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五仙门 > 第1463章 昨夜星辰昨夜风

第1463章 昨夜星辰昨夜风

        穆孤月有些发怔,在她的视线中,出现的不是白日里见过的雄天霸。
  
          而是那个让她根本不会想到,似是早已忘记,却又深深刻入脑海中的人族小子模样。
  
          穆孤月不明白,在这个时候,自己怎么就能想起了那个人,那是她的痛,她最不愿想起的过往。
  
          那个曾经想要杀死的人,后来却在看着穆杀一天天长大后,她虽然依旧恨着那人,但每每看到穆杀那张有些相似的脸,她那时就有着一阵阵的烦乱。
  
          到了后来,她干脆不再去想着是不是要找到那人,而是尽可能地不让自己再去想起他。
  
          “喂,你清醒过来没有?”
  
          就在穆孤月脑中变得一片纷乱,觉得自己竟然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幻觉时,突然又是一道声音,进入了她的耳中。
  
          这让穆孤月再次回到时了现实之中,她愕然地发现,这道声音就是来自上方那个人的口中。
  
          而且这声音根本不是自己白日里,听到的雄天霸那种粗犷的音调。
  
          “这不是幻觉,是梦境?”
  
          穆孤月盯着上方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心中想着。而后,她闭了闭美目后,再次重新睁开!
  
          上方的那张脸依旧还在端详着自己,依旧没有因她的努力,而出现任何相貌改变,还是那个人,他还皱了皱眉。
  
          李言看着穆孤月那张俏脸,自己灌注法力让她清醒后,却没有解除对方身上的封印。
  
          这可是一名元婴后期强者,李言虽然有自信,以如今穆孤月的实力,应该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他却不想在对方刚一醒来后,一看到自己的刹那,就会像上次一样,立即对自己出手。
  
          若是在这里打起来,她一旦再胡言乱语,那可就事大了。
  
          他看到穆孤月紧闭的美目颤了几颤后,就慢慢地张了开来,而后嘴里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痛苦呻吟声。
  
          李言知道这是对方在苏醒后,才感觉到了因魂印被清除,而带来的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随后,他就从坐在床沿上,站起身来,俯身查看对方情况。
  
          李言就看到,穆孤月的目光有些呆滞,这是还没有从昏迷中,彻底清醒过来的模样。
  
          “这老女人出手也真够狠的!”
  
          李言此时在心中,狠狠地腹诽了一句蓝大师。
  
          即便是出手打晕一名魂奴,对方也是没有什么客气的,都到现在,一位元婴后期的强者,竟然还是意识模糊。
  
          随即,李言就见穆孤月在看到他后,并没有说话,竟然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李言有些不明所以。
  
          就在下一刻,又见到了穆孤月再次将一双凤目,睁了开来。
  
          但是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之后,竟是有些茫然和发怔,李言就皱了皱眉。
  
          “难道是用最粗暴简单方式清除的魂印,这是让魂魄受了重伤不成?”
  
          看到穆孤月这种反应,李言一时间,有些不确定穆孤月的伤势起来。
  
          按理说,蓝大师既然同意将人交给自己,那么也不会将对方,弄成重伤后再给自己的。
  
          而且自己只是说封印弄昏对方的,即便就是打晕她,蓝大师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不会导致这般情况才对。
  
          于是,李言立即伸出一根手指,就点在了穆孤月的额头之上。
  
          随即,一道魂力就进入了穆孤月的体内。穆孤月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伸出一根手指后,就点在了自己的额头。
  
          然后,自己的神魂就出现了一阵的波动。很快,李言就收回了魂力,他看着穆孤月。
  
          “魂魄虽然有伤,但是并不是太严重,那应该只是清除魂印后,留下的轻微波动痕迹而已……”
  
          李言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这是哪里,你……你……你在做什么?”
  
