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 > 飘游伞 > 1020 马首是瞻

1020 马首是瞻


  一干众人从塔阁的楼下下来,恒元带队来到了底层,稍微收捡变成了饭堂,不多会屋外送来了餐食,食物虽然丰盛了许多,但送东西来的人,一脸严肃的都没有说话,这让莫明秋和辛大师不自觉的想到了蓝老大。
  桌上的菜摆好后,还放上了一坛酒,众人围坐下来。
  “黄老哥,他们该不会也是雅族的人吧?”莫明秋等送餐的人都退出去后,对身边的黄书吏问道。
  “啊!”黄书吏有些走神,感觉像是刚被莫明秋唤醒。
  “是的,这里所有杂役都是雅族,也只有雅族的人才都不会说话。”恒元笑着帮忙解释。
  “是么?这个族群,一个例外的都没有?”莫明秋看着恒元信誓旦旦的样子,于是继续核实。
  “这个……具体怎样我们也不太清楚,反正我来这七八年都没有遇到过。”恒元有些失了底气,他转头去看黄书吏,希望他来帮自己确认一下。
  就遗传学来说,莫明秋是认可这个现象的,雅族如果属于一个封闭的族群,自然就会出现这样的效果,但从雅族人的身体状态来说,除了不能说话外,身材比例甚好,又不像是近亲繁殖的效果。
  “来……来,我们先吃着,待会我们去峰阁的事情自然就安排好了!”恒元见黄书吏一下子也哑巴了,于是主动挑起组织者的担子来,而从他的心态上看,感觉很是轻松。
  “对……对!黄老哥,你如果还有什么地方有疑惑的,不妨我们边吃边聊,大家都切磋,切磋就是了!”莫明秋望向黄书吏依然处在迷茫的状态中,猜测出他应该是在学习上遇到了困难。
  果然黄书吏十分期待的望向辛红绳,这让辛红绳的心也一下子忐忑起来。
  “辛大师,请问那七十二挂单跟三十六挂的法门有何不同了?”黄书吏屁股抬了抬,显得很是谦逊。
  “这……”辛红绳望了一眼莫明秋,感觉有些委屈的样子,而莫明秋微笑着点了头。
  “黄先生,这三十六位锁如果你可解,七十二挂的法门寻它就不难了!我这有几句口诀,背与您听?”辛红绳不得已说道。
  “好,好好!”黄书吏再次抬起屁股来,显出激动感。
  “”兑卦是三横上一横缺个口,位在正西方,先天数为2。
  巽卦是三横下一横断开,位在东南,先天数为5。
  乾卦是三横相连接的,位在西北,先天数为1。
  震卦是三横下一横是实的,上两横是虚的,位在正东方,先天数为4。
  离卦是三横中间那横是虚的,上下两横是实的,位在正南,先天数为3。
  坤卦是三横中间断为六个小段,位在西南方,先天数为8。
  艮卦是三横上一横是实的,下两横是虚的,位在东北,先天数为7。
  坎卦是三横中间那横是实的,上下两横是虚的,位在正北方,先天数为6。”
  辛红绳一口气背出一长段话来,众人皆听得入迷,莫明秋望向黄书吏,感觉他有些紧张的样子。
  “这哪里是什么口诀啊?太长太长了,如何能背得下来?”莫明秋看着黄书吏一脸紧张的神情,于是打算安慰一下他。
  “你不懂,听不明白,不等于黄先生听不明白了!”辛红绳对莫明秋横目说道。
  “我?……”莫明秋本想再加争辩,而黄书吏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是……是,是,这口诀我记下了!多谢辛大师指教。”黄书吏见莫明秋看着自己,赶紧表态。
  “这么长,黄老哥您都能记住?”莫明秋还是不太相信,接着继续补充道:“如果真有什么记不清的,黄老哥您别客气啊!辛大师肯定也愿帮着抄写一份出来的。”
  “黄先生也是此间高人了!一多半他早就熟知的,最多不过记一下顺位而已。”辛红绳将脸转向黄书吏,并继续说道:“除了变换之法会因布局之人随天时,空域而改变之外,当也就是这样一种移位方式了!”
  “辛大师,您是说七十二位星顺位是不会变的么?”黄书吏有些激动的追问道。
  “七十二位星的顺位,自然是可以变的,不过……”辛红绳突然拖了一声长腔,话也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莫明秋被辛红绳吊住了胃口,他左右看了看,自己问了出来。
  “不过这种能够变它,并且自己不乱的人,我早前是从来没有见过了!”辛红绳说话时瞪大眼睛看着莫明秋。
  “早前?那后来呢?后来总是见过的了?那是谁了?”辛红绳的话让所有人都有兴趣起来,不过也只有莫明秋自己敢问。
  “见过,不过此人深藏不露,也不愿真身示人,我就不说他的名字了!”辛红绳环视众人一周,最终将视线落在莫明秋的脸上。
  “有这本事的人为何不示人?那学这东西有何用了?辛大师,这样!改日你带我去见见他了,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一下。”莫明秋不解风情的追问着。
  “你见他应该不难了!”辛红绳露出一脸笑容来。
  “为何?”莫明秋继续顺杆爬。
  “因为他也爱下棋啊!我倒是觉得他这本事不如你了!”辛红绳呵呵笑了起来。
  两人的聊天方式属于无拘无束,甚是自然,而这让其余众人皆成为观众看客,而花公子想了解的这个辛大师身后的高人,更是自己所希望知道的。
  “那就好!那就好!会下棋就好!”莫明秋听出辛红绳的弦外之音来,隐约感觉辛红绳在说自己,于是赞许的点头笑了起来。
  “二位也当是高人了!如非二位来此,今日哪有可能就能去峰阁了!”黄书吏对莫明秋是有亲近感的,他的附和随即得到身边恒元大师的认可,两人一并端杯起身,富远山尊和穆永年也跟着站了起来。
  “各位才都是大师,我属于好事之人而已,请坐,请坐,我们随意,随意就好!”莫明秋客气起身,并招呼大家重新坐下。
  莫明秋谦逊和谐,却又被公认成为领导组织者,黄书吏不知他的道行本事,其他众人也是一般,但就是这样的感觉,就是如此的落差感,让众人皆不知说什么好,最终也就只能选择听从。
  大家一起吃饭,并喝了点酒,桌上的组织者依然还是莫明秋自己,他问询恒元对车床还有什么疑问的?恒元倒是十分自信,摇头表示没有,不过他低调认可的态度让其他众人皆肯定他也属于受益者。
  富远和穆永年本有些彷徨的心态变成了决断,显然自己这边听从这位花公子的安排并不会有什么坏处,至少在这花谷里,凌云阁内,当是如此了!