱由校在变,肯定是太祖高皇帝在教他怎么当皇帝。
  他不由得哀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前几年的风光,换来后半辈子为朱家做牛做马背黑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