          就在此时,一直盯着他看的穆孤月,声音有些飘忽的说道。
  
          突然听到对方说话,且问出的话,也并不是胡言乱语,李言立即心中一松,眉头这才轻轻舒展。
  
          “你……你醒来就行,我说一遍你的处境。这里是我的居所,我将你从蓝大师手中要过来了。
  
          你如今体内的魂印,已然被清除,你的神魂因此出现一些损伤,所以出现了痛楚和不适,这是正常现象。
  
          稍后吞服丹药,再能恢复法力自行疗伤后,就能逐步恢复。
  
          不过,你现在暂时整个人都被封印了,运转不了法力,原因很简单,因为……因为你曾经就想杀了我。
  
          之前我怕你看到我之后,会影响我救你出来的计划。现在,我可以先解除你的一部分封印,让你可以活动。
  
          不过你的修为,还是不能让你恢复,接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李言快速将自己想说的话,稍稍梳理了一下后,就立即说了出来。
  
          但是在这段话中,他还是有两次出现了停顿。他想快些解决了这件事,不过如何解决,这还要看对方清醒后的反应。
  
          他说完这些后,就看到穆孤月的表情就是一滞,那是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的模样。
  
          但李言也不再犹豫,他屈指一弹,一道法力就打在了穆孤月的身上。顿时,穆孤月的体表之上,有一片淡淡的蓝光闪过。
  
          李言在弹出这一指的时候,已然同时向后退了数步,站在了距离床边丈许之外。
  
          穆孤月听着李言的话,此时的她虽然意识已然基本清醒了,但是心中还是出现了一阵阵的茫然。
  
          “怎么真的是他,这是他……他的居所?从蓝大师手中将我救出来……”
  
          这些事情加起来,其实都不算多,但是这些信息量加起来,却让穆孤月觉得十分的恍惚和发怔。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醒来,就看到了那个人,而且听他所说的话,他怎么还认识蓝大师了?
  
          不过,就在她茫然之间,突然就觉得身上一松,随即一股力量,就从体内迅速恢复,那不是法力,而只是她的肉身力量。
  
          但这也足够了,穆孤月在下界军中就接受过各种磨砺,其中有一点,就是魔族不能被伏。
  
          所以不管你有多累,有多眩晕,只要在战场上一有所清醒,就要立即做出反应,长期以往之下,这也早已成了她的本能。
  
          而此时的穆孤月,虽然还处在茫然中,但这里出现的诡异事情,以及与自己清醒前,完全不同的环境,让她本能地生出了危险之感。
  
          在感觉到体内力量刚一生出时,也就在李言刚刚退后的刹那,她腰身一借力,双手只是轻轻一撑,就已落向了床头。
  
          在没有弄清周边情况之前,她下意识地选择了防御之态。
  
          就在她刚一落地的瞬间,穆孤月身体就是一个晃动不稳,神魂中的痛楚不断袭扰,让她无法立即适应。
  
          穆孤月目光最先落向的地方,是自己身上以及那张床铺。
  
          不过,她立即发现自己的身上的衣衫完好,并不是之前自己想的那种屈辱之态。
  
          而自己躺着的大床上,只有些许的褶皱,并没有“大战”后的一片狼藉。
  
          “没有必要这样防范,如果想要杀你,你都已经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李言看到那道修长身影,从床上一跃而起,下一刻落地的同时,人还在摇晃中,就做出了戒备与防御。
  
          穆孤月的目光也从床上立即离开,迅速环视整个房间。
  
          房间倒也算宽敞,但整个房间只有她与斜对面的那个人,于是视线一个扫视中,就落到了李言的脸上。
  
          “雄天霸呢?”
  
          虽然她根本没能搞清眼前发生的事情,但这一切,就是诡异的一幕。
  
          于是她下意识地问出了这句话,足以可见她心中的紧张。
  
          出于对雄天霸的害怕,在穆孤月的潜意识中,第一反应这名人族小子是不是雄天霸的魂奴,自己可能还是落到了雄天霸的手中。
  
          李言就见到对方一落地后,竟然就对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这反而让李言有些不明白了。
  
          他是来镇魂宫许多年了,但九成以上时间,可都是在闭关修炼中渡过的,宗门内的许多人,他并不认识。
  
          “什么雄天霸?我刚才和你说得很明白了,我将你从蓝大师手中救出来了,现在我们要好好谈谈!”
  
          李言就是眉头一皱,这女人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将我救出来了?这里不是镇魂宫了?”
  
          穆孤月看着李言不耐的表情,但她依旧警惕万分。
  
          但也意识到自己可能猜错了,可还是不明白李言的意思,对方这是将自己从镇魂宫中救出来了?
  
          但他又怎么知道自己在镇魂宫的,而且他为什么也在“地真域”,又为什么要救自己,他又凭什么能从一个炼虚修士手中,能救出自己?
  
          李言一见,也意识到了自己在白天看到了对方,但是她可没有看到自己。
  
          他与穆孤月之间的事情,还不能马上去谈,还必须要说清楚他们现在的处境才行。
  
          看着对方还有些微微摇晃的身体,李言一挥手,一道光芒闪过,就射向了穆孤月。
  
          穆孤月正死死盯着李言,她已然快被眼前的事情,弄得从茫然变得阵阵不安了。
  
          突然就见一道光芒,就射向了自己,她心中就是一惊,本能想避开,但是反应却是慢了,那道光华一下就到了她的眼前。
  
          但立即就悬浮在了她的面前,那是一个小巧精致的玉瓶。
  
          “这是滋养魂魄丹药,你先吞服一枚,我将这里事情与你大概说一下。然后,我们再说余下的事情!”
  
          …………
  
          大约半盏茶后,李言依旧站在原地,而穆孤月修长的身影,则是坐在了床沿上,此刻她的脸色虽然好了不少,但是表情却已经变得十分复杂。
  
          此时,她终于了解了一些事情。
  
          这名人族小子竟然也都到了元婴境,而且也飞升到了仙灵界,与她同样巧合的是,一样的也来到了北牧界。
  
          更是无巧不巧中,对方也在“天妖草原”,就被摄入到了“地真域”。
  
          但与她不同的是,此人竟然也是一名魂修,所以就投入到了镇魂宫。
  
          然后,今天在“斗灵场”时,就看到了自己。最后,竟然将自己从蓝大师手中,给“救”到了这里。
  
          “他不是魍魉宗修士吗?应该是一名毒修才对,怎么变成一名魂修了?”
  
          穆孤月一直沉默不语,就是静静地听着李言的叙述。
  
          当她听到对方说自己也是魂修时,穆孤月看向李言的表情,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她的表情变化,当然被李言看在眼里,但他根本不会去解释。反正他对穆孤月的话中,有真有假。
  
          对方知道的事情,他也不用去隐瞒,比如自己来自来下界,是飞升修士等等。其余的事情,真真假假掺合就行了。
  
          李言可不想费心尽力地,去给这个女人解释自己的所有情况。
  
          其实他还有一种方式,只要不惜神识之力,将对方摄入到“土斑”中,而后搜魂、再修改对方对自己的记忆就可以了。
  
          只是一看到那张俏脸,李言立即就否定了那个念头。
  
          那是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己像是在对龚尘影她们出手的感觉,李言根本无法做到,对方再想杀自已,他也不想去动对方的任何记忆。
  
          李言敢这样做,也是有着自己的底牌,一是在这里穆孤月说的任何话,不会有人相信。
  
          二是如果接下来谈不好的话,他只要发现有任何的异常,就会将对方直接收进储灵空间中,封印起来。
  
          李言说完之后,也就没有再继续解释,他看出穆孤月一脸的惊疑不定,还在消融得到的这些信息。
  
          又过去数十息后,思索中的穆孤月,这才将意识拉了回来,重新看向了李言。
  
          “接下来,你要如何处置我?”
  
          她的声音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